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饿得快(9)

9.侍儿扶起娇无力

王俊凯前一天接的中日文化交流节目只是个上篇,探访过北京当地美食后,今天还有个下篇。
下篇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带惠子去感受下农家乐,山林竹野之趣。

这次去外地拍摄,王俊凯就和导演知会了一声,要带上王源。
“真的吗真的吗?!去山里拍哦!” 那人知道后整张脸都提升了40%的亮度。

王俊凯心想果然是个狐狸,到底还是更偏爱自然。
“骗你干嘛,你的票都订好了,省得你再像昨天乱跑。”
这次路那么远,你跑丢了我要去哪儿找呢。。。
王源笑得开心极了,丝毫看不出前一晚难过的样子。

前一晚,等王源在王俊凯胸前完全平静下来不再颤抖后,他抬起头看着王俊凯说
“我没事了。你唱得真好。”一脸云淡风轻,还带点微笑。
王俊凯想不出要说什么。
他心里的想法,不敢问出口。客套的假话,也着实不擅长说。最后也只是点点头笑着说“没事就好。唱歌是我的工作,唱得不好怎么能行。”
王源似乎在斟酌字句,过了一会儿才说“但你好像很久没唱了,那天听你和秦然吵架。。。”
王俊凯并没有松开环着王源的双臂,只调整了下坐姿,背有些微驼,“恩。两年了我都没出新歌。小时候被公司的星探选中,哦,星探就是专门发掘明星的人。那个时候还小,但被夸奖有歌星潜力当然还是很开心,就想着为什么不把这当梦想努力试试看呢。

虽然一次次被歌唱比赛的评委拒绝,也只是难过一两天而已,孩子嘛,心里不记事儿。后来和我一起培训的哥哥们都做不下去离开了,我跟我妈说我还想再坚持一下,当时觉得吧,等以后成名了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王俊凯一边目光放空一边笑着说“后来和易烊千玺组成了组合,一年后就火了。那一年我其实也没多大,有压力的同时又觉得开心,想着等以后更加火,就可以更自由地写歌唱歌,” 说着嘴边泛起了苦笑,“后来才知道自己太幼稚了。”

“原来不是我很努力很努力就可以的。成名了不假,但站得越高,就有越多的人怕我摔下来折损他们的利益。

高三开始我就自己写歌发专辑,一直到大学每年最少十几首。开始反响很好,但几年过后,我的作品风格没改变,听众数字也固定下来,即使再发,收益也比我演戏商演少得多。
公司就开始雪藏我的专辑进程,小时候签约家长也不了解情况,合同上我其实没多大自主权的。所以只能像现在这样,跟他们闹,他们怕出丑闻就答应我多接一部戏,就发行我的一首歌。

所有人都觉得我如日中天,怎么会知道我不过是个奋斗了十几年还没能如愿、自己掌握自己人生的可怜鬼。”

“可能是小时候热血漫画看多了吧,即使到现在我也想继续坚持下去,觉得以后一定能按自己的想法生活。”

“热血漫画是什么?”

王俊凯瞬间从谈人生谈理想的严肃话题中被拉扯回来,他扯扯嘴角说“算了算了,睡觉去吧。”语气是自己察觉不到的温柔。
王源轻轻嗯一声就从他怀里钻出来进了卧室。


晚上王俊凯有些失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和银幕上面瘫的形象相反,粉丝都知道自己私下是个很喜欢讲话的人,也喜欢笑。可自小就进了娱乐圈,人情世故懂了之后就不敢也不愿同别人多讲话,只在很熟识的人面前才会有说有笑。像刚才那些话也只会跟千玺和秦然说说。他自知没有广交朋友的天赋,对圈内人只能做到尊重有礼貌而已。

和王源说心里话,或许因为他是脱离这个社会的存在,所以让人格外安心。这样一只妖,尽管有过往种种人事旧情,到底还是孤零零孑然一身。这让王俊凯有了贪念——是不是只要把这样一个人留在身边,自己就能成为他的全部世界。

这种被人当作所有的感觉,是负担,却也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他拿出手机给千玺发了条信息:

“千总,我好像动心了。”

手机很快就震了起来:

“身份证都没有的那个?”

“……嗯”

“按弗洛伊德的理论讲,你这叫自毁倾向。很正常。”

王俊凯皱皱眉,还没想好要回什么,手机又震了起来:

“不过我不也是一样。有让你动心的不容易。人呐,不管喜欢谁都是一种自毁。人生最苦莫过于求不得,我今生是求不得了,你却可以。”

“嗯。你也别把话说那么死。你还年轻,以后兴许还会遇到别人。”

千玺不再回复了,王俊凯心知这是不该和他谈的话题,就也什么都没说。

手机又震了起来,却是王源的短信:


“你以后一定能按自己的想法生活的。”


王俊凯笑笑,回了个“嗯。”

隔壁房间里,王源一笔一画地写下“晚安”发送过去,翻身躺下将手机安放在枕边。

你以后一定能按自己的想法生活的,我一定会帮你实现。

我一定会帮你实现。


农家乐拍摄结束后,剧组就一起吃了晚饭。
餐桌上王源还是个话痨,听到不懂的词汇,他就哈哈笑着不漏痕迹地换话题。秦然看着笑得连筷子都要拿掉了的王俊凯,心想基因这东西真是不好说,哥哥在人际关系上笨得气人,弟弟却是游刃有余,自己怎么就没遇到个王源这样省心的艺人带。

饭后导演说请大家泡温泉,这地方其实温泉也是一大特色,只不过日本也有温泉文化所以就没选这个点儿来拍。
王俊凯主动要求带着表弟住双人间,剧组为了保障住宿环境,就给安排到了山林旅馆条件最好的双人间——蜜月房。

拖着箱子打开房门,王俊凯看着随处点缀的白玫瑰花嘴角抖了抖,王源倒没觉得有任何不对,吸着牛奶新奇的四处张望。

王俊凯看了眼房间自带的温泉池,就扔了个浴巾盖在王源脑袋上。

两人下身系着浴巾,打开门步入温泉池中。
“呼”
同时舒服得出了声。

夜晚在暖黄色灯光的照耀下,池子里升起的水汽更显朦胧。王俊凯将脖子枕到石头上,斜眼向右看去。
啧,王源许是舒服得紧了,不知何时已化了原型,小狐狸闭着眼漂在泉上,只露出个脑袋。
山林深处传来阵阵虫声蛙鸣,温泉池升腾着雾气,一人一狐偏安一隅,也算怡然自乐。

王俊凯觉得泡得都有些乏力了,就起身把狐狸从水里捞出来,温水呼呼啦啦顺着皮毛留下来。他把湿淋淋的小家伙放在毛巾架子上空水,等自己洗漱完毕又拿吹风机把那白毛吹得蓬松温暖。全程狐狸都舒服得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被王俊凯当抱枕带进了被窝。


山里的清晨总来得早,王俊凯伴随着鸟鸣声睁开了眼,却发现怀里空空如也。宽大的蜜月床只剩自己和一床被褥。

“源源?”

每个房间都找了个遍也没发现人或狐的影子。
王俊凯立刻给前台打了电话,确认王源并不是饿了自己下楼找吃的。他打开温泉池的门,雾气里也没寻到人。
他看了一眼那人留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彻底慌了。

你在哪儿?








评论(23)
热度(446)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