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40)

40. 含金量这么高的备胎很少见吧

 

王源这辈子做过不少难以置信的梦,然而醒来就都忘记了。

唯独这一刻,王俊凯把烟扔到脚下踩灭了,黑着脸吼自己,

“谁让你学吸烟了?!”

凶的不可一世。

然后又弯腰捡起羽绒服,拍了拍灰,把衣服披在自己身上,“穿上。”

 

他蹲到自己面前,平视时路灯昏暗,看不清眼中是什么情绪。

 

“你愣什么?喝了多少?难受吗?”

 

这一刻王源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个永远不会醒来的美梦。他朝王俊凯伸了伸双臂,刚被抱住就哭出了鼻涕。

王俊凯在国外养的习惯,出门记不住带纸,王源平时车接车送也无需操这个心,于是他留下的那些眼泪清鼻涕就只能蹭到王俊凯外套上。

王俊凯听他越哭越起劲,有些喘不上气的样子,心里记着王源以前提过哮喘到了国外就没事,刚回国就要不舒服,生怕他这冷天吸烟再加上痛哭引出顽疾。

“源源,不哭了好不好?”他一下一下拍着王源的脊背给他顺气,“不管是什么事儿,我在呢现在。你好好跟我说,别哭了。”

王源在他怀里点点头,但没法儿立刻止住,上气不接下气。

王俊凯继续拍他的背,“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不哭了。”

 

最后王源终于慢慢平静下来,王俊凯松开了怀抱,“酒醒了吗?胃难受吗?你坐外面太冷了,咱去找有暖气的饭馆给你要点热汤。有啥话别在这儿说,一会儿你再感冒了。”

王源揉了揉脸,声音沙哑,“去酒店吧。就在前面路口。”

“你家那个?我不能去吧。。。”

“没事,我爸不会知道,也没空管。”

 

王俊凯听了他这回答,就把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了。王源扶着他的胳膊要站起来,只是两个人腿都麻了,起身时一起摇摇晃晃,醉汉似的。

走去酒店的路上,他俩一直十指相扣,胳膊贴着胳膊。

“你是不是毕业了?”

“恩。刚毕业。”

“那工作呢?”

“我确定了一个offer,一月就去上班。还是我做兼职的那个地方。”

“挺好的。。。”

王源没再问什么,王俊凯就也没吭声,两个人安安静静牵手走在深夜的大街上。快到酒店时王源松开了王俊凯的手,跟他拉开点距离。

 

“王总。”大堂经理这么喊王源的时候,王俊凯愣了一会儿,颇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套房还剩的有吗?”

“还有两间。”

“开一个。”

“好。A03可以吗?”

“可以。”

 

王俊凯和他保持着一米距离,也没有任何交流,直到电梯停在顶楼,王源打开了一间套房的门。

王俊凯刚走进去,手机就响了。

“喂?妈。

 你怎么还没睡?

 不是,我今晚不回去了。

 朋友这边有点事,我陪陪他。

 还不清楚。

 王源儿。

 没,在他这儿睡吧。有地方。

 好。”

 

王俊凯打电话的时候,王源就坐在沙发上呆呆看着他。他的神情专注,眼睛红肿,灯光下泪痕一条条清晰可见。

王俊凯挂了电话放进口袋,看到王源这幅样子,心里五味杂陈,很是没辙。

他走近了,轻轻拍拍王源的脑袋,“王总,五星级酒店套房能点洋甘菊茶吗?再加几盘你喜欢吃的甜点。”

王源没笑,也没哭,表情是麻木的,眼里却波涛汹涌。

王俊凯叹口气坐到他身旁,“傻子。”

 

王源突然开了口,不看王俊凯,盯着自己勾在一起的手指头,“我爸生病了,酒店只能我自己干,大夫说他动手术风险太大,不动手术又有可能会癌变,我。。。”

我每天特别忙,忙得不敢睡觉,特别特别想给你打电话,又不敢,怕一听到你的声音就坚持不下去了。我不敢去想将来,我怕我让你等五年,结果最后根本不会出现。我不敢做梦,噩梦梦里难受,美梦醒了难受,我特别怕梦见你,又特别怕梦不见你。之前我没手机没电脑,没法去看你的照片,后来有手机了,连你微博都不敢去看。我还不敢看见别人谈恋爱,不敢路过咱俩吃过的饭店打过的游戏厅,不敢听见别人讨论名字里带俊带凯的人。

王源顿了几秒,最后只是说,“我很想你。”

 

“我在这儿了。”王俊凯去握他的手,比自己的还要大些,鸡爪子一样瘦。“你爸是什么病?”

“胆囊息肉”

“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这个月。”

“你有拍的片子吗?”

“手机相册里有。”

“病历资料呢?”

“我也照下来了。”

“给我看看。”

王源听话照做,有些摸不清王俊凯什么意思。

王俊凯把照片发到自己微信里,又掏出手机一阵摸索。

“我爸就是做这类手术的,明天他就要去北京,那边接了几个手术,短期内不回来。但可以让他帮你看看片子。这会儿太晚了,明早他起来应该就能看见。这个病没事,目前不还没说癌变吗?”

“没。”

“那就好。”王俊凯揉揉他的头发,“一身烟酒味儿,去洗个热水澡吧,然后睡一觉。没事儿,都会好的。”

 

王源被王俊凯推着肩膀进了厕所,“你洗吧,我去给你要碗姜汤。”

王源站在花洒下面,二十几天来头一次觉得脑袋没有那么沉了。

穿了酒店浴衣走出去的时候,他看见王俊凯就在主卧的沙发里坐着,怎么看怎么不真实。

“你怎么就突然出现了呢?”

“因为你放大招召唤我吧。”王俊凯笑笑,“喝点姜汤。”

王源走过去拿起那碗水,咕咚咕咚喝了半碗。

“行了,”王俊凯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睡觉。你躺哪边?”

 

王源面对着王俊凯侧躺下来,“王俊凯。。。”

“睡吧,有什么明天早上起来说。”

王源不知道王俊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夜无梦太踏实了,睡得过深,醒来时头发晕。

王俊凯正在玩他的头发,见他醒了就凑过去亲,可怜王源头还晕着,被他一亲更是七荤八素,眼睛都又闭起来了。

 

王俊凯亲得都快硬了,又觉得自己此举实在不负责任,王源心里压着他爸的病情,怎么着也得按轻重缓急来办啊。于是他抬起身子,还拉出一条细细的银线,惹得两人脸都有些烧。

 

“化验单和片子我爸都看过了,他的建议是动手术切除。因为你爸平时生活习惯不好,身体各方面机能跟他的岁数比,有不同程度的老化。尽管目前没发现癌变,但穿刺之类的化验总没有100%准确率,即便现在真是良性,也不排除膨胀性生长后压迫神经,或者在身体机能退化后癌变的可能性。”

 

王源嘴里还留有王俊凯带有牙膏薄荷味儿的口水,突然就被劈头盖脸说了这么一堆,他眨眨眼睛,楞住了。

 

“当然,生病治疗这种事还是要看你们家自己的意见,我爸也没见过你爸,我这样说可能显得不太好。但是,我爸在这一块干了一辈子了,几十年的经验,他判断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出现过重大失误,这次他去北京接的病人,也是托了关系排了队等他开刀。近几年柳叶刀上关于这一块的文章也大多是由他检阅。如果我心里没底,我也不敢随便在这种事上给你提建议。”

 

“我信你。”王源撑着胳膊坐起来,“我爸一确诊我就拿着病历片子跑了几个地方,也查了一些信息。我知道有个王大夫是专家,但当时就问了,他近期排不开时间,你昨晚说的时候我就猜到那是你爸了。这世界真是小。”

王俊凯听他那最后一句感叹,不知说什么来安慰,只能叹口气,拍拍他的头。

 

王源揉揉脸,起身换衣服,“我这就去医院找大夫谈谈,让给安排手术。”他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去厕所洗漱,动作很快。

 

王俊凯从没见过这样的王源,清清冷冷,脊背挺得很直,搭上“王总”这样的称谓也毫不违和。果真是一副顶梁柱的样子。

他开始觉得昨夜酒醉的王源是一场梦,以往那个窝在他怀里吃零食打游戏的王源也是一场梦,今早这个大人才是真实的。

 

“都快中午了,再急也不是你这个样子,吃了东西再去,我陪你。”

“。。。好。”

 

王源打电话叫了中式早茶,王俊凯尝了尝,“好吃。这么好吃你还吃瘦了,王源儿你把这碗粥喝完。”

“哦。”

“再大的事儿,你吸烟有用吗?你不知道自己有哮喘?喝酒应酬你躲不掉,行,那抽烟呢?你昨天晚上睡到半夜咳嗽你知道吗?解压你干什么不好你学抽烟,一会儿把烟都扔了,听见没?”

“恩。”

“你成天在中央空调房里呆着不冷,穿衬衣可以,但外面多冷,你就披个羽绒服散步吗?以后再散步先套个毛衣。”

“哦。”

“别光吃排骨,吃青菜。”

“哦。”

“还有。。。怎么了?”

 

王源用左手手背擦擦眼,“没事儿。”

他说没事儿那也不能真当没事儿啊,王俊凯心里慌了,“是不是我说你。。。”

“不是,”王源打断他,夹了根青菜往嘴里塞,看着自己的饭碗说,“我没生气。好久没人管过我了。”

 

“王俊凯,”他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除了你,他们都不喜欢我。这样矫情幼稚的话到底说不出口。

 

“我不给你等了。好不好?”王源攥紧筷子,“你该干嘛干嘛去,该去哪儿工作就去哪儿,你要是遇到合适的了你就。。。该干嘛干嘛反正是。你要是想见我了,你就过来这儿找我。我可能五年、十年、十五年都要栓在这儿了,我舍不得你,但是我没办法。所以,你别等我了,我等你吧。反正我和你不一样,我跑不了。”

 

“傻子。”王俊凯这么回答他,是因为一时间想不出别的答法。

 

王俊凯想了想现在的状况,王源说的一点没错,他爸的病就算好了,加上后续疗养,也要几年,康复后年纪大了,未必愿意工作。他妈自然是要跟着他爸照顾,他姐在澳洲成家立业,回来帮忙也不现实。

王源这大学,说白了可念可不念,酒店的事他不做就没人做,跟文凭没关。等他做了五年,再跑到国外念大学,能毕业才见鬼。

 

 

他俩想在一起,那就只能自己回国。但他刚毕业,拿到的工作不算差,回国后在重庆大概不会有这个机会。他回国,那肯定要跟家里人说明情况,他爸妈估计一时难接受,这样一来短期内就不能指望回家睡觉。没了家里的人脉,就又堵死80%的路子。他刚回国能拿的工资不会多,和王源的经济水平差距越大,两人就越难一起生活。

 

王源擦擦嘴,低头看着桌沿,“出尔反尔的是我,你生我气我也理解。。。我之前让你等我,是因为我还是稍微有点打算的。但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不能走了。再怎么样他们也是我爸妈,一家人的日子不能败在我手上。。。所以我都想好了,我赚钱养家,他俩也没法逼着我结婚,是我对不起你,所以我就在这儿等着。你就当我是重庆备胎,”他苦笑一下,“含金量这么高的备胎很少见吧,你要好好把握,存钱了圣诞节或者假期多回来看看,我给你报销食宿,你要是愿意,我报销机票也行,不算我包你,算我自己的机票钱,你替我飞了。将来我这边情况好点了,我也可以去找你几天,当然要是你那会儿已经有人了那就算了。。。”

 

“王源,既然你算盘都打得这么响了,你还哭什么?”

 

“又没别人你还不许我哭了?”

 

“。。。。。。”王俊凯看前一秒还在抖包袱提议男友变炮友的王总,这一秒又成了哭包,简直是可恨又可爱,可气又可怜,竟不合时宜的笑起来。

 

“怎么不许,你哭,你哭着,你说完了,也轮到我了。你说的那些,其实都是赌气的话,我真拿你当备胎炮友,你受得了?我想了下,要是现在这个情况不改变,那就只能我回来。但我现在刚毕业,什么都没,回来了也没法做好跟你一起生活的准备。你之前给我等五年,我觉得,我这次回去,好歹工作三年吧,把该考的证都拿到手,该积累的经验都积累了,再回来至少心里有底。这三年里,我尽可能有假就回来,但像三天的短假,一来一回都不够用,可能还是要等圣诞,或者休假的时候。等你这边情况好点了,就可以挤一周过去,肯定是很辛苦的,我也没法说会弄成什么样。但我觉得,总要比之前半年强多了吧?那段时间都过来了,这也不算什么了。”

 

“你,你真要回来?”

 

“恩,除非你在我回来之前就包别人去了。你要真有闲情逸致花钱包别人,还不如给我买机票让我回来呢。”王俊凯叹口气,“昨晚才见,都已经当我面哭岔气两次了。走吧,我陪你去医院。”

“你还是。。。我爸要是看见你。。。”

“我跟你一起,不进房间。”

 

王俊凯尚且年轻,还不懂怎么和一个人,以及他身后的整个家庭周旋着过日子。他提出要跟着去,只是因为自己就要走了,下次见面遥遥无期,不想看着王源孤身一人去做事。哪怕是大街上看到他独自行走,王俊凯可能都要难受。

真是分开的太久太彻底,怕了。

 

王家的司机在楼下等着,这司机也跟了他爸快十年,王源往外一步,跟王俊凯隔开了些,“去医院。”

司机点点头,看了眼王俊凯,也没说什么。

 

到了医院,王源带王俊凯去了vip病房。王源他爸之所以在三院住着,是因为和副院长为多年好友,三院这方面在重庆也算数一数二,仅次于王俊凯他爸在的医院。王俊凯从小没少在医院里瞎跑,但还真没进过vip病房,那半层楼都很清静,丝毫没有一楼大厅的吵杂哭闹。

 

王源先进了病房,他没把门关严,留了一条细缝。王俊凯就背靠墙站在门外,隐约能听见里面人在讲话。

 

然后王源走出来,顺手带上门,小声说,“我去找大夫。”

王俊凯点点头,自觉站在门外太危险,找了个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矿泉水,坐在了不远处的椅子上。

王源带了几个医生回来,稍稍点头算跟王俊凯打了招呼,又匆匆开门进去。

 

约莫着半个钟头后,王源陪着那群大夫出来,送他们上了电梯。

王俊凯看他黑着一张脸就知道事情不对,“怎么了?”

“他们不肯做,说那个位置太危险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建议动刀子。”

王俊凯皱皱眉,“等到了万不得已,动了手术身体的损伤也无法挽回。”

王源叹口气,很疲惫的揉揉脸,王俊凯揽住他的肩拍了拍,你先进去吧,我就在这儿等着。

 

王源刚进病房,王俊凯就转过身给他爸打电话,他爸一大早飞到北京,两小时后就有一场手术。

 

“喂?爸,还是我朋友的事儿。。。

  三院没人敢接。你真的建议趁早做了吗?

  那你最近。。。

  我知道。我明白。恩。

  可是。。。恩。

  爸,但是王源我们俩,我们俩就是,特别好。真的。能一辈子哥们儿那种。算我求你。。我明白。。。好!好!我跟他说!行,那你一会儿手术顺利。恩。”

 

王俊凯挂了电话,忍不住笑起来,巴不得立刻过去告诉王源好消息。

他刚回身,就看见五米外站着一个中年女人,抱了双臂看着自己。

 

“王俊凯是吗?”

“是。”




【失踪了几天是在写715贺文。

摇滚莫扎特你们真的不去看一下吗?!

评论(210)
热度(1473)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