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饱没饱(2)

2.

天生异禀难自弃,命中贵人非儿戏。

大吉之兆俊欢喜,王炸良缘就此缔。

 

王俊凯是一个中二期比较长的人。

但这情有可原。

 

记忆里奇怪的能力出现在七岁那一年。

姑姑一家过来拜访,带了一对年轻夫妇,大致是姑父家的某个亲戚,因为想来重庆游玩,就跟着一起。酒足饭饱,年轻夫妇打算去附近的商场转转,王俊凯心中挂念商场门口五毛钱一根的冰棍,就说也要去。

他妈妈忙阻拦,说哥哥姐姐出去玩,你在家乖乖写作业。

王俊凯年幼时怕生,不敢在外人面前哭闹,只是撇撇嘴,眨眨一双眼,委屈的能挤出水来。姑姑出来帮腔,“他们不认得路,小凯跟着更方便。”年轻夫妇也拽着王俊凯的手,“走啦,我们俩都喜欢小孩子。”

 

可就在王妈妈点头的那一刹那,王俊凯突然被一阵难以言说的悲伤感笼罩,心里夹杂着恐惧和不安。哥哥姐姐拉他手往外走,他却挣脱了去,扑进妈妈怀里。

“你瞧瞧你,这会儿又认生了。那你们俩去吧,他在家也该写写周末作业。”

 

年轻夫妇借骑了王俊凯家的摩托车,交通意外,无一生还。

而谁也没把这事儿跟七岁幼童的出尔反尔联系在一起。

 

十一岁那年,有个公司来学校选童星,王俊凯从厕所出来,忙着跑回教室上课,却被两个大人拦住了。他们问他喜不喜欢唱歌。

在王俊凯腼腆地说了喜欢之前,他感受到了莫名的愉悦,里面包含有一丝激动,也有期待,直白些讲:这两个陌生人向他走来的那一刻,他就没缘由地开心。

 

这些感觉很简单,要么是前一种,王俊凯称之为凶。不论是生死之际的选择,还是至亲父母的安危,但凡为凶,就是相同分量的厌恶感。

再不然是后一种,王俊凯叫它吉。不管是一脚踏进全国第一家养成系造星公司,还是选择去接某个前途未卜的电影、综艺,愉悦感也都是别无二致。

 

他的禀赋并不能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王俊凯自己总结了,但非大吉大凶,这超能力是使不出来的。

 

王俊凯打从心底觉得幸运,他凭借着这不知从何而来的能力,加之吃苦耐劳的职业精神,小小年纪就成了名,将父母从谨小慎微费力挣扎的生活中捞了上来。越是自觉幸运,越不敢说出实情。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过自己的与众不同,总觉得说出来,就不灵了。

 

王俊凯为了接《饱没饱》放弃了多好的资源,只有公司的高层知道。但没人多加阻拦:王俊凯极少对工作挑三拣四,如果他执意要接什么,总能取得出人意料的转折性结果。

 

王俊凯绕着蓝色毛线往前走,下楼梯时线越绷越紧,接着他就和正抬眼看向自己的王源有了第一次对视。

 

王俊凯从没感受过这么强烈的吉。

好像一瞬间每条神经都被轻柔地拂过,开心到对着镜头,嘴角也不可抑制地翘起来,即便没什么缘由,心也加了速,毛线被手汗浸湿……好像是无数个吉堆在一起,才堆出了今生尚未体会过的愉悦。

 

根据以往经验来看,带着吉出现的,都是贵人。

 

这个王源,很显然是大贵人。

 

王俊凯稳了心神,见王源一头雾水盯着失态的自己,忙主动打招呼,“你好,我是王俊凯。”

他保持着嘴角的笑,等王源回话,王源却要跟他握手,有些紧张地说,“王老师您好,我是王源。”

王俊凯出道早,年纪轻轻就工龄显著,问他喊老师的也不少。

可王源是大贵人啊,不能这么乱了辈分,“不用喊我老师,你属什么的?”

“龙。”

“我属兔,比你大一岁,叫我小凯就行。”

王源点点头。

导演说你们找到了彼此,现在可以去一楼大厅参加接下来的活动,线还是要牵着的。

王俊凯捏着蓝毛线和王源并排走,到大厅就看见苏曼和田斌站在那儿,之间一条白线长得拖到了地上。

 

王俊凯也是经常上苏曼杂志封面的人,就主动打起招呼,“你们俩被分到一组了啊,真没想到!”

他笑着说这话,苏曼却冷了一张脸,口气生硬地说,我也没想到。

田斌尴尬地摸了摸鼻头。

 

接着就看见严溯跟周游走了过来,中间那条黑毛线大概有半米。

严溯说,“看来我们还不是最慢的啊。”

李含馥从远处出来,“慢工出细活,这说明以后我们俩搭档肯定更顺利。”

毛猫毛被她用一根红线牵在后面,李含馥个子高,又踩了高跟鞋,毛猫毛恰好走在她窈窕的阴影里。

苏曼打笑她,“那可不,你们俩都千里姻缘红线牵了,月老做的主,怎会不顺利?”

李含馥笑了,站定后搂住毛猫毛的肩膀,“那必须。是吧,小猫?”

毛猫毛被她这突然一搂,脸都红了,没出声。

 

导演说,请各位嘉宾退到那根黄线以后,然后使用手中的毛线,将自己和同伴的一只脚绑在一起,您的身后有剪刀,可以剪去多余的线。

王俊凯见自己手里的毛线球被缠成工工整整一个圆,而王源手里那团则乱七八糟惨不忍睹,不由心痒。

他蹲下身,将自己的右脚与王源的左脚绑在一起,抬头问,“紧不紧?”

王源忙摇头,“挺好的。”

 

王俊凯速度比别人快些,他就伸手去拿王源手中的毛球。王源大概以为他要帮忙放,乖乖递了过去,然后王俊凯就开始在镜头前整理那团毛线。

最后是导演看不下去,咳嗽两声,“大家准备一下,我来讲游戏规则。”

 

“一会儿呢从这条黄线开始,玩两人三脚,直到门口那根红线为止。接着你们要解下毛线,由一人背着另一人往回跑。节目组会按照返回顺序,依次给出本期的主题。第一名今天即可拿到题目,第二名明天拿到,以此类推,第四名在大后天,也就是距离比赛四十八小时前,才能拿到题目。”

 

导演刚说完规则,就猛地喊了一声开始!

王俊凯伸手揽住了王源的腰,王源愣了下,就也揽了他的。王俊凯人高一点,腿也更长,但都是年轻人,连一二一都没喊,默契出奇的好,快步走到了其他人前面。

李含馥走了几步发现不行,半路脱起了高跟鞋,毛猫毛忙伸出手,想要扶她。

严溯比周游大了一圈,但他沉身跟周游说,“不急,我喊着一二一,我们找找节奏。”这么稳中求进,就走到了第二名。

反而是田斌和苏曼,身形反差无异于皮带面和龙须面,加上气场不和,双双摔倒。

倒地时田斌的运动员素养超常发挥,精准地接住了苏曼,让她绊倒在自己身上,一双手还牢牢固住她的双臂。

 

王俊凯和王源走到了门口,王俊凯又赶紧蹲下来拆毛线,接着主动屁股撅,把后背呈现在王源面前。

王源说,“你背我?”

“嗯嗯快上来。”王俊凯心说我怎么可能让贵人背我,王源就轻盈地一蹦,落在他背上。

贵人真轻啊。

王俊凯一颠,把人往上移。接着撒腿就跑。

 

快到终点时,王源说,你是开了氮气吗?

王俊凯说,你小时候也玩过那个?

王源从他背上下来,“同龄人嘛。”

“我还以为作家小时候都不会玩电脑游戏。”

“你知道有一类题材叫网游文吗?”

“……我不怎么看小说,剧本看得比较多。”

最后严溯背着周游第二个跑了回来,田斌背上苏曼就开跑,反超了李含馥和毛猫毛。李含馥把毛猫毛放了下来,毛猫毛赶紧递过去兜里的纸巾。

李含馥接过,边擦汗边安慰她,“没事,48小时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毛猫毛猛点头。

 

第一次集体录制结束后要进行个人采访,导演问王俊凯,“见到搭档是王源时你怎么笑得那么开心,我们还以为你跟周游更聊得来。”

王俊凯笑出了虎牙,“真的吗我当时笑得特开心?”

“那可不。”

“眼缘吧,眼缘。”

导演扶了扶眼镜,“你知道吗他也是重庆人。”

“啊?!真的?!”

“真的呀。”

“那以后你们可能就要做重庆话翻译了。”

 

“因为你们刚才获得了第一名,这个信封里装着本周的命题。”

王俊凯接过,“《寻找属于北京的味道》。”

“王老师在北京住了多少年了?”

“前前后后,也快十年了。”

“那您觉得自己是个懂吃的人吗?”

“不懂……我不挑食,只能说出‘这个好吃,那个一般’这种程度的评价。”

“那有比‘一般’还要再低一级的评价吗?”

“有一年去韩国工作,全是泡菜。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那您觉得王源会是一个懂吃的人吗?”

“不会吧,我觉得好像印象里,他们这种文学工作者,都属于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而且你不觉得他太瘦了吗?太瘦了。肯定是不好好吃饭那种。”

一旁来偷看的后期妹子忍不住笑了,心想制作时一定要配个语文课本里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瘦骨嶙峋的古人形象。

“我们给你这队取了个名字,叫王炸,因为你们都姓王嘛。你喜欢这个队名吗?”

 

王俊凯又笑起来,“喜欢。一听就是可以赢的那种好牌。”

 

 

 


评论(76)
热度(1102)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