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饱没饱(1)

1. 

身外之物诚可贵,文人何不折折腰。

清苦笔耕难不辍,源仔誓把少女撩。

 

王源接到节目剧本时笑了,“《饱没饱》?”

森林递给他一杯咖啡,“是啊,我一看这名字就觉得,太适合你了。”

“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工作赚钱,我早做好思想觉悟了,不能挑挑拣拣。”

森林用蒙娜丽莎的笑容看着他,可惜脸上肉太多,效果并没有很高深莫测,“你看看节目内容。”

“饱没饱:大型明星真人秀,节目有四队二人组合,每队均由一明星与一其他行业精英组成。第一季拍摄期为2026年五月至八月。主要录制地点包括北 京,上海,重庆,纽约…嘉宾需要和各组团队导演沟通,寻找美食,由美食专家打分,季终累计票数最高的组合获得奖励……”

 

森林咬了一口甜甜圈,“怎么样,适合你吧?”

王源扫视盒子后拿了个草莓味儿的,“朕心甚悦,赐小林子汉堡一个,钱工作室出。”

森林回赐他一个白眼,“工作室的帐都是老子做的,用你下旨?” 

森林这话说的不假。王源是摇钱树,但自己不动,全靠森林撸起袖子使劲儿摇晃。

他十七岁参加某作文竞赛一票走红,写青春文学,写推移,也写文学性强的小说,偶尔还赋个诗。

 

他路子野,主要是为了生活。

 

森林跟他是大学室友,王源是文学小班里的,森林学商。当时森林问他想不想拿诺贝尔,王源扔掉了烤肠签子抹抹嘴,“我?诺贝尔?”

“是啊,你别瞪了,谁不知道你眼睛圆啊。你们文学班出过一个诺贝尔吧,你要是有这志向也不奇怪。”

“诗和远方,卖诗才去的了远方。精神盛宴,销量好的精神才买得起盛宴。”

“成,既然你这么说了,要不要合伙。”

Rub a bank啊?就你这二百体重我这三两脆骨?”

森林拍了下他后脑勺,“工作室。你以前也说了,给杂志社写连载,出书,赚不了多少。不如换换思路,名气打响,个人形象塑造起来,将来不一定只接写作。”

“你知道我17岁到现在,从来没爆过长相吧?”

“知道呀,别怕,现在不爆,等你含金量再高点,手上多个业内认可的奖。就凭这脸,迷死多少文艺少女。”

 

几年过去,王源二十五岁了,手里有奖,兜里有钱,但工作室却没折腾大。森林说他跟一电视台的哥们儿喝酒,讨论出一条特色道路,趁青年作家的标签还热乎,干脆搭配颜值出道算了。

“出道?唱歌啊?”王源扶扶刘海,“也不是不行,我从小可是民乐团里摸爬滚打……但这跨度会不会有点大啊?”

“醒醒吧你,就是让你去参加个综艺节目,就你那KTV小王子的水平,跟人专业歌手抢饭啊?老实打字去吧。”

 

王源面上热闹,心里虚。他没干过这抛头露脸的活,为了保持神秘人设,连签售都没办过。现在让他直接去做综艺节目???

高中起他就比别人赚得多,经济独立早,家里管不住,人就更自由。可到了二十五岁的年纪,这点伏案耕耘的钱也就勉强维持个中产水平,实非长久之计。

第二天王源就拍板钉钉,森林的创业之血重燃,联系了公关。

 

王源往后翻剧本,并没有看见嘉宾名单。

“不知道都有谁吗?”

森林掏出手机,“我这里只有四个明星的信息,其他人节目组暂时保密。”

“都谁啊?”

“王俊凯:26岁,影乐两栖明星。严溯:34岁,表演艺术家。田斌:28岁,退役的跳水运动员。李含馥:31岁,影后。啧啧,腕都够大啊。”

王源的甜甜圈吃完了,手指上一层粉色糖渍,“王俊凯和李含馥都算是一线吧,严溯自从开始接电视剧,也是掀起一股老 干 部潮流。田斌不是外号AY金 牌收割机吗,节目是真下血本了。”

森林点点头,“剧本里写队伍分配主要突出差异,制造冲 突,你说你会是谁家的?”

 

王源斜了他一眼,懒得追究森林的措辞,“那要看他们的标签吧。”

“王俊凯是实力偶像,我搜了,标签大概有处女座、男神……其他我也记不得了,总之是男神形象。他出道早,很多粉丝是从小看他长大的,所以还有个国民儿子变老公的话题。

严溯嘛就是啦 ,修生养息,据说他离 异多年,有个儿子,但他低调,所以这事儿不知真假。

田斌东北大汉,估计是要走肌肉担当的路线。

李含馥十几岁出来演电影,十几年过去几乎没绯闻,很低调,都在猜她的性 取 向。粉丝爱喊她女王,但据说真人还是挺好相处的。”

 

王源想了想,想不出结果,于是他又问,“那我的标签是什么?”

“青年作家呗。”

“那叫身份,不是标签。”

森林说,人哪有标签,有标签的都是明星。你还没出道,还是正常人,谁给你贴标签。

王源想想也是,不由有些同情明星这个行业,“那你觉得,我和谁反差最大?”

“田斌?他要是头脑简约,四肢发达,你就是头脑发达,四肢简约。东北糙老爷们儿跟重庆白嫩小作家,挺反差了。”

“四肢简约还能篮球场虐死你?不过我也觉得会是他。”

森林把平板扔到他怀里,“那就先做做功课吧,别到时候你们俩单独相处,寒暄时说错人家AY会报的项目。”

 

五月初北 京柳絮飘得像一场生化危机,王源一副口罩遮了大半张脸,按时跑去了电视台。他先是被拉去化妆,给他画内眼线时,好好一青年才俊,差点没疯。

化好后节目组让他进房间,屋里加上他一共八人,剩下就是各色糕点,水果饮品,以及摄像头。

 

穿深V领绸面连衣裙的是李含馥,某运动品牌短袖配牛仔裤的大高个是田斌,手里捧杯茶,穿黑色针织衫的是严溯,卫衣搭黑短裤的是王俊凯,除了这四个,王源就只认识角落里那个个子小小的姑娘,毛猫毛。

毛猫毛是人气画手,王源之前出本子还跟她合作,毛猫毛给他画了十几张插图。

毛猫毛显然也从屋子另一端看见了王源,目光交汇,王源冲她笑,她就朝王源拘谨地小幅度快速挥挥手。

 

房间墙上挂着一个电视屏幕,总导演的大脸突然出现,吓了王源一条。

“各位嘉宾上午好,我是《饱没饱》节目的总导演,童阔。欢迎各位加入我们节目,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请不要离开这个房间。节目组为大家准备了一些点心,希望你们可以互相认识,在房间范围内自由活动。”

 

电视屏幕又回归黑屏,空气里有些许尴尬,李含馥和严溯对视一眼,接着她向众人说,今天和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我们依次自我介绍一下吧。那我先来,我叫李含馥,是个演员。严溯接着发言,然后是王俊凯和田斌。

 

站在李含馥身边的女人向前迈了一步,她极瘦,长相中等,气质倒很好,“大家好,我是苏曼,时尚杂志《Trend》的主编。”

王源见她说完后有短暂的空白,就站了出来,“大家好,我是王源,嗯……”想到房间里的摄像头无孔不入,他脑子顿了一下,“我是个写东西的。”

严溯眉头微挑,“王源?你是《小干脆面君的村庄》的作者?”

王源听自己的获奖作品被提起,脸有些红,“是。”

严溯点点头,微笑回应,“写的很有意思。”

“谢谢谢谢。”

 

王源道了谢就往回退,又是一小段空白,一个站在末尾的男生转了身,“我是周游,刚毕业,目前无业。”

李含馥等人面露疑惑,周游却不多解释,这时王俊凯语调激动,“他是电竞选手,他们团队已经连续两年代表中国拿了国际电竞比赛的冠军!”

李含馥等人点头表示喔这样啊好厉害好厉害为国争光。

周游却说,“但今年没三连冠,拿的是铜牌。”他又转向隔了好几个人的王俊凯,“你打游戏?”

王俊凯连忙点头。

 

毛猫毛站在一旁,退无可退,就清了清喉咙,“那个,大家好,我是毛猫毛,是个画手。”

王源在一旁替她补充,“那个毛毛猫的表情就是她画的。”

众人点点头表示哇塞这样啊我平时好喜欢用那个表情包。

 

等一圈都介绍完了,李含馥又笑着说,大家别站着了,不是说房间内自由活动吗,拿点吃的可以坐着歇歇。

 

苏曼在李含馥第一次上封面时就在片场打杂,十几年过去了,两人大大小小合作无数次,已是好友。所以就一人一杯茶水坐到沙发上,开始聊天。

严溯主动去找王源攀谈,王源看毛猫毛不敢靠近沙发上的女王组,站在那里颇无所适从,就有意无意把她拉进自己和严溯的小圈子。

王俊凯去找周游大神表达崇拜之情,田斌无处可去只得加入,他刚退役不久,没什么机会打电竞练号,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听。

 

一个小时过去,门被打开,导演说请明星组先出来。

又过了会儿,导演递给屋里四个人四根毛线,王源那根是蓝色的。

“请大家顺着毛线寻找你们的搭档。”

 

王源抽抽嘴角,但当他看见毛猫毛那根是红线,心里又平衡许多。

王源顺着那根线走啊走,走得线已经有些紧绷,最后在爬楼梯时,看到了正往下走的王俊凯。

评论(137)
热度(1455)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