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36)

36. 濒死的鱼

 

上午王俊凯九点钟醒了,见王源没回复他,就以为那人正酒醉赖床呢。他妈去上班了,早饭留在锅里。算一算下周就要去法国了,又可以无拘无束朝夕相处,王俊凯刷牙时都在哼歌。

 

十点半那会儿他给王源去了条短信,问醒了没,十一点半也没人回。

中午他妈打电话让他去医院,说几个同事吃自助餐,他一大小伙子过去吃的划算。重庆五月末的正午,太阳能把人憋死,王俊凯下了公交车走在路上,汗涔涔,没动静的手机让他心里发冷。

 

别是生气了吧?

 

他去翻自己那段话,

【宝宝我后悔了。我可以为你回国,但我其实不愿你接班。我尊重你的家庭,但这样的生活方式我还是难接受,一想到你要天天陪酒应酬,我真的很心疼。我承认换做任何别的男人,这样的生活方式我会觉得很正常。不是我把你当做女孩子,而是我真的没法把你当做“任何别的男人”。理智上我明白你是个男人,不需要也不喜欢被养在家里。但情感上,你在我心里其实只有一点点大,特别小,还需要人保护。或者说,我知道你不需要什么保护,但我就是有了保护欲。我承认有时候在我自己的幻想里,你可以呆在家里,我下班回家就能看见你,你可能会跟社会脱节,可能会跟不上周围的变化,但是你会活在一个单纯、快乐的环境里。再过分一点,我甚至有过几秒要把你锁在家里的念头。我知道这不现实,我也不会真的剥夺你的自由,让你对我由爱生恨,但一想到几年后你可能天天要过这种应酬的生活,我真的不觉得自己能有定力在外面老老实实等你出来。我知道很难,但是我们能不能再考虑考虑别的可能性?或许这并不是唯一出路呢?】

 

他读了两遍,怀疑是不是自己语言表达能力有限,让王源误会了,生气了,所以才不回复。他打过去,王源的手机关机。

于是他只好又发,

【昨晚的话,你千万别误会我的意思。我知道自己话总说不好,不容易正确表达,你别不理我,咱俩见一面吧,你听我解释。我并不是说你这样我就不喜欢你了,也不是说如果将来只剩这条路,我就会放弃你。】

 

【源源,你别不理我啊】

 

他走到了医院附近的饭店,他妈在门口招他进去。

“怎么了?出事了?”

“没。。。一个朋友联系不上。”

“朋友?哪个?”

“王源儿。”

“怎么,你找他有事?”

“也不是,本来约了今天下午打球,他突然联系不上,我怕有什么事儿。”

王妈妈看他一眼,“先吃饭吧。不管什么事儿,也得先吃饭。没准人家下午就联系你了。”

 

王俊凯那顿饭吃得不是滋味,他同王源处了八个月,不是没过摩擦。但就像王源一开始说的那样,男生没女生那么事儿,有了摩擦也不至于关机玩失踪,有一方先示好也就过去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那段话触了王源的逆鳞,就发给腿哥小伍看,问他们怎么想。

腿哥和小伍都表示太肉麻了,虐狗,哪里是来求助分明是变相秀恩爱。

王俊凯说我真觉得没那么简单,他从来没这样不理我,真的是一种感觉,第六感你们知道吗,我心慌。

腿哥说你要是个女的,我就信你的第六感,问题是你带的把儿高中厕所我都见过了,实在无法相信你所谓的那种感觉。

王俊凯说我认真的。

小伍说我不是gay,跟王源也没那么熟,但就我个人来说,你这段话我应该不至于误会到哪儿去,也不至于不理你。当然了,王源显然和我不是一种人,你也不能指望我和腿哥把关呀。

 

王俊凯觉得有道理,又给周小粥发了,说你睡没,睡了也快起来。

周小粥看了看,说就那么简单的意思,你是扩写句子呢?罗里吧嗦整一堆有的没的。但虽然如此,我觉得王源跟你这么久了,也该习惯你的语言能力,不至于误会吧。

王俊凯说那怎么不理我,短信微信我都发了。

周小粥说不就一上午吗,没准是睡过头,或者手机没电了,你再等等。

王俊凯说你不知道,我真的,就是,就是心里觉得这事儿不太对。

周小粥说那你再打几个电话,实在联系不上就去家里找呗,都在一个城市。

王俊凯说我没去过他家。

周小粥说你不知道在哪儿吗?

王俊凯说知道地址,但万一他家人在呢?

周小粥说你一个有室友身份作掩护的,怕啥?

 

王俊凯觉得有道理,吃了午饭和他妈说了声,就边打电话边往鱼洞去了。

 

王源家住的偏远,又是稀稀拉拉的别墅区,只能靠出租车。司机师傅说你去找同学啊,王俊凯嗯了一声,没心情搭话。

二十一岁的人了,不至于连最基本的假设也做不出。他心里有那个想法,又不敢细思。因为思量再多,要真是那个情况,他卸条胳膊断条腿儿也没用。不怕有困难,怕的是铜墙铁壁,梗着脖子撞得头破血流也于事无补。

 

王源家院子里的青草碧绿,树也茂盛苍翠,大太阳下面王俊凯看了,却觉得一片灰白。他按响铁栅栏上的门铃,过了一会儿,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走了出来。

那女人皮肤很白,一双大眼,有着和王源一样的唇形。她踩着拖鞋走过院子,王俊凯心想八成是王源那个定居澳洲的亲姐。

“您好,我叫王俊凯,是王源的朋友,来找他一下。”

“王俊凯?”

“对。我们俩在加拿大是室友。”

“你走吧,王源最近要跟着家里做事,手机什么都不用了,没时间出来玩。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王俊凯心一下沉得像绑了秤砣,“那、那他,就是,下个月还回学校吗?”

“你觉得有可能吗?”

“。。。。。。”

王炎叹口气,“你是聪明孩子,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别想着来找他,你见不到。也别想着联系他,他网都不上。”

“可他还没毕业呢!”

“国外大学,又不用赶着四年里毕业。”

“可是,那也总要。。。”

王炎微微笑了下,“是啊,总要毕业的,总要回去念完的。明白了吧?”

“恩,明白。那。。。他现在。。。还好吗?”

“你觉得呢?”

“他身上有伤吗?”

王炎只是回答,“还指望他接班呢,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家的孩子,你放心吧。”

王俊凯眼里没泪,却让人觉得随时能哭出来,“你能不能跟他说,让他照顾好自己。”

“好。”

王俊凯越过王炎的肩膀往后看,每扇窗户都拉着帘子。

他对王炎的了解太少,甚至可以说,就连王源都对他姐没多少了解。按照王源的说法,他们自幼不在一起,王炎更是因为王源的到来被早早送出去,对王源鲜有什么主动关怀。然而这一刻除了面前的王炎,他又并无任何其他的门路可走。

 

“姐姐。”他这么喊着,“你能不能帮我给他带几句话,我主要是,就是,怕他联系不到我,身边也没别人,自己想不开。”

王炎看起来还是很有距离感,只是淡淡回答,“你说吧。”

“就跟他说,八月末我从法国回去后,我就还在T城,哪儿都不会去。什么都不会变。让他。。。让他照顾好自己,我。。。”

王炎见他久久没下文就问,“什么?”

“没什么。这些就够了。你。。。您会帮我吗?”

王炎淡淡笑了笑,“可能会,可能不会。你回去吧。”

 

王俊凯又往后看了几眼,问王炎说,“他能看见我吗?”

“应该不能。”

王俊凯没动,还是盯着那些窗户看。

“你走吧。”

“。。。恩。谢谢你。”

“没什么。”

 

王俊凯知道自己再站下去,被王源父母看见,只能引起更大的反感。王炎会不会帮他,这一点他也没把握。他没别的想法,也没脑子去产生别的想法,只三个念头——王源会知道他愿意等吗?王源知道他等的下去吗?王源对他的喜欢,有没有多到经得起时间距离的消磨,保鲜到再次相遇的那一天?

 

八个月的感情,说多显得夸张,说少又足够磨合出枕边人独有的默契。感情要看深度,但时间的长度在某些方面可能更加重要。人需要几十天去形成一个新习惯,八个月里养出来的习惯,又经得起几个月去遗忘?

他没叫车,行尸走肉一样走在马路边,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淌,蛰疼了眼睛。

 

他和王源都是大人了。

他们的感情虽然不够久,但很稳定。

他们的未来并不是一条死路,热恋时期被打断,哪怕是混了叛逆的因素,感情也该更加浓烈,大把的时光等在失联后面。

 

没关系的。

会过去的。

会过去的。

 

 

他前面走了一对情侣,女生从男生的炒酸奶碗里挖出一大勺蜜豆。

王俊凯呆到那里,然后不受控制地坐在路边,将脸埋进膝盖,闷声大哭。

 

王炎走回去,他父母都在客厅坐着。

“走了?”

“走了。”

“去叫李大夫过来一趟吧。”

“好。我去看看他。”

 

王炎象征性敲了俩下门,进去就看到王源脸朝天花板一动不动躺在那儿。

 

“他刚才来了。现在已经走了。”

“恩。”

“我给李大夫打过电话了,一小时后就到。”

王源闭了眼,“恩。”

“你怎么想的?这次已经玩脱了,有什么打算吗?”

“还能有什么打算。”

“能打算的多了。”

“你知道我没资格跑。”

“资格。。。人身自由是你的合法权利。”

“姐,你知道我意思。。。姐,”王源又睁开眼,看向王炎,“他下周去法国,我想去送机。”

王炎挑起了眉毛,“所以说你还是有点打算的。”

“他凌晨五点的飞机。”

“周几?”

“周四。”

“我下周日才回澳洲。”

“你帮我吗?”

王炎等了一会儿才回答,“看你到时候身体情况再说吧。”

“。。。好。”

 

王炎转身往门外走,又折回来,“如果不是这次赶巧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家里说?”

“。。。。。。”

“你不打算?!”

王源闭了眼,王炎睁大的眼慢慢恢复正常,轻叹了口气,“你也是真行。”

说完就走了。

 

王源看着天花板,恨不得把那排欧式花纹看出个洞,他腿疼,胃疼,脑子也疼,心疼不疼感受不出,只是一想到王俊凯此刻正独自往回走,就不禁攥起拳头。

王炎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还能有什么打算?

 

等这段感情自然死亡,他了无遗憾回国结婚,然而这算盘再响也终究是被踩碎了。

正浓烈的时候,他不是机器,要怎么说断就断?他还没来得及被王俊凯戳到雷点,还没来得及厌倦王俊凯执拗的好胜心和偏执的控制欲,还没来得及嫌恶王俊凯精打细算的生活方式,甚至还没能学会在王俊凯深情看自己时,控制住飙升的心跳脉搏。

 

这些事情虽是从他心里生出来的,却又完全不归他管。觊觎了两年的人,一朝得手两厢情愿,日子过得尽是熨帖踏实,要怎么因这个意外戛然而止?

止不住啊。

 

还能有什么打算?

数着分秒等待和王俊凯的下次相遇,算是个打算吗?

 

王俊凯在马路上哭了挺久,中午到底吃了些饭,但不知是不是阳光太强,眼前一片星光。他手脚发软,也没多少站起身的打算。

起来做什么?

起来能走去见王源吗?

 

坐在鱼洞马路边和躺在自家床上,没区别的。

 

三个小时后他脑子乱哄哄,耳鸣得厉害。他的嘴唇干裂,睁开眼看见一片红色。

他拿出手机,眯着眼用软件叫了辆车,赶在不省人事前挣扎着回到家。

他妈和他爸都已经下班回家,被他这鬼样子吓到。他爸问怎么了,王俊凯张嘴声音却哑的不行。

“没事,可能有点发烧。”

 

专业护士给他测了体温,表示不是有点发烧,是有点发高烧。

他家医生护士基础药品器材应有尽有,很快王俊凯就被收拾妥当晾在床上睡大觉了。

药品作用或是心里逃避,他睡得很死,也睡了很久,只是被一个接一个的梦魇住。

 

有时他和王源在T村家里的客厅沙发上,王源边吃薯片边看电影,自己就坐在旁边,顺手揉着他颈后那颗痣。然后电视上某个画面闪过,王源被吸了进去,独自站在沙漠中,透过屏幕茫然看着自己。

他张嘴喊王俊凯,只有嘴型没声音。

自己对着屏幕大喊王源,源源,意识到他听不见,拼命去拍那屏幕。

他看着王源变得恐慌,身子往下陷,没多久沙子就埋住了他的肩膀。

王俊凯快要疯了,他去砸电视,碎掉的地方只露出黑窟窿,里面有密密麻麻的各色电线。王源的脖子已经埋在沙子下了,他呼吸困难,眼眶红了。王俊凯拼命呼喊却又无计可施,在沙子灌入王源口中那一刻,梦又去了下个场景。

 

王源坐在床边,一脸担忧地握着自己的手,“王俊凯你发烧烧的好凶啊。”

他想说你没事?你没事就好了。可动不了嘴巴,只能握紧王源的手。

接着有个黑影出现,捂住王源的口鼻往外拖。

王俊凯要起身,却连手指都动不了了,他看着王源离自己越来越远,喊不出一个字。

 

然后是他们一起去过的水族馆,他举着冰淇淋跑回去,看见王源被关在玻璃水箱中。他去敲玻璃,又去找水箱的入口,可一无所获。王源的脸在水中苍白不堪,他嘴中吐出泡泡,表情痛苦。他张嘴要说什么,一股水灌进去,他开始拼命挣扎,水花增多,多到王俊凯连他的身子都看不清了。

 

 

王源被上了药,迷迷糊糊睡过去。

他梦见自己和王俊凯之间隔了一个玻璃罩子,王俊凯的表情那么恐慌,他开口喊王俊凯、王俊凯,你怎么了?话说出口却一点声音也没。王俊凯用力去砸那玻璃罩子,拳头里渗出鲜血。他喊王俊凯啊,王俊凯啊,你别砸了别砸了。王俊凯在玻璃那头,眼都红了,带着血的手还在不断撞击罩子。王源突然觉得心里好难受,难受地呼吸不上来,他挣扎几下就醒了,王炎在他身边大喊,“妈!妈!他哮喘犯了!”

 

他的胸腔剧烈起伏,躺在床上像脱了水濒死的鱼。


评论(235)
热度(1323)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