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38)&(39)

打榜福利,玩脱后果:

 

38. 这个太甜了

 

王源到家时天已经快亮了,他蹑手蹑脚跑回房间,王炎干脆换了衣服去找跑步机。

 

为了断他的念想,王父王母不但没收了手机,更是拿走了钱包电脑。王源不敢多说,憋了半天才跟他妈讲,“下一年的课都选好了,不退课要付钱,不付钱影响信用。那边也可能会以为我失踪,直接报警。”他妈回屋把他的电脑拿出来,也不说什么,就站在旁边看。王源老老实实退了课,两秒都不敢多碰。

 

 

 

所以现在他房间里是家徒四壁,无聊至极,只能翻出中学时买的盗墓笔记来看。看几行又开始走神,心想着王俊凯此刻正在天上,身边大概是个空位子,他对着空位子,心里该多难受。又想他们短租的公寓王俊凯还会不会去,去了是伤心事,不如退了,不要定金,他再老老实实住学生宿舍,还能再便宜些。但说起钱,王俊凯不比他更知道精打细算吗?担心谁也不用担心他。

 

 

 

他不能跟着去法国了,少女酥胸手工巧克力欧式面包糕点,这些王俊凯一个人,肯定不会想着去吃。本来计划好的旅行也泡了汤,王俊凯大概也没心情享受生活,白白浪费一次机会,可惜,真可惜。

 

 

 

晚上王炎做了点清淡的喊王源下楼吃饭,王源说姐,你能不能帮我确认下王俊凯有没有平安到法国?王炎说他手机号多少?王源说他到法国可能会办临时的卡,原来的大概没信号。王炎顿了顿筷子,“我可不加他微信,别指望我一直给你俩做传话筒。这周我一走咱俩也失联,我不可能天天打电话给爸妈问你过得好不好。”

 

“我知道。你不是能翻墙吗,Facebook上给他发个信息问问吧,微博私信他手机不会自动提醒。你要是后面不想让他再找你。。。跟他说一声,拉黑他也行啊。”

 

“你倒是真会想。”

 

 

 

王炎放下筷子,把手机给了王源,“妈随时会回来,你自己看着办。”

 

 

 

【你到了吗?】

 

【是我。这是我姐的账号。】

 

【到了吗??】

 

 

 

【到了,刚下飞机。】

 

【我能跟你视频吗?语音也行。】

 

 

 

【我爸妈要是发现我还跟你有联系,我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了】

 

 

 

【恩我明白。。。】

 

【那我怎么能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呢?】

 

 

 

【我姐马上就回澳洲了,你给她发信息也没用】

 

【我不会过得不好的。】

 

【我妈车已经到院子了,你平安到了就行】

 

 

 

那边王俊凯已经打了一长串出来,无非是要他好好照顾自己云云,只能删了,赶快回一句,

 

【好我等你】

 

 

 

王源把手机还给王炎,继续吃他的饭,菜吃到嘴里,吃出一丝苦味。

 

王俊凯独自站在陌生的异国机场,等了两分钟没等来回复,他抽抽鼻子,拎了箱子去找托运行李。

 

 

 

去学校的路上,他经过大片绿色田野,那抹绿和第一次见面时,王源身上那件毛衣的颜色很像。

 

 

 

“期中考试我能申请延考吗?”

 

“啊?”

 

“下周三不是这课的期中考试吗,我能申请延考不?”

 

“你是我这个班的?”

 

“对,我只是从没来上过课罢了。”

 

“哦。。。那你就是。。。”

 

 

 

王源。

 

 

 

那片绿色刺得人眼睛疼,他阖了眼,心想还真是“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六月底的昂热比重庆凉快点,三十度上下,只是宿舍里没有空调。这座法国西部的城市与北美还是有许多不同,占地面积吓人的古堡和市内的哥特式建筑都风格鲜明。只不过王俊凯没多少观光的心情,一帧帧画面从眼前闪过,脑海里什么也没留下。

 

 

 

 

 

王源又在家躺了几天,瞅见什么都能想起王俊凯。他妈爸没眼看他,心里烦,又怕他不老实,没一会儿还要再去他屋门口晃一圈。他心里清楚,干脆把房门大开,给他父母欣赏成年男子穿着睡衣仰躺在床上喘气儿的英姿。

 

家里气氛低到冰点,只有王炎老神在在该干嘛干嘛,上午出去逛个街,下午回家跟老公孩子视个频,晚上贴着面膜看电脑处理工作,既不搭理父母,也不慰问小弟。

 

她要走那天,王源妈妈说去酒店一起吃个饭吧。王源顶着大油头去洗澡,膝盖没好全,穿了件宽松的牛仔长裤。饭桌上王源他妈把菜单递给王炎,王炎不接,他妈又收回手,看了几遍,说妈妈记得你喜欢吃酸的,来个酸梅汤吧?

 

王炎说现在不吃酸了,他妈一时间竟没了话,他爸咳嗽两声,跟服务员说,“就还是老几样吧。”

 

 

 

饭桌上王源不说话,他爸妈就一直问王炎那边的情况,有些问题王炎刚回来时已经问过了,只是她回答多少皆要看心情。快吃完时,王源他妈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今年过年带着孩子回来吗?”

 

“圣诞节假期吧。他俩刚好也想来中国旅游。”

 

这回答让他爸妈又惊又喜,只知道笑着说好,好啊。

 

 

 

王炎走前路过王源房间,门大敞,人枕着胳膊睡着了。她走进去,看见桌子上摊了个本子,上面写的可不是大大小小一堆【王俊凯】吗。

 

 

 

 

 

王俊凯早上刚醒,赶着去上课,脸书给他发信息提醒他也没点,一耽搁把这事儿忘了。晚上回去,没空调的宿舍有些闷热,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因为时差没法找腿哥小伍说些话。百无聊赖间翻看手机,这才发现蓝色f图标右上角有个红点,打开是王炎发的一张图片。

 

王源的睡颜。

 

 

 

那个人穿着一件浅绿色棉短袖,左脸枕在胳膊上,挤得变了形。他的头发该剪了,刘海遮住眉毛和眼皮,睫毛盖在黑眼圈上,鼻梁右侧起了一颗痘,亮晶晶那块是嘴角流下的涎水。

 

这张脸和无数个早晨王俊凯醒来时看见的面孔重合,不过是一张图,王源安安静静睡着,王俊凯却红了眼眶。

 

 

 

王炎回到悉尼家中安顿好后,收到了王俊凯的回复,说谢谢。她没搭理,心想自己以后还是要少管闲事,像什么样子。“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俩年龄差不少,王源在她眼里跟充话费送的儿子差不多。

 

儿子要出柜,她肯定不会拦着。

 

但也绝没必要主动着去帮他交小男朋友。

 

左想右想都是后悔,抱着亲儿子睡觉去了。

 

 

 

王源不知道他姐临行前还做了回好人好事,王炎要出家门时他做噩梦醒了,刚巧赶着送机。走进江北机场整个人都拧巴在一起,两年前偷偷拍下王俊凯背影的画面,一年前揣着一肚子计划,发朋友圈秀定位的期待,今年跟他并肩下飞机时因不能日日厮磨,还没分开就预支了相思的心情,以及几天前那晚,自己出关退票的失魂落魄。。。。。。

 

 

 

全在这机场里了。

 

 

 

王炎走了,他爸晚上站在他房间门口,说明天起你跟着我做事。说这话时,并没正眼看过王源。

 

“好。”王源应下来,深知好好表现才能缩短刑期,可惜连个手机也没,赶紧扒出少年时用的电子表,换上锂电池,订了早上六点钟的表。后来才发现心里有事儿无需闹钟,反正也睡不踏实,五点就睁眼了。

 

家里请的阿姨还没做早餐,王源神经质一样又去洗遍澡,洗着洗着想起王俊凯习惯早起冲澡,又想到他们有时差,等王俊凯回T村了,他得晚上七点洗,这样就同步了。

 

这种没边儿的胡思乱想几乎成为他几周来的全部生活,不可谓不痛苦,然而如今终于有事可做了,心情却也没好到哪儿去。

 

 

 

“真是没救了。”

 

擦头发时他心里想着,“没救了。”

 

 

 

他爸醒来就看见王源正坐在餐厅吃早饭,都收拾好了。

 

王源吃完饭就老老实实坐在桌前等他爸,他爸不看他也不理他,慢条斯理享受早餐,然后往外走。司机已经在车里等了,王源跟在后面,没敢和他爸并排,坐进了副驾驶。到了地方他爸直接带他走到财务科,跟人交待,让王源学看账本。交待完就走了,自始至终没跟儿子说半个字。

 

 

 

 

 

 

 

王俊凯磕磕巴巴用法语问路的时候,王源抢了财务经理的办公桌,用稀薄的会计课记忆学着用中文看成本支出。

 

 

 

王俊凯中午坐在大学的食堂里,周围是一起过来交换的同学,他们聊前一天的冰球赛,聊班里那个性感漂亮的土耳其女生,聊法国强出北美二十倍不止的面包和奶酪。王俊凯有时也说些话,但大都默默吃自己的饭,在热闹的餐桌上像一小座冰山,又像是冰山里机缘巧合冷冻在中央的一尾鱼。

 

这个时候王源正坐在厨房角落吃晚饭,如果他不躲在这里,带他的经理就不好意思下班,要陪着太子用晚餐。酒店的厨师问他吃什么,要吃什么都是有的,王源身体和心没有一处不累,也没食欲点什么山珍海味。他不点,厨师也不敢真一碗白粥一叠小菜打发,端上一份菌菇煨炖的鸡汤,再配些添了蔬菜汁的窝头,一小盅木瓜燕窝,不知比王俊凯做的晚饭好吃多少倍。王源给自己找个犄角旮旯坐下,周围的炉灶都忙着呢,正是一天里最忙的光景。一片叮叮咣咣切菜爆炒木炭烧烤的背景音里,他没什么表情,默默吃自己的饭。像一片高纬度的海,没人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也因海水冰冷,不愿靠近探测。又像是海底最深的那条沟壑,即便里面游了鱼,也静谧黝黑,空气稀薄。

 

 

 

王俊凯晚饭还是那几样,一天下来高密度的法语课让人神经疲惫,没有空调的夏天像是给心房充气,呼哧呼哧涨的快爆炸。饭后他走着回宿舍,遇到许多抱了大束鲜切花的当地人,花束和晚餐要吃的长棍一只胳膊揽在怀里,一团团深红浅白,藏在墨绿色枝叶中。走回去后他也无事可做,看什么动漫电影都要触景伤情,干脆运转着疲惫的大脑,去搜全球经济新闻。

 

这会儿王源也该睡了,连个能看王俊凯照片的电子设备都没,只能闭眼回想那人睡懒觉被吵醒时,抓头发揉眼睛皱眉毛的样子。有时他没的睡,正在自家KTV里笑着陪酒,一杯下去烧心口,不动声色抓两把干果或者几片西瓜压一压。

 

 

 

王俊凯回T村的机票本来是结课一周后的,打算好了跟王源一起好好游法国,带他去巴黎吃贵的要死的早餐。这下子他有些无所适从,打电话给航空公司,说最早也只能改成三天后的。王俊凯说那就三天后吧。

 

他从学生宿舍搬出来,临时找了个家庭旅馆住,早上醒来看见对街卖鲜花的铺子,成桶的花摆在外面,两个月来心情头一次有些波澜。

 

是时候有样子的好好活了,咬面包的时候他默默想着,即便无法逃避和王源失联的事实,也无法阻止分分秒秒的回忆与想念,但这样的日子还有很长,少则一年,多则。。。谁知道尽头在哪儿。

 

 

 

他见不到王源,不代表王源不存在。他此刻无法跟王源恋爱,不代表将来不会和王源从新走到一起。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要面对的问题仍然存在,他们要克服的困难并不会变少,就算不为了王源,为他自己,为他家人,他也得继续活出个样子来。

 

 

 

想通这一点,那些胸腔里沉积的对命运的埋怨也一起释怀了。

 

 

 

那三天里他坐火车在附近瞎逛,把王源会喜欢的建筑、花田、溪流、马路,都用手机拍下来,发到微信里、微博上,Facebook和Ins也同步更新,文字内容很简单——@王源,【下次一起看。】

 

也去吃不同店里的各色糕点,拍下来发出去,文字内容更单一:

 

@王源,这个很甜。

 

@王源,这个太甜了。

 

@王源,这个真的好甜。

 

@王源,这个不是很甜。

 

 

 

王俊凯回到T村那天,恰巧是王源他爸终于肯跟他好好说话的日子,交代他一些背景知识,带他去了个饭局,局上也说了王源大学毕业后就来接替他的意思。有人说孩子来帮你忙是可以的,但老王啊,你还年轻,这么早退休多无聊。

 

“嗨,看你说的,我和他妈还不能早点享享清福啊?”

 

“那是,等小王成家了,给你们生个孙子抱。”

 

听了这话,王源他爸脸色沉了沉,没接腔,笑着说,“来来,干一杯。”

 

 

 

王俊凯找房东又续签了一年的合同,想了想又买了彩笔,在一小片白纸板上涂了蓝色和绿色,剪成一颗心贴在家门外面,生怕王源什么时候找上门,不敢确定自己还在不在。

 

他只剩一学期就要毕业,找了银行前台的兼职工作,之前那个金融投资项目里带他的教授写了推荐信,建议他去K市找工作。王俊凯拒绝了,说现在那家银行的老板是中国人,也比较赏识他,毕业后应该能直升金融经理。导师说他要走的技术分析师方向,还是K市机会多些,王俊凯点点头,说在这边积累几年经验再去K市也行。

 

导师听出他的意思,没再问什么,让他走了,只是交代他有色的外籍人员在这边打拼不容易,要知道把握机会。

 

 

 

九月21号那天中午,王源跑到厨房要了一碗寿面和一块儿奶油蛋糕。他身上没卡也没什么钱,就没想着提前找个网络给王俊凯订生日礼物。吃了面和蛋糕,他爸叫他去办公室交代事情,说晚上还有两个局。王源应下来了,他爸又让他在自己办公室电脑上下载一份最新的餐饮业相关法律文件,说打印下来,你好好看看。王源去搜文件,趁着他爸去厕所的空,赶紧登了自己微博上那个什么内容都没有的小号。

 

这个账号原本就是为了王俊凯开的,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了,王俊凯问他有没有微博号,王源说有一个,只是从来不用。王俊凯加了他,说怎么连一个赞一条转发都没有啊,王源说申了之后我从没上过。

 

他一登陆就是一百多条艾特,他猜到是王俊凯搞的,心痒至死又不敢看,争分夺秒发了条微博,艾特王俊凯。

 

 

 

【生日快乐。礼物将来送。】

 

 

 

刚点退出,他爸就打开了厕所门,王源背上全是冷汗。

 

 

 

 

 

 

 

 

 

 

 

 

 

 

 

 

 

39.你知道顶梁柱是什么吗?

 

 

 

王俊凯早上醒来,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他躺在公寓的Queen Size大床上,王源的枕头他没动,只是上面少了那人兔子一样的睡颜。

 

 

 

他想起去年的今天,他俩刚在一起。王源装作不知道是他生日,瞒到晚上,带他去了家评分很高的海边餐馆,结果难吃的要死。那个时候王源沮丧的不行,质问他,“王俊凯,你觉得咱俩有未来吗?”

 

“啊?怎么没有。”

 

“你觉不觉得,咱俩像纸上的两个点,随着时间推移往不同方向走,然后没准哪一天就走远了。”

 

 

 

“也总有可能走远了再走近,最后走出一个圆。”

 

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他的。

 

 

 

那天晚上王源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两双球鞋,一黑一白。还笑嘻嘻说王俊凯你知道吗,我鞋号比你大一码。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他躺在床上叹口气,关了飞行模式,就收到王源的那条艾特。

 

 

 

【生日快乐。礼物将来送。】

 

这两句话王俊凯翻来覆去读了好些遍,一句生日快乐够他乐半天,那个【将来】又能让他乐半天。最后打了鸡血一样起床上课,心想着今晚要去那家麦当劳,再点份巨无霸套餐才行。

 

他这学期只剩几门简单的选修课,听听课看几眼书就稳A+,又没得恋爱可谈,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下班就回家一个人,搁不住炒什么菜,就炒股炒货币。这天因了王源那条微博,兴致很高,下班后又拐去买了王源喜欢的那款冰淇淋蛋糕。吃几口就冻进冰箱——还是太甜了。

 

 

 

 

 

王源知道了王俊凯在微博上艾特他,心里装着这事儿,住了一只猫似的,白天黑夜里挠。他这辈子还没像这几个月如此勤奋好学过,唯一能有的娱乐生活就是看客厅里的电视,也没什么可看的。这样稀薄的生存状态,孤独中有了大把时间,学的东西也就多了。

 

 

 

他爸看在眼里,嘴上不表扬,心里还是认可的,开始允许他往外跑着做些事,但身边还跟了别人。有天王源去看地皮,他爸有打算竞标,和他一起的两个经理说你也没学过这块儿,我们俩专业就是搞这个的,大太阳晒着也不舒服,你把车开走,找个喝东西的地方等我们吧。

 

王源说那怎么行,不行不行。

 

“去吧,我们也要四处走走看看,你跟着也看不出个所以然。王总是想锻炼你,但到底术业有专攻,当老板的,也没必要事事亲力亲为,你去吧,我们回去肯定不会胡乱说。”

 

 

 

王源揣着心事,也就答应了,开车去找附近的网吧,心跳到了喉咙中间。

 

王俊凯那些艾特他一一看了,教堂古堡,溪流廊桥,街边的鲜花,高楼上插着的彩虹旗。。。看到那几张甜点,“太甜了。”“这个特别甜。”“你估计会喜欢这个。”

 

在一片乱糟糟的劣质烟味儿中,上扬了嘴角,眼里却闪着泪。

 

 

 

 

 

王俊凯那天早上醒了,吓得差点心梗。

 

 

 

“下次一起看。”

 

【好啊。但里面是空了吗还是保留有原来的家具?有家具的话就更值得看了】

 

 

 

“下次一起看。”

 

【好啊。但这个跟T村那个长得好像啊】

 

 

 

“下次一起看。”

 

【好啊。可以坐个船,小船,应该很舒服】

 

 

 

“下次一起看。”

 

【好啊。我看右下角那是不是一家饭店,看着不错啊】

 

 

 

“这个太甜了。”

 

【你懂什么啊不甜就不是马卡龙!】

 

 

 

“这个特别甜。”

 

【是啊栗子塔就是很甜但很好吃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不算很甜。”

 

【大概因为它是个抹茶千层?】

 

 

 

“我觉得你会喜欢吃这个。”

 

【我觉得你觉得的很对】

 

 

 

“我今天遇到一个客户,跟你穿了一样的外套,深蓝色那件。”

 

【肯定没我帅。】

 

 

 

“我又去吃了麦当劳的巨无霸套餐,还买了J家冰淇淋蛋糕,太甜了。//@王OOOOOOO:生日快乐。礼物将来送。”

 

【484傻,怎么不吃面,我都吃了!你不要买了以后冻冰箱不吃也浪费!】

 

 

 

“我这笔又赚了,等你回来带你出去玩。”

 

【财不外露知道吗,而且不差钱。你悠着点】

 

 

 

“我用你的号登了游戏,跟他们说你最近都不会上了,让他们另找帮主。”

 

【然后呢?就没人表达一下思念挽留之情吗??!】

 

 

 

“经过去年给你买生日礼物的那家店,看到他们出新品了。皮质链子,一蓝一绿。我买了。就当是今年的生日礼物吧,或者七夕节的,别的什么也都行。等你回来了我再戴。”

 

【到时候跟手上的黑链子一起戴[太开心]】

 

 

 

“今天Kirstan问起你了,我把事情都跟她说了,她也挺难过的。还安慰我说没事,你换个角度想,非洲有些地方同性恋被抓住了还要判死刑呢。我当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年Run for the cure我又去了,跑之前还去了那家早午餐店吃东西。”

 

【瞎感伤什么,就不能去咱俩没去过的地方吗,刚好也帮我试试菜,好吃了以后带我去啊】

 

 

 

“我真的,挺想你的。”

 

【我也是。】

 

 

 

 

 

 

 

有一瞬间王俊凯觉得自己要呼吸不上来了,精神上的。

 

【就不能去咱俩没去过的地方吗】

 

他简直哭笑不得,王源怎么就忘了,圣诞节那一个月,他陪着他几乎吃完了整座城。哪里再去找那么多没吃过的地方。

 

 

 

王源过生日那天,王俊凯做了一大桌子菜,煮了面,拍照发微博。

 

【生日快乐。不买蛋糕了,你不让买。等你回来再一起吃。】

 

那些饭他一个人,吃了好几顿。

 

 

 

那天王源他妈做主,一家三口一起吃午饭,经理交待厨师做了寿面和蛋糕。

 

饭桌上除了些生意上的事,也没聊别的。快吃完饭的时候,他爸说右肩膀后背有些疼,王源说那下午高尔夫的局他来打。他爸说可以,但事情还是要自己去谈,让王源在场地里陪打就行。

 

 

 

高尔夫球场休息的房间自带电脑,王源打完球说要先冲个澡,他爸跟人谈事,就挥手让他去了。到房间后他先上微博,看见王俊凯发的照片,有点心疼。

 

【做这么多光吃剩菜了。等我回去再做啊】

 

 

 

12月的时候,王俊凯一边准备期末考,一边订了回重庆的机票。他跟他妈说的是再回去就要全职工作了,以后没有长假,紧着这次回家。他妈自然是挺开心的。

 

 

 

王俊凯到重庆后先各个社交软件秀定位,还艾特了王源,尽管心里知道没什么用,还是要留一丝幻想。

 

 

 

王炎携家带口回来了。她带回个洋人和小混血,王父王母不说鸟语,只能跟在中英夹杂的小混血身后转。王源那点口语半年没说丢的差不多,但一家里总要有人招待洋女婿,他只好硬着头皮上。带着姐夫打球喝酒。王炎说在重庆呆一周就走,要去云南玩。后来她发现王源他爸突然一反以往,不吃肥腻,有天晚上还吐了。王炎问怎么回事,他爸说没事,年纪大了吧,再多去按摩按摩就行。结果两天后没参加饭局没吃油的,照样吐,王炎说赶快去医院,别给家庭医生打电话了,你这要全面检查。

 

 

 

检查出来,说是胆囊息肉。

 

 

 

大夫说大都是良性的,恶性癌变才必须切除。这个息肉长得地方太不好,动刀子很容易出事故,不如保守治疗。王父王母一时难以抉择,留院观察。王源就天天顾着生意。

 

他爸这医院进的太突然,他妈又非要守在身边,一下子担子全压在他身上,闷棍一样。

 

 

 

他爸倒下了,他那老人手机就用不成了,特殊时间特殊对待,手机卡和现金一下子又都还给他。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他又是个新手,晚上还要跑医院,人一下子累成排骨。王炎的旅行计划自然要取消,帮王源分担了一部分。

 

 

 

王源拿到手机后就知道王俊凯回国了,但现实不允许他多想。连轴转了两周,晚上一直做噩梦。有天夜里他陪酒到十点,跟司机说不回家就住酒店,让司机下班。然后一个人裹着羽绒服,坐在马路边抽烟。酒后燥热,又把外套脱了。

 

 

 

醉意上头,所有情感都被放大,一时间难以招架。

 

他给王俊凯国内的手机号打了电话,刚响一声就被接住。

 

 

 

“喂?”

 

“喂。王俊凯啊。。。是我。”王源听见他那声喂,说出的话就带了哭腔。

 

王俊凯那边本在客厅跟父母说话,听见王源喊他,鼻子一下就酸了。他握着手机往外走,拎上外套和钱包,他妈还没来得及问,人已经关了家门。

 

 

 

“王源儿。。。王源儿。”

 

“恩?”

 

“你在哪儿?能见面吗?你是不是喝酒了?出什么事了?”

 

“我很难受。”

 

“你在哪儿?”

 

“XXX。”

 

“我这就过去。”他顿了顿,“我能过去吗?”

 

“。。。。。。你来吧。”

 

 

 

王俊凯站在马路边打车,过去两辆都有人,他心里急,王源在电话那头也不吭声。

 

“源源,源源,你别不说话。”

 

“王俊凯你真的要来吗?”

 

“真的。”

 

“你真的要来看我吗?”

 

“真的。”

 

“我要看见你了。。。”

 

“恩。你要看见我了。。。师傅,去XXX路。”

 

“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六个月。”

 

“是187天。”

 

“傻子。”

 

“我好累。”

 

“累了就休息一下。现在别睡,等着我过去。”

 

“我不能啊。王俊凯你知道顶梁柱是什么吗?”

 

“啊?”

 

“顶梁柱是王源。”

 

“源源,怎么了?”

 

“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快到了,我快到了。”

 

“我真的要看见你了。”

 

“对,”王俊凯又回答一遍,“你要看见我了。”

 

“这不会是我在做梦吧?一会儿一蹬腿儿就醒了。”

 

“除非我也在做梦,咱俩在做同一个梦。”

 

“有可能吗?”

 

“不知道。但我还有一个路口就到了。”

 

“。。。。。。要是你快到的时候,我醒了,怎么办?”

 

“继续睡。我还在里面等着你。”

 

“睡不着怎么办?”

 

“让我想想。。。”

 

 

 

王俊凯交了钱走下车,王源就坐在马路另一边。

 

他穿着一件商务休闲的米白衬衣坐在路灯下,手指间有一根烟,身旁还有个胡乱丢着的羽绒服。

 

他朝着那人走近,可以看见他脸上的泪痕,和脚下四五只烟屁股。

 

 

 

“喂?王俊凯?王俊凯?”

 

“我在。”

 

“我还以为我要醒了。。。”

 

“你是该醒了。”

 

 

 

他走上去,夺走了王源指缝间的那根烟。

 


 


评论(318)
热度(1931)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