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33)

33. 天啊我们怎么会是这种人

 

王源早上醒了感觉身上不太舒服,一睁眼就看见王俊凯盯着自己看。

 

 

 

“你有没有不舒服?”问话时的语气都透着好心情。

 

“没有。”

 

王俊凯看着王源睡眼朦胧的小脸就受不了,笑着去亲他,咬糯米团子一样黏黏扯扯亲个没完。王源还没完全清醒,并不回应他,只是乖乖躺着任他咬。

 

 

 

后来王俊凯熬了皮蛋瘦肉粥,在网上学的法子,米粒软烂,咸淡适中,两个人消灭了一整锅。

 

王俊凯问王源想没想好圣诞怎么过,王源说他都行。

 

 

 

他是真的都行。

 

跟王俊凯在一起之前,他凡事都要过遍脑子,演绎出各种可能情况,目的简单明确:拿下王俊凯,谈个恋爱。

 

等他真拿下了王俊凯,一时间没了执念,上个梦想刚兑现,下个梦想还没露脸,过日子反而无所谓起来。在家吃也好,出去吃也好,睡懒觉也好,乖乖去上课也好,和朋友约着打篮球也好,怕王俊凯吃醋跟去图书馆陪读也好,真的都行。

 

和王俊凯一起去阳光沙滩旅行挺好的,和王俊凯一起困在冰天雪地的小公寓里也挺好的。他都有王俊凯了,还真没别的什么特别想要。

 

 

 

“你别都行啊,要是出去,咱就得尽快订机票。”

 

“我真的没想法啊。。。以前要是不打游戏,也挺喜欢跑出去玩,一个人在家呆着没意思。但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嘛。感觉呆在家里也挺好的。”

 

这话中听,王俊凯恨不得笑出牙龈,王源看他这幅样子也是无奈,“平常你都忙飞了,要不咱就呆家里歇歇吧?”

 

王俊凯眯着眼说,“好啊。”

 

计划一订,王源就又有了想法,“诶要不我们放假期间,每天都去一家新的店吃东西,吃遍T村你说怎么样?”

 

王俊凯捏着他的手指头说,“好啊。”

 

 

 

下午的时候周小粥打来电话,说蓝莓想逛街,她们就打算去Montreal玩,问王俊凯和王源要不要一起。王俊凯正坐在咖啡店里看王源咬牛角包,他递上去一杯抹茶拿铁,跟周小粥说你们好好玩吧,我们俩已经有计划了。

 

“什么计划?”

 

“吃。”

 

“王源对你的影响可真不小。”

 

“对,感谢王源让我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

 

王源听见这话抬眼看他,王俊凯也没解释,笑着伸手去呼噜他头毛。

 

 

 

圣诞节期间王俊凯他妈找他视频,说你没在宿舍啊,王俊凯说没有,我打算搬出宿舍了,跟王源一起住。

 

“怎么,住宿舍不好吗?”

 

“也还行吧,搬出来住房租便宜。”

 

“大冬天踩着雪去上课,要我说不如就还住宿舍。”

 

“恩。。。我再考虑考虑吧。”王俊凯扭头冲卧室喊,“王源儿!”

 

 

 

王源还以为他视频完了,踩着拖鞋跑出来,跟屏幕里王俊凯的妈妈打了个正面。

 

“妈这个就是王源儿。”

 

 

 

“阿、阿姨好。”

 

“你好你好,小凯一直跟我提起你。你们玩得好啊。”

 

“恩。。。挺好的。。。”

 

“在外面朋友就很重要,你们要互相照顾。”

 

“恩。。。好。”

 

“暑假你回国吗?”

 

“回吧。”

 

“那到时候来家里玩儿啊。”

 

“好,好。”

 

 

 

王俊凯把摄像头对准了自己,“不早了,我们洗洗就该睡了。”

 

“好,你们早点睡,我去做午饭。”

 

 

 

 

 

王俊凯关了视频,扭头笑王源,“你那张嘴呢?不知道的看你这样子,还以为你要进考场。”

 

“那可是你妈啊!”

 

“废话,不然是你妈?恩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你叫我出来打什么招呼,万一露馅儿咋办?”

 

“就是要露馅儿。”

 

“王俊凯你484有病?”

 

“反正将来也要说,现在一点点让她有个怀疑,比之后一下子打击要好。她也能有个时间考虑,省得一竿子打过来,只顾着气了。”

 

“你家可就你一个。”

 

“加上你就是俩了。”

 

“你妈可不想再要个儿子。”

 

“人生不能事事如意。”

 

“。。。”

 

“明天吃火锅吧?”

 

“好。”

 

 

 

平安夜那晚,他俩吃的是火锅。

 

没来得及在网上订煮火锅的锅,王俊凯就用炒菜锅充数。两个人搬了两把椅子,坐在厨房,围着炉子,配了中国超市买的海鲜酱,吃得很撑。

 

 

 

饭后王源懒懒的往沙发上一趟,不动。王俊凯其实也懒得动,但碗筷不洗他心里又膈应,只得收拾利索。

 

 

 

王源问王俊凯接下来要做点啥,平安夜大街上鬼都没有,都回家团聚了。王俊凯说斗地主吧,我们两个人玩。

 

 

 

王源说好。

 

然后才开始思考斗地主要怎么两个人玩。

 

 

 

其实王俊凯也说不出要怎么个玩法,最后玩起了接竹竿,王源手气好,一下子吃了王俊凯好多牌。王俊凯皱皱眉,王源立马说这游戏全凭运气,一点也不能体现玩家能力。王俊凯没明白过来,还在想王源是不是嫌赢得太轻松了没意思,就说那换个别的?你想玩什么?

 

王源说我都行啊。

 

王俊凯说你又都行。

 

王源说我真的都行。。。

 

王俊凯想了下,说你是不是有一段时间没怎么打游戏了,你不是帮主吗?

 

王源一听王俊凯叫他帮主就羞耻得不行,“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期末考到现在是没怎么上。”

 

“要不你打吧,我看看。”

 

“你看什么?”

 

“看你那么喜欢的到底是啥。”

 

王源把手机调成自拍模式,举到王俊凯面前,“看吧。”

 

 

 

王俊凯愣了一下,扬着嘴角夺过手机,把王源压在沙发上亲。

 

没刷牙,这个吻就充满了火锅底料的辛辣咸香味儿。

 

放假窝在家里,身心放松,温饱不愁,淫欲四起。两周来这样不分时间不论场合不做计划的火,一点就着,小公寓的窗帘都浸染上一股子噼里啪啦烟火气。

 

 

 

火气灭了之后王源打开电脑,王俊凯敞开腿从背后抱他。

 

【我考完试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是我的错觉么?】

 

【一定是你的错觉】

 

【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也不是东西】

 

 

 

【是我。】

 

 

 

【到底混入了什么?】

 

【是个人。】

 

【是个期末考考了一个月的人。】

 

【留学生了不起哦】

 

【期末能考一个月】

 

【了不起】

 

【真了不起】

 

【真真了不起】

 

 

 

【。。。你们好好说话。我的确不该失踪这么久。。。】

 

 

 

【也不是很久】

 

【对,不是很久】

 

【只不过是】

 

【我们被S吊打】

 

【了两周半】

 

【而已】

 

 

 

【什么情况?】

 

 

 

【就是我们被虐的情况】

 

【就是很多人都走了的情况】

 

【就是妹子们走得没剩几个了的情况】

 

【没关系】

 

【我们还好】

 

【就是有点痛】

 

 

 

【。。。。。。】

 

 

 

【然而这有什么呢?】

 

【这根本不算什么】

 

【世界上还有许多更重要的问题】

 

【需要我们去探索比如】

 

【帮主夫人怎么样了?】

 

【全垒打了?】

 

 

 

王俊凯看着屏幕,肌肉一僵。

 

王源手悬空在键盘上,有点想出冷汗。

 

 

 

【全垒打了。】

 

 

 

【哇塞!】

 

【哇塞赛!】

 

【塞塞塞塞塞!】

 

【感觉如何!】

 

【必定气魄山河!】

 

【回味如何!】

 

【必定血流成河!】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哦天啊我们怎么会是这种人!】

 

 

 

【感觉很好。回味无穷。】

 

 

 

【哦我的天】

 

【我的地】

 

【我的白云】

 

【我的黑土】

 

【我今年71】

 

【我今年75 】

 

 

 

【什么跟什么。。。】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们】

 

【失踪一个月就】

 

【跟不上帮会的】

 

【思路了】

 

【所以说】

 

【帮主夫人是不是彻底】

 

【把石榴裙摆放到】

 

【你头上了】

 

【换句话说】

 

【是不是已被你的魅力搞得】

 

【迷三倒四】

 

 

 

【我是第一天认识你们。我不仅被他的魅力迷倒,还有他的肉体。】

 

 

 

【。。。】

 

【我怎么】

 

【觉得】

 

【哪里不太对呢?】

 

【到底是哪里?】

 

【她是帮主夫人。】

 

【卧槽副帮主出现了!】

 

【还参与了八卦!】

 

【还点破了迷津!】

 

【啊】

 

【多么痛的领悟】

 

【帮主夫人好!】

 

【帮主夫人还蛮。。。辛辣】

 

【恩。。。有性格!】

 

【新时代女性!】

 

【好!】

 

【啪啪啪!】

 

 

 

【帮主夫。】

 

 

 

【?】

 

【啊?】

 

【等、等一下。。。】

 

【是手癌了还是。。。】

 

【手癌吧。。。】

 

 

 

【不是。】

 

 

 

群里一下子没音儿了。王源坐在王俊凯怀里,快熟透了。王俊凯手指离开键盘,握住了王源的,贴在他耳朵旁问,“帮主——夫人?”

 

“啊。。。就是他们一开始就误会了吗然后我也有打男子旁的他但是大家可能都没注意我也就没说什么毕竟你说对吧这种情况就是。。。”

 

王源的快语速被炸裂的屏幕打断。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老天】

 

【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帮主我们错了】

 

【我们再也不走了】

 

【哪儿都不去!】

 

 

 

刷屏的ID都是前段时间离开帮会的女玩家。

 

也夹杂着一两条【早知道这样她们能回来。。。】【帮主请你为了帮派的壮大多搞几次基】

 

 

 

【不对啊根据刚才帮主夫发的信息】

 

【语气里透着浓浓的】

 

【压制】

 

【那么说难道】

 

【我的】

 

【天老爷啊啊啊啊啊啊】

 

【谁快来把我打醒】

 

【请也顺手打我】

 

【还有我】

 

【我】

 

 

 

【是这样的。】

 

 

 

屏幕上消息太快,王俊凯看不过来,王源又怕群里提到他之前追“帮主夫人”的事,坐不安稳。王俊凯以为王源是面子上过不去,不自在,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兴起,没顾及他的情绪——好歹还是个帮主呢,是不是怕伤了威信?

 

所以在王源提出看个圣诞节电影就睡觉时,王俊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语气温柔地问他想看什么,还蹭了蹭他的脸。

 

 

 

【我们去看电影了。大家圣诞节快乐。明天起来我就重新组队,他吊打我们两周,我们就还个两月吧。】

 

 

 

王源留了这么一条信息,不再管空前热闹的群,趁穿帮前赶紧点了退出。

 

 

 

他们俩连体婴一样带着电脑挪到卧室,王俊凯搜圣诞电影,真爱至上冒了出来。

 

电影刚演到那场婚礼,王俊凯突然对躺在他身边的王源说,“这是我出来后,第一年有人跟我一起过平安夜。大一的时候,白人室友邀请我去他家过。那天他开车来接我,他妈做了烤鸡,连他爷爷奶奶都给我准备了圣诞礼物。吃完饭也一起看了个圣诞电影,然后他妈妈、他、他弟弟,一起开车送我回宿舍。当时我挺感激的,也挺感动。但是、就是、就是回去之后吧,就有点那个。。。”

 正儿八经国内过年的时候,他已经开学了一个月,到没多想家,饺子也是可有可无。反而是圣诞节看着身边人团聚,心里生出失落。 

 

 

王源扣了扣他的手心,“我前两年都回国了。家里不过这个节,也都忙。我就跟朋友出去耍。平安夜过了,凌晨三四点,一个人叫车回家。感觉吧,人多了太热闹,一个人又太冷清。就觉得人的心情真是难伺候,到底什么样才能舒服。”

 

 

 

王源没说实话。

 

喝的醉醺醺,坐在车后面回家时,他很清楚什么样才能舒心。然而那会儿只觉得自己偏执,把一个王俊凯看得太重,魔怔得狠了,真是自找不痛快。

 

 

 

王俊凯扭头就能看清王源的瞳孔,卧室落地灯昏暗,照样能辨出里面是自己的脸。

 

他冲他笑笑,他说谢谢你,王源儿。声音很低,很轻,眼角都是温柔。

 

 

 

王源心想谁谢谁还真不好说,你谢我出现,我谢你落网,你谢我暗恋多年偏执成瘾,我谢你活得充实自控,没早早随便跟了别人。谢来谢去也都没用,说到底也还是命。

 

 

 

所以他也冲王俊凯笑笑,“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自从有了你~生命就。。。”

 

王俊凯笑他不正经,好一句认真示爱,毁在琼瑶唱腔里。

 

电影最后也没看完——肚里装满家中的饭,身上盖了一张被子,手上牵着中意的人,心里踏实,就容易困。

 

 

 

 

 

 

 


评论(102)
热度(1507)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