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43)

43. 为了饭放弃自由是吗

 

“喂?王源儿,怎么了?”

“你等一下啊我去房顶跟你说。”

“好好好。”

“好了好了,”王源加大了声音,“王俊凯,凌晨的夜色真美啊!”

王俊凯笑出来,“恩然后呢?”

 

“长话短说,我爸让我滚回去上学,然后我拒绝了。。”

“什么?”

“诶呀你别急,我拒绝是因为他刚动完手术,我姐这就要回澳洲了,我肯定还要留下帮忙,等他身体好点了,我也错过这学期开学了。所以啊,我干脆就夏季小学期过去。”

“行啊,好啊,行啊。。。”王俊凯举着电话傻笑半天,“诶,但是你走了,你家酒店怎么办?”

“卖了。”

“啊?”

“我爸说,不对,应该是你爸和那些大夫说,我爸身体各项指标都不行,跟六十岁人差不多。我爸硬要问那个肿瘤是不是恶性,查出来是,他就跟我妈单独聊了一会儿。结论就是,他要开始享清福了,也不想我步他后尘,所以让我回来好好念书,然后自己看着办,谋生路。”

“谋生路?”

“我还能谋什么生路,将来大概是他给本钱,我自己看着做个生意吧。但他都松口了,说国外环境好,对身体好,适宜居住。我姐说他可以在百慕大之类的海岛上买个房子,过晚年,我看他和我妈还挺心动的。所以说啊。。”

“你现在是个自由人了。”

“没错!源哥以后自由人,你想去哪儿工作都成,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你想在哪儿过?”

“哪儿都行!”

“那就等你毕业了再说。”

“好好好。毕业。。。唉。。。”

“没事儿,你就学general business,很好毕业。再说还有我呢。”

“那天最后我爸还说了一句,一码事归一码事。”

“。。。恩,其实我妈也没同意。但慢慢来,总有办法的。”

“我是没办法了,就算将来没有爱了,你还能结婚生子,我是不行啊。”

“谁跟你将来没有爱了,你还想跟谁过?”

“万一你不要我了,我总不能孤独终老吧?”

王俊凯笑笑,“你想的美,等你过来了,就别想走。将来要是看上别人了,我就给你锁家里。”

“我要报警了。”

“投诉亲夫吗?我进局子了,谁给你做饭?”

“那算了,你锁吧,就是伙食要好。”

“为了饭放弃自由是吗?”

“是是是。不是。”

“到底是不是?”

“不是。也要看做饭的是谁。”

 

王俊凯隔了会儿才接腔,

“王源儿,你快回来吧。”

“想我啦?”

“恩。你不回来,我对谁好。”

 

这样的话放以前,打死王俊凯他也说不出口。

 

“等我这边安排好了,我就过去。”

“好。”

 

王源爸爸决定做得快,然而身体恢复和酒店接管都要慢慢来。王炎的婆家在百慕大安度晚年,听说她父母有意移居,很是热情,全方位服务,找房子写注意事项一条龙。然而语言这关王源爹妈算是无能为力,出去是为了潇洒,再报个口语班背单词未免划不来。最后还是作罢,先养身体,再考虑出去玩的事。

 

王源家几个店,连锁快捷好出手,五星级的两个却没那么容易。王源他爸还在休养,没心力处理,他自己初生牛犊必须怕虎,卖店的事牵扯太多,无从下手,只能继续维持酒店运行。王俊凯知道他忙,加上时差阻隔,两个人每天的视频时间并不长。但这次有了对未来的盼头,都活得格外有劲。

 

王源晚上多有应酬,他结束后王俊凯也坐在办公室了,所以视频只能紧着王源的早上。王俊凯心疼他,总劝他安心睡懒觉,视频就挪到王源十来点起床到酒店后。往往是互相分享下一天琐碎,然后王俊凯去睡觉,王源开始工作。二月份过年,王俊凯自然是不放假的,王源在家不方便视频,又可怜王俊凯一个人,就在父母睡后小声跟王俊凯打电话。打了一会儿,觉得父母睡熟了,才敢开视频。那是个周末,王俊凯正在做午饭,手机支在流理台上,王源镜头里全是肉馅儿。

 

“老王你干嘛?”

“做汤圆。”

“你自己?”

“你想我不是自己?”

“不是,你自己你包什么?去超市买不就行了。”

“过年嘛,等你明年在这儿一起过,我给你做。今年可以练练手。”

“我们家过年吃饺子。”

“。。。那就都包。”

“诶你看春晚了吗?”

“没,我没定表,起来就开始做饭了。你看了?”

“刚才陪我爸妈看了会儿。”

“好看吗?”

“一会儿还有周杰伦。”

“真的?几点??”

“我给你查查啊,应该快了。”

 

视频里传来水声,呼呼啦啦,然后王俊凯拿起手机,“我赶快去找直播。Youtube上没吧,是不是得去央视官网。”

“我把地址私信你。”

“出来了出来了!。。。。。。我咋觉得。。。。。。这是个儿歌呢?”

“这就是个儿童节目。你那边有延迟,我这里电视上都已经跑出来好多小朋友了,在伴舞。”

“。。。。。。”

 

王源大年初一刚醒,微信就收到王俊凯打来的压岁钱。

【压岁钱一心一意】¥1111

王源领了,王俊凯立马又说,

【领了我的压岁钱,就要喊爸爸】

王源没理他,过一会儿发来一个红包。

【压岁钱一生一世】¥1314

王俊凯一看这钱比自己的多,不乐意,领了后又发,

【给你我所有】¥921

王源领了,【还你我所有】¥1180

 

【你这犯规,明明是118】

【没啊,说了还你我所有,自己想去吧。】

 

王俊凯想了半天,多出那个0到底是什么。两个小时后他睡前洗澡,猛地醍醐灌顶,被王源的小小黄色情话搞得心痒。

【见不着你还撩我】

【你才明白啊,傻】

王俊凯想给他封个¥9211的,是个情趣嘛。结果系统只让给¥1500以下的交易,王俊凯人民币账户里也只有五千。

【欠条:今王俊凯欠王源同志9211元,择日付款】

【已截图。我去吃午饭了啊,你睡吧】

【晚安】

【晚安】

 

过年的时候王俊凯爸爸问他妈,怎么今年没见你们俩视频?他妈瞒不下去,实话说了。王俊凯爸爸是真没往这方面想过,猛一下真相大白,懵了。问他妈王俊凯是跟谁好了,他妈说王源,就是一月初你。。。王俊凯他爸沉默半天,心想幸好手术后王源家送的东西和钱一样没要,当时说“是小凯朋友,应该的应该的。”万一收了,现在岂不要被自己气死。他跟王俊凯视频,让他回来上班。王俊凯一看他那表情就明白了,“我在这边工作挺好的。我们俩。。。也挺好的。”

“你懂什么?!送你出去就是让你不学好的吗?你以为这个圈子是好玩的吗?幼稚!你知不知道同性恋圈子艾滋。。”

“我知道,”王俊凯打断他,“你是大夫,那你也知道不是同性恋就会染艾滋。我们俩都不是乱玩儿的人。”

“你以为你念几年大学就什么都懂了吗?人家乱玩不乱玩你知道?你说了算?”

“他是老实人。我们不是说玩玩儿而已,我跟他耍了一年多了我知道。”

他爸直接把电脑给合上了。

 

王源他爸三月就开始处理事情了,王源他妈跟他说了王俊凯爸爸的事,他也是沉默半天。以为自己家儿子把人家儿子带坏了,人家还愿意救自己的命。王源他妈没忍心告诉他爹,从那天手术室外的他俩相处来看,自己儿子才是下面那个,怕他再气病了。王源他爸信佛,王源肯定还是要跟女人结婚,但一码事归一码事,王俊凯这个人情他还是欠的。

 

王源被他爸叫进屋里,结果他爸一上来就问,“王俊凯毕业了吗?”

王源当场吓得腿都要抖,“毕,毕业了。”

“工作啦?在那儿?”

“那边。”

“是自己创业吗?”

“不是。”王源想了想又补充,“不是。。。吧。我不太清楚。”

“哦。。。”他爸沉吟下,“人家要是事业上缺钱,或者回国发展了,你要跟我说。咱们还是要帮的。”

王源一开始还傻着呢,心想这是怎么了,后来他爸又交待,“你都多大了,现在不谈女朋友,啥时候结婚?啥时候生孩子?回去念书念快点,快不了那就先谈一个,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姐都会跑了。你别想着拖,我和你妈能等,你奶这几年身体不行,还能等多久?见我就催,见我就催。小时候都是你奶带的你,你不争气,她怎么安心?”

王源没答应也没反驳,哼哼哈哈敷衍过去了。

 

晚上跟王俊凯说,王俊凯正开车去单位,笑起来,“别别别,千万别给我钱。我给他钱,儿子归我行吗?”

 

 

五月初王源要回T村,王俊凯每天晚上都激动得睡不着。临走王源去找他爸,说想在那边先做个小生意,他爸说你没移民,能吗?王源忽悠,说可以呀,用咱自己的钱投资,促进他们当地经济,人家当然愿意。王源他爸说行啊,你自己也该干点正事了。王源报了个数字,他爸听着靠谱,就给了。

 

王源骗到钱,心里美滋滋,王俊凯看出来了,还以为他只是和自己一样大别胜金婚。

 

王源凌晨两点到的T村,王俊凯去接他,回家的路上王俊凯问,“几号开学?”

“4号。”

“那不就是后天吗?不对,其实是明天。课本都买了吗?”

“没呢。我一会儿发朋友圈问问吧,估计能有不少二手的。”

王俊凯侧头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过日子了?”

“不好吗?”

“好,好啊,当然好。”

 

王源的确是不一样了。王俊凯几天后得出这个结论。

夏季的课程紧,王源周一到周四几乎全呆在学校,有时候王俊凯下班回去家里还没人,一打电话,说在图书馆自习。周末王俊凯要上他,王源还会说,“这会儿做,那今晚就不了啊,我得看好几十页课本。”

 

王俊凯知道他的课表,瞅准周五没课,就说你等我下班后一起看电影吧?王源说不行,我要去写作中心改作文。王俊凯急了,说我给你改还不行吗?我替你写!王源说王俊凯你现在怎么是这种人啊,说好的原则呢?

“嘿不是,你现在。。。”王俊凯还没想好怎么说,王源就给他拜拜了,下车往教室走,“好好上班啊。”

王俊凯叫住他,说不对啊,写作中心周五傍晚也是要下班的,你改什么?我约你晚上看电影。

王源说我晚上有活动。

“什么活动?”

“LGBTQ社团的活动。”

“我跟你一起去。”

“这个是提前报名的,有限制,下次吧。”

 

王俊凯崩溃之前,王源又跑回车上,啾啾两下他的侧脸,又啾啾两下他的脖子,笑嘻嘻说“我八九点就结束了,你要不要去接我?”

“。。。接接接。诶那还有十点的电影呢。”

王源挑起一边的眉毛,“可以啊,但是看完都十二点多了。你自己选,是看电影还是:)”

王俊凯看他下车跑远的背影,没辙。

 

但王源回来,总是好的。

早上闹钟响的时候,王俊凯伸手去关,然后去亲王源,直到把人给亲醒。有时候醒来时王源背对着他,王俊凯就亲他后脖子。王源小兄弟的生物钟比王俊凯的早些,不很赶时间的话就先解决下,互相动手,脱衣足食。王源去洗漱的时候,王俊凯就简单做点吃的,无非是烤土司煎鸡蛋,果汁或牛奶,盘子堆在水池回来刷。门口是王俊凯摆整齐了的两双鞋,一双绿色运动鞋,一双黑色皮鞋。

 

中午王俊凯赶不过去,王源也只一个小时空闲,各自觅食。前一晚如果空闲,王俊凯就提前做两盒饭,中午微波炉热一下。傍晚王俊凯回家,王源要是不在,他就换下衬衣西裤,先做晚饭。饭后他们踢着一样的鞋子,戴着一蓝一绿两条手链,穿着格子短裤,灰色棉短袖,手牵手去散步,买菜。

海边小店买两个冰淇淋,华夫卷,一人一颗球,坐在长椅上边吃边看海鸟捕鱼。夏季高纬度的白天长,往往九点才落日,两个人吹着海风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很容易忘看时间。有时候走回家已经快十点,王源怪王俊凯红颜祸水,本来打算八点开始写的作业,这下要写到凌晨。

 

有时候王俊凯下班回来,王源已经在家里了,商量下出去吃饭,路过蛋糕店王源走不动,他家的抹茶芝士蛋糕不分切,只卖一整个。王俊凯说,买一个吧,咱们俩吃。回家王源就摩拳擦掌,王俊凯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吃了半块就不吃了。王源一口气吃了半个蛋糕,连带着王俊凯剩的那半块。

 

春季小学期结束后有两周空闲,王俊凯要上班,王源就没跑出去玩,天天在家。王俊凯中午午休给他打电话,背景音吵吵的。

“你在哪儿?”

“在外面,跟Kirstan还有她男朋友吃午饭。”

“你们去哪儿吃了?”

“我带他们去麒麟吃早茶了。”

“行,你多吃点啊。”

“好。”

 

王俊凯觉得王源这次回来之后,对LGBTQ社团更加上心了,他猜测大概是父母的反对让王源对人生产生了诸多思考。

也是好事,好事。

 

他自己低头吃午饭,吃着吃着又觉得不对,Kirstan不是已经毕业了吗?晚上回家,他问王源,王源说是毕业了,不是为了社团事情见面,只是朋友间吃个饭。

 

夏季小学期一开始,王源又成了拼命三郎,不但课满,难度也不小,他基础差,学的脑仁儿疼。王俊凯心疼他天天早上起不来,就强行补习,把重点挑出来,王源就不用再一页一页苦读。周末王源趴桌子上学习,王俊凯就做家务,做完了搓搓手,不能去打扰大学生,又特别想摸摸男朋友。

最后找了个话题,拿着水果块儿和红茶过去,“源源,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B+”

“。。。不是,我是说想买的。我这个月有奖金,股票也涨了,你有啥想要的?”

“没有。”

“没有?鞋子,衣服,手表。。。”

王源视线从书本移到王俊凯脸上,“真没有,啥也不缺。”

“那也不用缺了才买啊。”

“不能存点钱吗?”

“我每个月都在存啊!”

“那就多存点。”王源拍拍他肩膀,“来你给我看看这段定义啥意思。”

 

 

王源这次回来之后,两个人相处就和以往不太一样了。明明在一起两年不到,却颇有些老夫老夫的意味,默契特别足,却也格外黏,大街上磁铁一样移动。

 

夏季学期结束了之后,离秋季开学又有两周假,王俊凯说我请了两天假,带上周末,四天,咱去国家公园吧?

那个曾经一起去过,睡了一顶帐篷的国家公园。

王源说可以,第二天又跑没影了。王俊凯下班回来没看见人,打电话,“明天一大早就要出发了,你在哪儿?”

王源说在跟Kirstan和她男朋友吃饭。

“在哪儿吃?我也去。”

“已经快吃完了。那要不你来接我?Lacewood这边。”

王俊凯开车去了,路上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但跑到地方,王源的确是跟那对情侣一起。Kirstan还冲车里的自己笑着挥手。

 

晚上他非要要王源,王源说明天五点就要起床,坐那么久车,别了吧我受不住。王俊凯不愿意,但也知道不该做,王源要帮他别的途径解决他也没让,憋着一肚子闷气睡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早上晕着脑袋坐旅行团大巴车,他俩缩在角落里,王俊凯说我还是觉得不对,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是。”

“。。。”

“之前没法跟你说,现在可以了,那我说了啊。”

“。。。”

“你别生气,你生气也行,但是,总之就是,”王源咽了下口水,“我当爹了。”

“啊?”

“我,那个,我有孩子了。”

 




【预计一两章后完结。对了摇滚莫扎特还有人没看吗:)

评论(196)
热度(1124)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