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35)

35. 我们处的很好

 

机票是王俊凯订的,王源看是经济舱,也没说什么,心里其实还有些激动。

经济舱处女飞献给王俊凯,位子紧紧挨在一起,也挺好的。

 

候机的时候许多中国人,没准哪几个就会一路跟着到重庆,虽说并不认识,可即便还没回国,处在一群中国人里面,下意识就局促起来。他俩也不敢多交流,王源打手机游戏,王俊凯看哔哩哔哩。王源的票本是中间,王俊凯上了飞机就让他去坐自己靠窗的位置,隔开了王源和一个中年女人。两个人都困到不行,身上盖了毯子,藏在下面的手偷偷握住,颈枕和颈枕贴在一起,歪头睡过去,天灵盖抵着天灵盖。

 

第一次发饮品的时候,王俊凯迷迷糊糊醒了,又拍拍王源,鼻尖恨不得碰到他的脸颊,问他喝什么。刚问完,他自己清醒过来,意识到这距离多么暧昧亲近,连忙拉开了些,默默祈祷别被什么人看到。王源揉揉眼说冰可乐吧,王俊凯给他要了杯牛奶。

王源说那你还问什么问,王俊凯说万一你要的是热红茶或者番茄汁呢。

 

飞机要飞十几个小时,王俊凯去戳面前的机载屏幕,点世界电影,出来了一部20 once again。电影上的时候他不在国内,也没想着去下载,就问王源说我们看这个吧?王源说可以啊,把自己面前的屏幕也调出来,同时按了播放键。

电影看完后王源心想——可真烂啊。

王俊凯说,“还挺感人的对吧?”

“恩。对。”

 

吃了飞机餐他俩又睡过去,醒了后一起去个厕所,王俊凯又找电影,找出个Women Who Know How to Flirt Are the Luckiest。王源拿出包里的薯片,边看边吃。某个画面过去后,王俊凯点了暂停,看周围人都睡着了就把嘴贴在王源的耳朵上,笑着吐热气,“兔兔那么可爱,好想吃兔兔。”

 

舱内昏昏暗暗,哭闹的孩子也入梦了,一时间只剩飞机轰轰的运行声响。王源被王俊凯弄得起了半个身子的鸡皮疙瘩,又回他说,“对啊。可我是龙,你才是兔兔。”说完就往左扭头,咬了一下王俊凯的嘴唇。

 

“别点火了。地方不行。”王俊凯舔了舔自己的嘴,压着嗓子说。

“恩。。。”王源又往周围看看。

 

最后怀着鬼胎,电影也看不下去了,他们就玩起对方的手指头,玩了一会儿又停下来。

“不行。”王俊凯说。

“恩对。”王源回他,视线都不敢交汇。

 

王源找出庞麦郎合集,两个人头各扭到一边听歌静心。

转机回重庆的途中,没有毯子掩护,两个人只敢肩膀贴着肩膀。王源在王俊凯耳边轻声说,“不能天天一起了。”

“是啊。。。”

“没事儿我每天都去找你。”

“我也可以去找你啊。”

“鱼洞太远了,打车估计一次四十多。我开车去找你,反正去你那边也有的吃。”

“你想吃什么?”

“我什么都想吃。”

“好,带你去吃。”

“感觉还是有点。。。”

“恩?”

“唉。”

“恩。”

 

深夜的航班人不多,王俊凯让王源陪他上厕所,趁没人注意,进了一间。狭窄的空间两个男人需要紧紧贴住,王俊凯把王源抱了个满怀,在飞机的轰鸣声里箍紧了。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又组织不出什么言语,只能争分夺秒去和王源接吻。

 

到了江北机场,王俊凯的父母正站在出口等他。

王俊凯和王源各拖了一个大箱子走出来,一个蓝短袖牛仔长裤,一个绿短袖牛仔长裤,还专门找了不一个牌子的球鞋。即便是这样,一起走出来的画面还是让王俊凯妈妈眯了眯眼。

 

“妈,爸。这是我朋友,王源儿。”

“叔叔阿姨好!”

“唉你好你好,小凯一直提起你。”

“嘿嘿,我们是室友嘛,合租。”

“这么晚了,家里有人接你吗?要不我们送你。”

“不用不用,有人来接。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那行,那我们先走了啊。”

“好的好的,叔叔阿姨再见!”

 

王俊凯说,“过几天来我们家吃饭啊!”

他妈自然要接腔,“是啊,到时候来家里玩。”

“好的好的。”

 

王俊凯便不敢再说什么,跟着父母出去了。王源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才走出去,自家司机果然坐在车里等着。他走进,司机下来帮着搬运行李,王源说我爸妈呢,司机说都在家呢,给你做了饭。王源心想也是难得,难得在家等着,还给做了饭。他闭着眼坐在车后座,和王俊凯家的车分道扬镳,一时间疲惫感袭来,脑中走马观花,全是和王俊凯朝夕相处的画面。

那边王俊凯在私家车里,就接过他妈递来的饭盒,说怕你路上没吃好,先吃点青椒炒肉垫垫。王俊凯吃着嘴里的,心里又惦记起王源,想着他这会儿大概还在路上,八成不很好受。于是嘴上回着他爸妈的问话,单手迅速给他发了个短信,只一个【❤】。

他妈说你刚下飞机玩儿什么手机啊,王俊凯说提前换了国内的卡,腿哥他们让到了就发个短息报平安。

 

他这谎话难得没结巴,说完只敢埋头吃饭。

王源在车里收到那短信,一时间是甜是苦也分不清了,回复内容删删减减,最后也只发出去一颗心。

 

到家后王源妈妈问他是不是待四个月,王源说不是,后俩月还要回学校上课。他爸说这也挺好,是该开窍了。王源问我奶奶呢,他妈说你奶奶身体不如从前,在山里疗养院,不知道你要回来,你歇几天进山去看看她。王源说好,又问不是什么大事儿吧?他妈说还能是多大的事,人老了,都是自然规律。

 

王源他妈久未下厨,还不如王俊凯一个新入门的厨子靠谱,王源带着三分感动三分新奇两分饥饿和一分责任感,把饭给吃得差不多了。

王俊凯睡前给王源发短信,说你到家了吧?王源说到了,刚吃了饭打算去洗澡。王俊凯说你洗吧,我等着。王源把手机带进了浴室,新手机。他上一个6+在四月一号洗澡时掉浴缸了,他吱吱哇哇乱叫,王俊凯吓得半死,碗洗一半跑进去。

“我手机掉水里老。”

“我看看。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蠢,不行我要拍一张。”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我记得是要用吹风机吹干,你洗吧我去试试。”

“别,放进大米袋子里就行。”

“真的?”

“恩恩。”

“好。”

后来王俊凯还发了微博,在他那个三千多粉丝的账号上说,“他把手机掉水里了,怎么办,在线等,不急。”

 

王源拿着手机进浴室,想到二十天前的那一幕,心里更失落。他开了水龙头给王俊凯打电话,王俊凯接了,声音很轻。

“老王我想你了。”

“我明天就去找你。”

“我去你那儿。”

“也行,都行。洗澡吧,洗了跟你说晚安。”

“好。”

 

 

 

王源以为第二天家里一定没人,谁曾想他爸妈都没走,说要带他一起去打高尔夫。王源说时差还没倒,不很想去。他爸说运动运动,白天别睡觉,晚上一困就行了。王源没话讲,只得跟上,同王俊凯发短信说自己不知道几时才能回来,王俊凯说那也没办法,随机应变吧。

后来他们傍晚回来了,他父母有应酬,王源连忙往市里去。他整个人困得要死,不敢开车,就打了出租,走到一半才想起联系王俊凯。王俊凯说今天周末,我爸妈都在家呢。你快到了给我个短信,我就说下楼买个冰棍。

 

王源没敢进他们小区,站在马路牙子下等,王俊凯风风火火跑出来,说你是不是傻,怎么不在树荫下站着。王源说困,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王俊凯说我也是,太热太挤太闷气。

他们下意识想要牵手,又被街上的汽车尾气拉回现实,王俊凯说走吧我们去吃冰。

吃了冰王俊凯问王源晚上吃什么,王源说不知道,王俊凯给他妈打了个电话,说遇见了某个初中同学,打算一起随便吃点,让别做他的。他妈说已经准备好了,都是他爱吃的,王俊凯说那他少吃点,回家再吃点。

 

王源等他挂了电话,就说你还是回去吧,阿姨都做好了。王俊凯说没事,你想吃啥子嘛?王源说吃点冷的吧,好热。王俊凯带他去吃凉面,边走边感叹两年没回来,街上都变样了。王源说我家那边倒还那样。吃了饭王俊凯领他去附近公园,走进去才发现哪儿都有人,心里很苦。王源说王俊凯你陪我去麦当劳上个厕所吧,于是又在厕所隔间里亲了吻。

 

王源说这可好,两个月里就只能在厕所碰碰你了。王俊凯说还是要去有床的地方,王源正在洗手,见没人就往他身上泼水,“流氓。”

“你不需要吗?生理需要。”

“。。。也不是不需要。。。”

王俊凯见厕所只有个小男孩进了隔间,就走到王源身后,看着镜子里他的脸,拍了下他的屁股。

王源吓得一震,想说你是想干啥,话到嘴边口误,“你是想干我!”

王俊凯笑了,在他耳边说,“是。天天都在想。”

王源几乎要恼羞成怒了,又见不得镜中自己通红的脸,挥手往外走,“我该回去了你也该回去了我们改天见拜拜拜拜。”

 

然后跑了三十米打到出租车,头也不回走了。

王俊凯站在街边看着车屁股,笑得叉腰。

 

后来到底没能每天见面,王源去山里看他奶奶,走了三天。五一王俊凯腿哥小伍约着在北京见面,王源也编了个理由一起去了,公众场合他俩顾虑太多,只能在快捷酒店里腻歪到一起。腿哥说你们太腐败了,千里迢迢过来不旅游,就为躲在宾馆干坏事儿,就呆在重庆开房不成吗?!

“不成。”

“不成。”

 

从北京回来后王俊凯让王源到他家吃饭,王源说风险太高了,王俊凯说就是为了让我妈怀疑怀疑。王源硬着头皮去了,大包小包拎了不少,王俊凯妈妈一开门吓得不轻,嘴上说着你这孩子,来家里吃饭你带这么多是干嘛。心里却是更往下沉。

 

王俊凯他爸出差做手术了,他妈做了一桌子菜,王源吃完想拍马屁,差点说小凯做的比您差远了,被自己的第一反应蠢哭,吓出一身汗,挤出笑容说阿姨手艺真好。

王俊凯妈妈笑了笑,说你们俩在外面怎么吃的呀?平时谁做饭?

王源说我们课表不一样,也不怎么一起吃。

王俊凯说,“听他胡说,他不会做,我做的。”

王妈妈笑容僵了僵,“人家都说了不一起吃,你就会给自己揽功劳。”

“我是说偶尔嘛,偶尔一起吃的时候。”

 

要不是怕他妈看见,王源恨不得在桌下踢死王俊凯,但他怕,所以只能埋头吃饭。

 

饭后王源说我来刷碗,王俊凯妈妈说哪儿能让你来,你们俩去玩吧。王俊凯说还是我来吧,就端着进厨房了。

王源看看王俊凯他妈,笑笑,心里早把王俊凯踩死了。

 

王妈妈又问了问他们的生活,王源避重就轻添油加醋应付了。王俊凯出来后他妈说你们下午要出去玩吧,王俊凯说我们去打篮球。他妈说大热天别中暑了,前几个星期也是经常去打,你啥时候这么喜欢打篮球了?王俊凯指着王源说,他喜欢,跟他一起玩儿了之后就也更喜欢了。

 

他们俩走出单元口,王源使劲儿踩了王俊凯的鞋,王俊凯痛的弯起腿,“你谋杀亲夫啊?!”

“你是不是有病?!”

“脚被你踩肿了算吗?”

“王俊凯你疯了。”

“没疯我能弯?两周前杨幂来重庆,我还去陪你打篮球,疯大半年了你才发现?”

“你。。。”

“我知道你怕,但这是我家的事儿,真有什么了也不会牵扯上你,你放心。我也不是给你压力,你不用跟家里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你的事不是我的事。”

“不是,也不能这么说。我的意思是,就是,诶呀,你知道我啥意思。”

“。。。。。。”

 

后来王俊凯推着他的肩膀往前走,给他买了一大份芋圆。王源吃着吃着心情又好了,还去挖王俊凯那碗里的芋头块。

王俊凯那天回家后他妈问,“你和那个王源,关系很好啊?”

“恩。我们处的很好。也处了大半年了。”

他妈没去一字一句的扣,不知是听不出还是不愿想,回屋看电视了。

 

五月中旬王源跟他爸出去应酬,王俊凯过了十点给他发短信,王源二十分钟后才回复,说还没结束。王俊凯给他打电话,王源只得跑去厕所接,王俊凯说你是不是喝多了,王源说还行,有点上脸而已。

王俊凯说你都连续三天了,还要不要胃了?回家。

王源说你闹什么,这怎么能说走就走,又不是咱俩出去喝酒吃饭。

王俊凯说不是还有你爸吗,你就说不舒服,快走吧,你再喝非要喝吐。

王源其实前天就吐了,只是没敢跟王俊凯说。

“快结束了,快结束了。”

“那你在厕所歇一会儿,躲会儿再回去。”

王源哭笑不得,揉揉额头,“别开玩笑了好嘛。”

“你还要不要身体了?!你爸也是,怎么这样。”

“我爸怎么了?”王源笑笑,“你啊。你应该想想,将来我接了班,我就是我爸这样。”

“做生意身体就可以不要?”

“你爸做连夜手术就是爱惜身体?”

“那不一样。他那是工作。”

“我们这吃吃喝喝,也是工作啊。”

 

王俊凯沉默了,王源说,“你别生气了,我回去再跟你好好说,出来太久真的不好。”

 

晚上王源到家连澡都不敢洗,站不稳也没力气,尽量语气正常地跟王俊凯互道了晚安才放心睡过去。谁知道王俊凯在王源醉醺醺的几小时里想了很多,多到说过晚安他也安不了,打了一段剖心置腹的话发过去。

 

王源睡得死,忘了开飞行,他妈煮了醒酒汤给他端过去,手机上正亮着新消息的提醒。屏幕上只有前几句话能显示出来。

 

[王俊凯]

【宝宝我后悔了。我可以为你回国,但我其实不愿你接班。我尊重你的家庭,但这样的生活方式我还是难接受,一想到你要天天陪酒应酬。。。】

 

王源他爸在楼下喝了醒酒汤,红着脖子走上楼,看见王源他妈站在那一动不动。

“怎么了?”他问。

王源妈妈拿着手机,脸发白。






评论(215)
热度(1307)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