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45)大结局

为了饭(45)

 

45. 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https://ieonline.microsoft.com/#ieslice 

 

到了深夜,王俊凯听见耳边有蚊子哼哼,大概是驱蚊器不管用了。他从睡袋里钻出来,王源也那么大的个子,裹在睡袋里像个巨型蚕宝宝,想抱起来走回木屋真不容易。于是就轻轻拍他肩膀,“我们回去睡吧。”

 

王源睁开眼,脑子还蒙着,王俊凯说啥就是啥,稀里糊涂就乖乖跟着回去了。第二天早上醒来还一脸惊恐,

 

“老王!老王!快醒醒!咱俩咋在屋里睡的?!”

 

 

 

走之前那个上午,两个人去划独木舟。划到某个地方,王俊凯忽然说,“你可能都忘了,两年前露营,我在这块儿看见你游泳,然后我就也下去了。”

 

王源没接腔,王俊凯又说,“你肯定忘了。当时好像你也就看了我一眼吧,咱俩也没啥交流。你的背可是真白,我现在都还记得那一幕。但你当时没穿救生衣,光着膀子,我就也鬼迷心窍脱了救生衣跳下去,现在想想后怕,你怎么就不穿呢。”

 

 

 

“我。。。我大概是忘了吧。我记得上岸时被工作人员看见,还挨了训,不过那会儿我英语比现在差多了,也没听太懂,他白讲了那么久。”

 

王俊凯被他逗乐了,王源也跟着他笑,蓝天白云下,蔚蓝海面上,挤着眼张大嘴,像两个傻子。王俊凯说,“以后都要当爹了,不能这样,严肃点。”

 

“好。”

 

 

 

于是一齐收了笑,绷着嘴,没几秒又破功。王源那会儿的样子真是好看极了,抿着嘴笑,抬眼看王俊凯,眼角还带了点不好意思。瞳孔里是波动的海面,和王俊凯的脸。他这样子太美,比娇憨俊,又比俊朗娇。好看得模糊了性别。

 

 

 

王俊凯倾身向前,托着王源的脖子跟他接吻,心里的占有欲膨胀起来,恨不得王源只一个兔子大小,就能放在身上日夜相伴,还不给别人看。

 

 

 

 

 

回去的大巴上王俊凯牵着王源的手,问他想怎么办婚礼。

 

王源说爹不疼娘不爱的,也没啥七大姑八大姨在这边,扯个证然后跟几个朋友一起吃个饭吧。王俊凯皱皱眉头,说不行,求婚已经够不浪漫了,婚礼不能太敷衍啊。

 

王源说你是不是处女座少女心泛滥,王俊凯说这可是人生只有一次的大事。

 

“那你说要怎么办?”

 

王俊凯想了想,王源说的有道理,他俩在这边相依为命,的确办不大。“那就办个party吧,邀请大家去。”

 

“好啊。可以订点吃的喝的。”

 

王俊凯幻想了一下,“露天吧,趁着还没下雪在草坪上。到时候请人布置一下。”

 

“那就921吧,以后结婚纪念日和你生日一起过。”

 

王俊凯笑了,“你就这么想省事儿啊?”

 

“今年的生日礼物,是我。这样不好吗?”

 

王源讲的坦坦荡荡没皮没脸,王俊凯听得喜上眉梢飘飘欲仙。

 

 

 

回T村后王俊凯先是跟着王源去看了Kirstan,四个人一起去吃希腊菜。

 

王俊凯宣布了921结婚的事,Kirstan说一定会去。王俊凯又问东问西,想在她怀孕期间出分力,Kirstan说你们中国人真是的,Roy之前已经够让我崩溃了,没想到你比他还过分,我没什么不舒服,也会健康作息的,但绝不需要什么“坐一个月不能动”。

 

“坐一个月不能动?”王俊凯愣了下就笑开了,“Roy表达错了,是休息一个月的意思。”

 

Kirstan咽了腮帮子里的沙拉,“那也不需要不需要!”

 

她男朋友开玩笑说如果孩子生下来太可爱,就不还给你们了,我俩养。

 

 

 

王源给他妈说了孩子的事,他妈要求视频,王俊凯就很自觉地跑客厅看球赛了。

 

他把电视声音关了,竖耳朵听卧室的情况,王源他爸问了很多问题,王源纂改事实,对答如流。最后他爸妈根本没什么要静静的意思,直接单刀直入,问孩子生下来谁带。王源说我妈可以申请半年的探亲签证。。。他妈就说怎么申?王源说我去网上搜搜,找人问问。

 

“那半年之后呢?孩子才半岁。”

 

“呃。。。我们可以找人带。”

 

“请保姆?老外跟咱带孩子都不一样。要不到时候我把孩子抱回国吧。我和你爸也没什么事,我们养。”

 

王俊凯坐不下去了,腾地站起来往卧室走,王源的声音传出来,“不可能。孩子是我们的孩子,你抱走了那不行。再说小孩儿一落地就是加拿大国籍,你抱他回去还要办中国签证,国内空气质量自然环境都不行,半岁的小孩儿怎么经得起折腾?”

 

“哟,你还真有点当爹的样子了。那你奶奶怎么办?孩子生下来她都不见一见?她这把年纪总不能再坐飞机跑过去吧?”

 

 

 

王俊凯站在门外,听见王源沉默了一会儿,“这个。。。到时候。。。那到时候再看吧。”

 

王源关了视频,喊王俊凯进屋睡觉。王俊凯说你妈讲的有道理,她只能待半年,后面咱们还要请保姆。她肯定不会放心。

 

“那咋办?”

 

“要不,我让我妈来半年?等孩子一岁了也就好带多了,到时候你妈再过来半年或者咱再找人。”

 

“你妈?你妈会愿意来吗?”

 

王俊凯摸摸鼻子,“会。但我要撒个谎。”

 

王源明白了,“不会穿帮吧?”

 

“反正是混血,混出来什么样很难说吧,孩子那么小,她也不一定能看出来像谁。”

 

“恩。。。那得让她和我妈时间完全错开,我妈回国后她才能来。不行,”王源皱起两根黑眉,“我爸妈要是想跟孩子视频怎么办?你妈看见不就穿帮了。”

 

“我就跟我妈说,你骗你爸妈这是你的种。”

 

“那你妈就不会反问,‘难道不是你骗了我’吗?”

 

王俊凯也皱起眉毛,“我觉得咱俩的小把戏骗不了他们。但就看我妈有没有爱我爱到甘愿被骗了。。。”

 

 

 

后来王俊凯让王源给他拍照,360度,全打包发给Kirstan,说让她孕期多看看,生下来的孩子没准就长得像他了。

 

Kirstan男朋友回复了这封邮件,说Karry你是疯了吗?照片我已经删了你不用再发。

 

 

 

王源秋季开学,王俊凯谈定了一家公司,要办个以蓝绿色为主题的婚礼派对。周小粥和蓝莓先知道了消息,蓝莓很激动,设计了个请柬发到微信群里面。米白色背景,上面是水粉画的蓝色玫瑰,下面簇拥着绿色叶片,花体的Karroy字样被写在中间。

 

 

 

王俊凯找的公司也在设计,但蓝莓的简单大方,看着不错,他和王源也喜欢,就采用了。蓝莓受了鼓励,又画了一幅背景图,T村标志性的海滩上立着一蓝一绿两个背影,手牵着手。最后这幅画也被采用,王俊凯准备了中英双语的邀请,他先是去网上搜,发现大多数是以父母口吻邀请的,想了半天决定不按格式走。

 

 

 

【王俊凯和王源决定携手,走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直至生命终结。现诚邀您于2017年9月21日上午十一点半在199 East Park Street见证我们的誓言。

 

 

 

Karry and Roy’s wedding party will be held on 21st September 2017 at 11:30 am at 199 East Park Street. We would like to have you there celebrating our once-in-a-lifetime day. 】

 

 

 

这两行字被王源用黑色水笔抄在背景图的海面上,然后王俊凯和他再把名字签在右下角的沙滩上。

 

 

 

婚礼前一晚王俊凯握着王源的手躺在床上,问他紧不紧张。

 

“你紧张吗?”

 

“我?”王俊凯挑了挑眉毛,“我不紧张。”

 

“那我也不紧张。”

 

“睡吧。”

 

“好。”

 

 

 

十分钟后。

 

 

 

“老王我睡不着。”

 

“恩我知道。”

 

“我有点激动。”

 

“我也是。”

 

王源翻了个身,看王俊凯的侧脸,“其实明天过后咱俩的生活也不会有啥变化。”

 

“对。”王俊凯也侧卧和他对视,“但性质变了吧。”

 

王源伸出食指,在王俊凯的鼻梁上来回滑动,“是不是明天过后,七年之痒就要正式开始倒计时了?”

 

王俊凯没去管王源那根作乱的手指头,表情很柔和,“行,那第六年就开个家庭会议,看看怎么再爱一次。”

 

王源笑得弯了眼睛,“还开会,你人大代表啊?怎么再爱一次?”

 

“恩。。。要不我到时候去整个容?省得你审美疲劳了。”

 

“不行不行,”明知道他在开玩笑,王源还是一下子严肃起来,“不能动啊!”

 

“噗,你是我的颜饭吗?”

 

“是是是。”王源捏了捏他的脸,“可不能动啊。”

 

“没准六七年后你就不喜欢了。”

 

“不会的。想想能跟你在一起有多不容易,就不舍得不喜欢了。”

 

“恩。我也一样。”

 

“你才不一样呢。”

 

“我怎么不一样了?咱俩遇见的不容易不都是一起走过去的吗?”

 

“恩。。。”王源没再解释,“有道理。真棒!”

 

“什么跟什么啊。。。”王俊凯凑上去吻王源的嘴,轻轻软软一个吻,呼出的热气打在对方脸上,又扯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家里要买卫生纸啦,车该去保修一下,然后就稀里糊涂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闹铃还没响,王源就醒了。他一晚做梦,也没记住内容,睁眼就是王俊凯的鼻孔。他觉得人也真是好笑,明明已经见过对方的粉刺黑头,能坦然自若的共用一个厕所,你昏昏欲睡蹲马桶,他隔着浴帘洗澡,但还是会因为一个仪式而激动不已。大概今天之前他只是你苦苦追求到的明月光朱砂痣,今天之后一切如常,只是你可以为他签决定生死的诉状,他可以享用你的税务积分遗嘱保障,而你和他加起来再不是一对情侣,而是一个家庭。

 

 

 

王俊凯好像知道有人正盯着自己看,也迷迷糊糊睁了眼,“早安。”

 

“早安。”

 

“你笑什么?”

 

王源回问他,“那你笑什么?”

 

“我在笑吗?”

 

“对啊。”还笑的很温柔。

 

 

 

他们穿着相同款式的白衬衣黑裤子领了结婚证,王俊凯开车去派对场地,草坪外面的枫树都红了,里面摆着两张长条形状的桌子,上面有绣球花,水果拼盘,马卡龙塔,日式寿司,中国凉菜,搭配诡异,但都是王源爱吃的。

 

他俩没人信教,按着圣经宣誓没什么意义,就没请牧师。王俊凯却突然牵了王源的手走到前面,掏出一张纸。

 

 

 

“我第一次见你,或者说我记得的那个第一次,你穿了一件绿色的毛衣,问我能不能申请缓考。我问为什么,你说要打帮会战。”

 

聚集的人群哄笑起来,几个外国人听不懂,周小粥就小声做同声传译。

 

 

 

“我第一次亲你,是在你家沙发上,我喝醉了,屏幕上放着五十度灰,那一刻我没想到自己是在亲一个男人。”

 

“对于你,我无助过,迷茫过,逃避过,我很感激自己最后选择了探索,然后才发现你就是你,但我不再是我了。”

 

“我第一次和你一起睡,当然只是单纯的睡觉,是在森林的帐篷里。我意识到你,也只有你,能粘住我的目光,比任何浆糊胶水都牢固。”

 

“我第一次看你在舞台上表演,是在前年的中秋晚会上。那一刻我决定要拥有你,占有你,私人的那种,不开放参观。于是我跟你告白,心想就算被拒绝,我也可以再去做你的助教,能帮你申请缓考。不透考题,但提供免费一对一辅导。”

 

“我第一次。。。今天这个派对上有小朋友,”他冲一个学长带的小女儿笑了笑,又看了眼王源,最后才绕回到稿子上,“就算没有,我也不会讲这部分给别人听。”

 

 

 

“我们的回忆,会变成很长的电影。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讲未来要说的话。现在我只想说,第一次这个词,听上去很有意义,其实不值钱。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第一次了。所以今天,我要你的每一次。

 

 

 

王源,你愿不愿意和你面前这位男士一起,吃每一次最美味的饭,不管是米其林还是路边摊;看每一次最动人的风景,不管是阳台上的植物开花还是高山绿水沙漠海洋;听每一次最美妙的音乐,不管是周杰伦演唱会还是浴室里一起合唱的广场舞曲,不论贫穷或富有,不管疾病或健康,直至生命的终结?

 

 

 

当然了,你只能说我愿意,因为咱俩已经领过证了。”

 

 

 

王源看他眼里闪着泪,却还弯着嘴角开玩笑,也被逗得又哭又笑,

 

“我愿意。”

 

 

 

王俊凯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对戒指,要给王源带上,那人却躲了一躲。

 

“王俊凯,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没你想象中那么傻白甜,你还会喜欢我吗?”

 

“傻白甜坐不了王总这个职位,你在我这里傻白甜就够了。”

 

“那要是你发现我以前对你也有筹谋有算计呢?”

 

“。。。你都让我喜当爹了,我现在还不是举着戒指站你面前,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如果将来你发现你不喜欢当爹,带孩子觉得烦。。。”

 

“王源,咱俩今天站在这儿,不是庆祝以后的人生只有甜没有苦,而是庆祝不管未来是苦是甜都不用再一个人走了。”

 

 

 

王源把手递给王俊凯,互相戴上戒指,欢呼声里接吻。

 

王俊凯附在他耳边轻声问,“你刚才是婚前恐惧症吗?”

 

王源笑出来,“好听话都让你偷偷摸摸写稿子上了,我不能啥也不说吧。证都领了,恐惧个鬼啊。”

 

 

 

王源的圣诞节假期有一个月,王俊凯只有一周。王源看他年末忙的不行,回家了又要赚外快,就想劝他别搞什么蜜月不蜜月了,在家休息一周。

 

那会儿王俊凯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卧室电脑前,屏幕里红绿线条上下起伏,数字和百分比密密麻麻堆在一起。

 

王源端了一杯椰子水放到他面前,用手去扣他的背。王俊凯背过去右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头,“别闹。”话音刚落就猛地回身突袭,挠王源痒痒。

 

 

 

“我错咯我错咯。就是想问你圣诞节的事儿。”

 

“啥事儿?”

 

王源坐在了桌子上,“要不别出去玩了吧,你可以休息一下。”

 

“为啥要休息一下?”

 

“你照镜子没看见自己的黑眼圈吗?”

 

“多睡会儿就好了。要是不出去,我下次放假又不知道何年何月了。再说将来孩子出生了,也不方便带着跑。”

 

“可是。。。”

 

“你觉得去看极光怎么样?”

 

“啊?”

 

王俊凯兴致冲冲关了股票,打开一个文件夹,“我做了点攻略,咱就一个星期,跑远了耽误不起路程,近一点的,将来带着宝宝也能去。所以我就想要不往北走,去看极光吧?孩子不经冻,也没法带着一起去。”

 

“啊。。。极光。。。”

 

“这照片不错吧?”

 

“恩是很美。”

 

“那就这么定了。”王俊凯点开一个网页,刷刷两下订好了机票。

 

 

 

黄刀镇每年秋冬季都要迎来大批游客,王俊凯和王源穿着同款的Canada Goose黑棉袄,黄棕色的牛皮棉靴,从埃德蒙顿转机。受极夜影响,下午的天空也昏暗阴沉,许多日本裔中年男人拿着小册子招揽顾客。

 

 

 

王俊凯叫了一辆出租,直接去了订好的民宿。房主是个德国女人,高大壮实,养着三只大狗。那晚他们在双人床上休息,两个男人睡有些挤,早上醒来时胳膊和腿都交缠到了一起。房主带他们去滑雪,王源比王俊凯有经验,弯腰检查了好些遍他的装备。

 

“没事儿,我肯定听王总指挥不乱来,你别紧张了。”

 

“王总什么啊,你应该要叫我老师知道吗?”

 

“之前你非要喊我老师,我可没要占你便宜,当时我都说了,叫我Karry就行。这事儿你还记得吗?”

 

“那我不管,你没要求我喊老师,但便宜也已经占了。出来混是要还的。”

 

“。。。小王老师,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王源指着皑皑的白雪,尖利地喊了一声“Let’s go!”

 

 

 

次日王俊凯找了个日本导游,驱车前往观赏极光的最佳地点。他们坐在车的最后一排,王源看见司机启程前和妻子亲吻告别——

 

“I love you.”

 

“Be safe.”

 

 

 

王源头靠在王俊凯肩膀上,“诶老王。”

 

“恩?”

 

“咱俩是不是从来没说过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

 

“装什么呢你。”

 

“恩。。。”王俊凯认真的想了好久,“你这一说。。。还真没有。”

 

“是吧。完了,没有爱了。”

 

“你自己不也没好意思说过吗?”

 

“。。。那行啊我先说,先告白的是攻!王俊凯,我。。”

 

 

 

王俊凯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安静点。车上人都睡了。晚上要通宵,现在都养精蓄锐呢。快睡吧别说话了啊乖。”

 

 

 

他们被领进一座木屋,等着有人报信再出去看极光。

 

木屋温暖干燥,大家围成一圈坐着,分享热巧克力和黄油饼干。巴西小哥提议唱歌,一人一首,会的可以跟着合唱。大家就都选了一些经典老歌,有几首王俊凯和王源从没听过。

 

 

 

轮到王俊凯的时候,他正要唱,导游走进来说可以出发了。

 

一行人被领到冰面上,冰厚1.5m。周围都是圆锥形的小帐篷,王俊凯和王源挤在一顶里面。夜空中漂浮着一条绿色的光带,慢慢又有些蓝色混进去,浩瀚的星海围在极光周围,衬得人类无限渺小。

 

 

 

王俊凯突然收回视线,去看身边人棱角分明的侧脸。

 

王源也跟着扭头,刚要开口问怎么了,王俊凯就看着他的眼睛,轻声唱起一首歌。

 

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I’ll love you twice as much tomorrow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woh -- woh -- yeah -- yeah

 

woh -- woh -- yeah -- yeah

 

I'll miss you every single day

 

Why must my life be filled with sorrow

 

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Don’t you know I need you so…

 

 

 

 

 

春天时Kirstan问王源和王俊凯要不要知道孩子的性别,王源和王俊凯面对面盘腿而坐,开家庭会议。

 

“你想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王俊凯不假思索道,“都行。不过都说女孩儿像父亲,像你越多越好。”

 

“其实我也觉得女孩儿更可爱。但是。。。”王源抿起嘴,“咱俩大男人,带一个女儿,将来她长大点儿后。。。我怕咱俩养不好。”

 

“恩。。。”王俊凯幻想了一下给女儿科普卫生巾用法的画面,不禁皱起眉,“的确。。。”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留个悬念,男女都好。

 

 

 

T村的树开始抽芽那天,王俊凯和王源满头大汗等在产房外面。Kirstan男友进去陪产,三小时后一个小猴子躺进了王源臂弯。

 

 

 

他的脸皱巴巴,眼睛紧闭,小嘴微微张着呼气。

 

王俊凯说,“他像你。”

 

王源瞪他一眼,“我有这么丑吗?”

 

 

 

话音刚落又去看那张跟桃子一样大的丑脸,边看边笑。

 

王俊凯心痒,“你看够没,该轮到我抱了。”

 

“再等会儿再等会儿。”

 

“快快快!”

 

“诶呀你嘿烦再等会儿。”

 

“王。源。”

 

“别催了这是我儿子!”

 

“你儿子怎么了?他爹都是我的人!”

 

 

 

 

 

 

 

“期中考试我能申请延考吗?”

 

 “啊?”

 

“下周三不是这课的期中考试吗,我能申请延考不?”

 

 “你是我这个班的?”

 

 “对,我只是从没来上过课罢了。”

 

 “哦。。。那你就是。。。Wang Yuan?”

 

 “王源。三点水那个源。”

 

 

 

 

 

“老师,我听不懂你讲了什么。你用中文给我说下吧。”

 

 “Sorry,I am only allowed to speak English at work.”

 

 “哦,这句听懂了。但是老师啊,你考虑下我的情况吧。那个帮会战真的特!别!重!要!”

 

 “Wecan talk about this after class. Can you join the group behind you to do thistask?”

 

 “好的老师,没问题老师。”

 

 

 

“昨天赢了吗?”

 

“什、什么?”

 

“帮战。你不是请假去打帮战了吗?”

 

“哦,对,没赢。”

 

“那。。。恩。。。就是。。。没事,还有下次。”

 

 

 

“你喝的什么啊?咖啡?”

 

“茶。”

 

“哦。我喝的法式香草。”

 

“太甜了。”

 

“低血糖还不喝甜点。” 

 

“啥子?”

 

“没啥。”

 

 

 

“老师,快上车。”

 

 “不用了,我住学校,就两站路,车一分钟后就到。”

 

 “老师你再不上我要被开罚单了。” 

 

 “老师住学校啊,那平时吃食堂吗?”

 

“我住的宿舍有厨房,自己做。”

 

“哦哦,你做饭好吃吗?”

 

“还行吧,就一般。”

 

“那也比我强,重庆小面、武汉热干面、陕西biangbiang面、兰州拉面。。。。。。我都不会。我会方便面。”

 

“你说的这些面我也不会做,我就做点牛肉面吧。”

 

“好久没吃咱重庆小面了。”

 

“对,我暑假回来后就没吃过了。”

 

“真的吗?!你说的好久和我的好久不一个概念啊。T村有一家做的不错,就是有点远而已,我上个月还去吃了。”

 

“真的?在那儿?”

 

“都出市区了,这一说我也馋了,要不就这周日吧,去吃!”

 

 

 

“你不用觉得对不住我,那晚上的事,我没生你气。怎么说呢。。。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不会怪你。我又不是小姑娘家,还能掉块肉吗。其实在这边遇到个老乡已经很不容易了,更别说我觉得和你还挺能处得来的,要是因为喝醉酒的小意外,就失了个朋友,也挺不值当,对吧?”

 

 “对,对,我也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和你一个想法,在这边找个有的聊的朋友真的不容易。”

 

“那好,咱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好吧?”

 

 “好。”

 

 

 

“放心,反正是各睡各的睡袋,gay其实没有那么饥渴的。我当你是朋友,不会怎样啦,放心。”

 

“我并不是担心你会怎样。”

 

“那你担心什么?”

 

“没,没,挺好的。”

 

 

 

“你应该是会回国帮家里做事吧?”

 

“对啊,我看起来这么明显吗?富二代啃老族,哈哈哈哈。”

 

“你不是。”

 

“啊?”

 

“你不是那样的。”

 

“哈哈哈哈,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啊。”

 

“我是说真的。你肯定能把那些事儿做好。我就不行,性子太直。”

 

“哪有,不是的,你家里要是也做这一行,你也能行的。”

 

“恩。。。可能吧,谁知道呢。”

 

“其实,我也是想留在这儿的。如果有的选的话。”

 

 

 

“王源,你有没有,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喜欢我?

 

  可是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所以我想说既然你是弯的,那能不能就考虑一下我?我知道自己挺突然的,也挺奇怪。我是不是变成gay了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真的对你有感觉。那天晚上之后,我就开始注意你了,我也很。。。很。。。就是,不太明白吧。反正就是,但是就是,像今天晚上,看到你抱别人,我就会想,就会觉得,恩,这样,就是,不太好。反正就是,我可以确定,我是真喜欢你。然后就是,我那个,就是,恩。。。我就是想问,你有没有觉得就是,就是,有点儿喜欢我?”

 

 

 

“有啊。”

 

“啊?”

 

“我说有啊。就像你说的,我是gay,你这么好,我当然会喜欢。”

 

“那我们,能不能试试?在一起。”

 

“好啊。” 

 

 

 

“我会让你将来,不止有点儿喜欢我。”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将来只要你不是劈腿出轨之类的,只要你一直都愿意给我做好吃的,我觉得我对你就真的,能死心塌地特别特别久。”

 

“所以说你要是生气了,我就只用做点好吃的,端着盘子去敲你门?”

 

“这么说显得我多没水平,要是闻着不够香我肯定不会开门的。”

 

“听明白了。你是真的很满意我做的饭。”

 

“恩,很满意。”

 

“恩。。。你看,我就说了吧,会让你不只有一点儿喜欢我。”

 

 

 

“我除了银行卡,其他所有密码都是Wjk09211290,W是大写。手机锁屏是0921。”

 

“我手机锁屏现在是2108.”

 

“08是你生日?”

 

“恩,十一月8号。”

 

“好巧,我的也是2108了。”

 

“王先生,好巧,我也是王先生。”

 

“恩,我是大王先生,你是小王先生。”

 

“不不不,你是老王先生。”

 

“我有那么老吗?”

 

“没有,绝对没有。”

 

“恩回答正确。”

 

“那能加十分吗?”

 

“可以。”

 

“能加二十分吗?”

 

“可以。”

 

“加个三十分呢?”

 

“可以。”

 

“加个八十分呢?”

 

“可以。”

 

 

 

“加个王俊凯呢?”

 

“可以。”

 

 

 

正文完

 


 

感谢所有在为了饭更新过程中给予鼓励和支持的人。凯源是我动笔的初心与一切灵感的来源,但你的点赞推荐评论告白才是支撑我用半年写完一个故事的动力。会有番外,更期未定。江湖还会再见。

评论(339)
热度(2442)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