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31)

31. 王源收割机

 

一个月了,除了林平川,没人约过王源。

王源没什么后悔的,王俊凯则是偷着乐,巴不得王源连林平川也丢了,只呆在他身边。他这点自私心思王源未必没发现,发现了也是放任政策,装没发现。

 

以往王俊凯打工赚的钱都直接用作生活费了,多出的部分付房租。他父亲年轻时家境贫寒,读大学恨不得三头六臂,四处做家教,依旧紧巴巴。家里拿不出什么钱,营养不良头发丝儿烫染过一般黄。自己打拼把日子过好了,难免要骄傲些,所以这些故事王俊凯从小听到大,即便幼时反驳“时代不一样了”,仍是被成功洗脑,巴不得尽早经济独立。

 

然而事情又开始有些不一样。

 

他跟妈妈视频,问了问家中情况。

“怎么?你是不是缺钱用?”

“怎么会,上次打的钱都快够我读到毕业了。”

“那怎么了?”

“我现在做的项目,帮人理财。我在想,要不要把打工的钱存一部分,也投进去。”

“你打算投多少?”

“先从三千刀开始吧。”

“三千刀,那就是。。。”王妈妈数学不好,吭哧半天。

“一万六七吧。”

“恩。。。既然你要做,至少五千刀吧。反正你也是要搞这个的。”

“五千还是。。。有点多。毕竟我就是新手,刚开始学。”

“刚才都跟你说了,家里不缺你那点钱,该学的学好,休息好,就行了。听你爸之前那些年吓唬你,哪有家里放着钱还让孩子觉睡不够饭吃不好的道理。那些工积累了经验就好了,我看是没必要一直做。”

王俊凯笑起来,“怎么,可不是小学唬我,找不来工作上街要饭你俩也不管的时候了?”

“你最近跟谁玩,我咋觉得牙尖嘴利不少啊?”

“没谁,王源儿。”

“哦,那个重庆的。”

“恩。”

“很玩得来啊?”

“恩。。。我们俩。。。很好的。”

 

王妈妈隔着屏幕沉默了一下,“那就好。也别太累了。大学了,妈妈之前也跟你说,有合适的,可以谈个恋爱。”

“恩。不早了,你睡吧。”

“我再等会儿你爸,他肯定一下手术就回家,大半夜估计饿得前胸贴后背。我给他做点吃的。”

 

王俊凯关了视频,王源揉着眼睛从卧室出来,“刚跟阿姨视频呢?”

“恩。跟她说一声我打算投股票的事。”

“你那是为了学习,她肯定没意见。”

“是没意见,但不是为了学习。学习,用别人的钱就行了。”

“那是为什么?手痒啊?”

 

王源站在他身后,王俊凯坐在椅子上,拉了他的一只手,“因为有钱很重要。”

“哦。”

“以前。。。我没想过要赚很多钱。我觉着吧,人太有钱了也没意思,能把日子过好就成,毕业后有自理能力,五年十年养得起一家老小已经不易。但是呢,计划赶不上变化。”

“什么变化?”

“还能有什么变化?”

“哦。但是,我就这么让你犯愁吗?我除了吃得多,也不用你花什么钱啊。”

王俊凯被他逗笑了,“不是。跟你在一块,太难了。我自己手里没钱,我就没底气。”

“因为我家里赚钱?”

“不全是。你看,咱俩以后的路,怎么想都不会好走吧。已经够难了,万一哪个节骨眼儿上还要缺钱。。。”他把额头放在王源手背上,“那可真是要命。”

 

王源沉默了一会儿,伸出另一只手顺了顺王俊凯的头发,“你明白吗,我优秀,就更要回去。我不优秀,他们也还是会要我回去。我比你想的要更喜欢你,真的。但他们要我回去,我就会回去。”

 

“我知道。你有你该做的,我也有我该做的。就像我之前说的,要是真到了那一天还没分开,我可以跟着你回去。”

 

快要圣诞节了,王俊凯忙着在图书馆复习,王源也破天荒坐在王俊凯隔间,看PPT。晚上十点半王俊凯收拾书包,蓝色那个。王源就背了绿的,跟在他身后,回王俊凯宿舍。用脑过度也是疲惫,两个人挤在浴缸里冲了澡,躺在床上看生活大爆炸。王源又爬起来,在零食箱里拿出一袋玉米片,王俊凯本想说大半夜的牙都刷了,看着王源瘦到吓人的腿终是作罢。

窗外是电影里才有的大雪,大片大片下个没完没了。王俊凯干脆爬起来,冲了两杯热巧。他们捧着热饮,跪在床上一起看雪。

“我还记得第一年刚来,看见这么大的雪,一下子就,特别震撼。”

“恩我也是。”

“你说都三年了,咋还是这么新奇雪呢。”

“大概是咱俩从小不见,憋了一二十年,缓冲期才格外漫长吧。”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些没什么实质意义的内容,心里生出些相依为命的暖意。

 

王源缩在被窝里说,咱俩现在跟过老年生活一样。王俊凯挑起眉,“你不喜欢?”

王源喝了口热巧,嘴上一圈沫子,“喜欢。跟了你后我简直从良,这都三四个月了,连pub都没去。”

“都说了跟着我是过老年生活,王爷爷您还想去扭啊?”

“老年人也需要娱乐生活!”

“恩。。。有道理。但是,娱乐生活。。。”王俊凯拿了他手中的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在家也可以做的。”

 

王源哧溜一下躺平了,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说,“老年人,就要有活力。既然做,就干一票大的。”

 

王俊凯笑场了,转身去锁宿舍的门。期末考试期间24小时静音,室友可能还在隔壁复习,他捂着王源的嘴,不出声干了票不太大的,心满意足搂着睡了。

 

周二上午他俩都有考试,九点到十二点。王俊凯提前一个小时出来了,去王源考场门口等。王源考试向来是潇洒派,看几眼,会的就写,不会的就蒙,总是一马当先交卷走人。只是今年跟着自家男人读书,坐在图书馆也不好全然不学,竟有了那么几分意思,考试时在两个选项中举棋不定,算是体验了次生活,时间结束才走出来。

王源现在没了许多顾忌,见了王俊凯就凑到他身边,离得挺近。

 

“饿死了。原来考试这么饿啊。”

“是啊,脑力消耗大,你之前没考过试吗同学?中午想吃什么?”

王源知道王俊凯晚上还有一门,就说“太饿了,直接就近吃吧?”

“就近。。。你昨天不还说吃学校吃腻了吗?”

“对啊,开车去附近吃吧。要不就还去那个印度餐馆儿?”

“好啊。”

 

还没走进印度餐馆,就听见里面放的印度佛教音乐。王源跟王俊凯本就被考试折磨得身心疲惫,一进去配着音乐和咖喱茴香八角味道,更是一阵恍惚。服务员把他俩带到靠窗的双人桌,店里供暖不足,棉袄都没法脱。点菜时服务员来倒水,明明是一个大罐子里的,王源那杯好多冰块,王俊凯那杯却一个也没。上菜后王源那份很辣,他吃得过瘾,又有点流鼻涕。王俊凯去给他要纸,服务员却说今天没有面巾纸,王俊凯只好去厕所拿了一些。

 

王源边吃边擤鼻涕,服务员看他那样子,就干脆放了一小玻璃壶的冰水在他们桌上。王俊凯给两人都添了水,他那杯仍旧一个冰块也没,王源那杯少说有六七个。

 

隐隐觉得不太对呢。

 

王源对王俊凯说出了这个事实,王俊凯说他也注意到了。两个人不约而同去看那一罐子水,上面还浮着一层冰。王源不信邪,大口吃饭,大口喝水,把王俊凯那杯也喝完了。这次他先给王俊凯倒,再给自己那杯添——

 

哦艹。

 

就在这时店里毫无节奏可言的印度佛教音乐突然画风一转,咿呀一声,也不知是人声还是乐器。两个人都呆了一下,音乐又回到之前不痛不痒催人入睡的样子。

“你听见了吗?刚才那一声?”王源轻轻问。

“恩。”

“卧槽吓死我了,还以为是我幻听。”

这时音乐又突然变了调子,王俊凯和王源却从这邪气里感到了几分喜感。

明明是该后背一凉心中长毛的场景,却双双笑倒了,王源上气不接下气趴在桌子上,王俊凯见他这样子更觉好笑,坐都坐不住了,笑得站起来捂着肚子,弓起身子像只大虾。

 

他俩坐的地方没别的客人,但这动静也太大,王俊凯断断续续的说,“你、你不许笑了啊,哈哈哈哈哈,你再笑,我就停不下来了。”

王源额头枕在胳膊上,“哈哈哈哈,你、你还说我,你,哈哈哈哈你先别笑了。”

王俊凯费了好大力气才绷住了脸,“行到此为止。快把饭吃完。”

 

这话刚说完他坐回位置,看见王源笑得露出两排白牙,小脸都红了,就又忍不住笑出来。

 

几番折腾终是止住了,饭尚有余温,各吃各的,谁也没敢再抬头对眼讲话,生怕一个眼神半个字眼又牵动了对方的笑点。

王俊凯先吃完了,就去外面结账,回来时王源也放下了叉子。BGM又突然诡异的响了一声,吱呀,两个人简直是落荒而逃,走到外面的雪地里放声大笑,笑出了眼泪。

 

“你听出来从咱进去到走,一共放了几首歌吗?”

王俊凯想了想说,“根本听不出调子或者节奏,分不出是几首歌啊。”

“对对对我也感觉。”

“那两杯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我都疯了,为啥你那杯就没冰块?”

“我哪儿知道啊。这个店今天太邪门儿了。”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你说要是那会儿咱俩笑成那样,服务员刚好进来,不得被吓死。”

“对,以后街上见中国人估计要躲着走。”

他俩回到车里,王俊凯打着方向盘往路上开,王源看着他的侧脸,回想起刚才在餐厅那一幕,荒诞至极。

 

荒诞至极,又是多大多纯粹的喜悦。

有时人哭得太大声,笑得太放肆,心里反而是无悲无喜有些空的,情绪还没表情饱满。但王源只要跟王俊凯处在一起,哪怕心里对未来患得患失七上八下,不踏实里却还包着踏实。

 

期末快考完时,王源妈妈跟他发了短信,问他几号几点到家。

王源回复说今年圣诞就不回去了,他妈妈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

“怎么了?”

“没有啊,就是年年都跑,今年想着就算了。也就二十天的假。”

“不是一个多月么?”

“那是因为之前我开学两周后才飞回来。。。”

“。。。今年也回吧,暑假你就待了两个月。”

“今年不想再延迟上课了,课越到后面越难,不想耽误。”

“。。。”

 

王源妈妈本想说儿啊你是怎么了,家里也没破产,怎么就突然改头换面了。。。?然而这话又不好说,“那你假期打算咋过?”

“还没想好呢。”

“出去玩儿也行啊,你那里不天天下大雪吗?跟同学去暖和地方玩儿俩星期也行,别窝在家里就知道打游戏。”

“行,我看看吧再。”

“宝宝,”王源妈妈很久都没这么喊过他了,“你最近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没啊。”

“也没谈恋爱?”

“我没女朋友。”

“哦,妈妈就是问问。”

 

然而知子莫若母,儿子这种改变的原因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挂电话前,她还是交待了一句,“爸爸妈妈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要是谈了好的,家庭和咱不太一样也没事儿。门当户对很重要,但也要你们年轻人处的好才行。找个能和你互补的,我看也挺好。”

王源把她话里的弯弯绕绕都听明白了,也只能苦笑一下,“妈,我真没女朋友。”

 

他挂了电话,王俊凯刚好考完试回来宿舍。冬天他俩不怎么去王源那儿了,主要是雪地开车不安全。

“我妈刚给我打电话了,我跟她说我圣诞不回家了。”

“你不回家了?”

王源看王俊凯这惊讶表情,一时有点懵,“别跟我说你已经订了回去的票了。”

“不是。我本来是打算回的,因为暑假我就没回家。但后来一忙买票的事儿也给忘了。”

“那你现在还要回吗?”

“你不都说了不回吗,那我也不回了,暑假再回去吧。”他说这话时,逗猫狗一般,挠王源的下巴。

“那咱圣诞咋过?”

“你想咋过?”

“我妈说让我跟同学去暖和地方玩儿一玩儿。”

“跟哪个同学去玩儿?”

“我看林平川不错。”

“是吗?我看家里最暖和,不出门就可以了。”

“我妈说我不能窝在家里,该一直打游戏了。”

“不会。不会给你时间打游戏的。”

“天啊一开始我可不知道你是这种人。”

王俊凯坏笑一下,“我是哪种人?”

王源恨铁不成钢似的摇摇头,“你怎么变这样。”

“我怎样?”

“也就嘴上最黄。”这话说完王源就想跑,但他坐在桌前,王俊凯站在一边,往哪里跑?

 

“哦。王源,你等我考完最后一门。我提前送你个圣诞礼物。”

 

“大哥我错咯。”

 

“反正我也就嘴上最黄,你怕什么:)”

 

王源红了脸,以为王俊凯要动手了,谁知他却从自己手里抽出手机,“好了,考完试再算账。你明天最后一门了,之前作业的题都看了吗?”

王源脸上的躁红还未消,被他这话哽住了,“。。。你们学霸都不是人。”

“恩。我们是A+收割机。好了别磨蹭,”王俊凯拿起桌上的一摞纸,“正确率这么高?你这作业都是抄的吧?”

“你。。。你这是对我的不信任。”

“那你随便做一题我看看。”

 

“都是抄的。”

 

“抄谁的?”

“Jack,你可能不认识。还有Viki.”

“这一学期,王源,整整一学期,我问你有不会的题没,你都跟我说没有。结果跑去抄别人的?”

“。。。。。。”

 

王源觉得这点事儿真犯不着生气,又拿王俊凯没办法,只好对着他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拉拉他袖口,“学渣生存实属不易,而且你看你平常都那么忙了,我也。。。对吧。你不是A+收割机。”王源心一紧,昧着三尺男儿的血气方刚,到底还是说了出来,“你是学渣收割机。”

 

两个人在一起小半年,没羞没躁没遮没掩的事情都做了,但说句肉麻筋软的情话,还是要红耳朵。

 

王俊凯愣了下,又笑起来,伏在王源肩头,声音钻进他耳朵。

“学渣太多了,收不过来。我是王源收割机。”

 

空气里是香软酥麻,窗外仍飘着大雪,桌前一盏暖灯,光线都是鸡心形状的。

在这羞出水儿的大氛围下,王俊凯坐在桌角,监督着王源做了十六道数学题。

 

  


评论(128)
热度(1421)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