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30)

30. 【这个事情】,它是个好事情

王源就要过生日了,王俊凯想了很久要送他什么。

也不是不能照着他喜欢的牌子买新款,但王俊凯心里隐约感觉得出,王源看不上他的眼光。

他去问周小粥,周小粥反问他,王源喜欢什么?

“吃。”

“那就买吃的。”

“他想吃啥平时都给他买了啊。”

“还喜欢什么?”

“打游戏。”

“买个好的键盘。”

“我搜了,他用的已经是测评最好的一款了。”

“恩。。。他还喜欢什么别的吗?”

“特别在意的,好像也没有了。。。打篮球?那也不需要添置什么。。。”

“就没有别的比较喜欢的了?”

“我。”

 

周小粥翻了个白眼作势要走,王俊凯连忙拦着,“说真的,我真没思路啊。”

“那就去逛逛,找点思路。”

“逛街?”

“介于你现在已经不算直男了,哪儿有脸这么嫌弃逛街。”

“。。。”王俊凯黑着脸,万念俱灰又无从辩驳,“那好吧。”

周小粥撇撇嘴,“王源还是挺挑牌子的,你别去商场了,去Kent Street逛吧。”

“Kent?不是只有咖啡店和女装店吗?”

“。。。算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去?”

“恩。。。去也要瞒着王源,他有我时间表,所以我打算翘一节法语课去吧。”

“周三上午?”

“对。”

周小粥直接给蓝莓打了电话,“你周三上午有安排吗?那好,你带着Karry逛Kent吧,他给王源挑生日礼物。”

“行了,我跟她说好了,周三她带着你。”

“。。。那你呢?”

“我跟你一节法语课你忘了?”

“。。。回来笔记发给我。”

 

蓝莓好像永远都这么亲切活泼,一家店一家店地给王俊凯介绍。“这个是pandora,卖首饰的,项链啊手链啊戒指啊。。。”

王俊凯迟疑着打断了,“首饰店这种地方,应该不用看了吧。。。”

“为什么?”

“不是,这也不卖男生的东西啊。”

“谁跟你说男孩子就不带首饰了?!”蓝莓一把抓住王俊凯的胳膊把他拽进店里,“就比如说他家最便宜的这种,皮质手链,就不分男女啊。”

“。。。就这一条黑绳,卖这么贵?”

“你带上试试啊,试试。其实手好看的人,带什么都好看。”

王俊凯想了想王源细细的手腕,点了头。“恩,应该会很好看。”

“对啊,这个好流行。咱学校好多女教授都带他们家的银链,滴滴溜溜串好多珠子。”

“有这么好看吗这东西?”

“你不懂了吧,现在夫妻啊情侣啊就流行送这个。”

王俊凯看了眼店里的情况,的确不假,全是小情侣。

“那就买这个吧。”

店员给他拿的时候问,“just one?”王俊凯说对,蓝莓说,“你不也买个戴情侣吗?”

“sorry, two, please.”

 

还没怎么逛就买好了东西,王俊凯说我请你喝点东西吧,还麻烦你起一大早。蓝莓笑嘻嘻地说没事儿没事儿,我本来就喜欢逛街,能帮到你俩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啊?”

“诶呀你们俩可萌了!!”

王俊凯微微红了脸,“他。。。是挺萌的,我还是算了吧。”

“我是说你俩在一起。。。唉算了,哎你看那家。”蓝莓指了指马路对面的粉红招牌。

“ENVY?卖什么的?”

“好东西。”

“好东西?”

“走走走。”蓝莓大步过了马路,王俊凯只得跟上去。

 

情趣用品店。

 

蓝莓说,“我和周小粥就在他家买过东西。”然后笑得一脸阴线,“都是好东西。”

王俊凯。。。王俊凯快速环视了一圈,看见了一个粉色的小盒子。

上面写着,“bunny kit”。

粉色的兔耳头箍和毛球兔尾巴,光是想想王源带上的样子,王俊凯就快大庭广众地硬了。

 

但是不是。。。还是。。。就是。。。有点早。。。?

毕竟也就在一起了一俩月。。。

 

“你到底要不要买?”蓝莓探过来一颗脑袋,“都盯了这么久了。”

“恩。。。先。。。先不买吧。”他红着脸走出去了。

 

 

十一月7号那天是个周六,王俊凯在图书馆看股票,王源在体育馆打篮球。王俊凯坐了太久,想转转,尤其想去有王源的地方转转,就溜达着去了体育馆。

王源刚打完一局,和林平川勾肩搭背站着大喘气儿,有说有笑的。王俊凯站在外面看了半天,最少他自己觉得有半天那么久,王源也没注意到他。

王俊凯转身就又溜达着回了图书馆。

 

王源打了很久的球,手机也没收到王俊凯的信息。一般情况下他不会主动去问王俊凯做完事没,怕他说做完了咱回家吧,然后第二天天没亮又爬起来,打着哈欠,一个人在客厅忙碌。可今天都七点半了,一起打球的人都约着要去吃饭,王俊凯还是没联系他。林平川说你还不跟我们一起啊,不饿?王源说不饿,我一会儿有帮会战,你们去吧。

 

那帮人刚走,王源肚子就叫得响亮。他冲了个澡,身上特别乏,去图书馆找男人。

他想着王俊凯该不是忙疯了吧,再不吃饭他低血糖还能不能好了。结果找了一圈,就找见王俊凯在学校电脑上看动漫。

 

呵呵。

可以。

很可以。

 

王源走上前,拉了把椅子坐在王俊凯身边。王俊凯余光看见他,就把耳机摘了。

“打完了?”

“恩,我好饿。”

“那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拉面?”

“好。”

王俊凯收了东西往前走,王源跟在他后面。

“股票怎么样啊?”

“还可以吧。”

“你明天还是九点到一点的班吗?”

“明天不上。”

“跟别人调班啦?”

“恩。”

到了停车场,王俊凯进了驾驶座,王源挠挠头,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王俊凯,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

 

王源按住了他发动汽车的手,“到底怎么了?你就是不开心。”

“我没有啊。”

“你自己照照镜子。”

“。。。”

“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是不说,就这样无缘无故黑脸,我可也要火了。”

“我没怎么。”

 

王源一口怒气吞下去,放软了声音,戳戳王俊凯的胳膊,“到底怎么了?是我怎么了嘛?”

 

“跟你一起打篮球那个胖子是谁?”

“胖子?你说林平川啊?是我哥们儿。”

“你俩关系还挺好啊。”

“是。。。挺好的。。。”

“我以为你不喜欢别人碰你。”

“我不喜欢啊。”

 

王俊凯沉默了。

王源也沉默了。

 

他俩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停车场,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是在吃醋吗?”王源一双眼亮晶晶的看向王俊凯,脸上已经忍不住挂了笑。

“。。。是。”

“我跟他,就跟你和周小粥一样。真的。而且其实也没多亲近,比如他就不知道我是gay。”王源还要继续说什么,肚子又响了一下,王俊凯憋不住勾了勾唇角,把车开了出去。

“玩儿得这么疯,饿成这样才知道出来。”

王源把安全带拉长了一截,快速抬起屁股亲了王俊凯的脸,吧唧一声,王俊凯手一抖车就向右移了三米。

“你有病吧?!”

 

嘴上这么说着,虎牙都出来了。

 

吃面时王俊凯把自己碗里的溏心蛋夹进王源碗里,王源美滋滋的配着骨头汤吃了。回家后王俊凯直接把人压在床上,王源说我肚子还撑着呢你别压,王俊凯就直奔他肚子以下去了。

平时王源去含他的家伙,王俊凯总还是有点不忍,意思意思就出来了。这回可不行,一想起林平川搭在王源肩膀上那只手,王俊凯心火就格外旺盛,也就格外想泻火。王源含着火球吐不出咽不得,嘴角都磨破了,看着可怜兮兮,心里却挺乐呵。

 

正如无数个他独自吃味的日子,王俊凯终于也有了这一天。

他在远处看着,看王俊凯跟别人谈笑甚欢,然后开车回家,刚好播到那一首囚鸟。他关了音乐又打开,再关上,路过快餐店车门都不开,买一纸袋晚饭,到家后对着电脑默默吃完。

如今如假包换的一个王俊凯,骑在自己身上,因为占有欲而微微失控,汗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砸在自己后颈上,那么真实。

最终王俊凯还是没射在他嘴里,提前拔了出来,跪着去舔舐他后颈那颗痣。王源用手配合着,让他长吁出一口气。

 

早上王源醒来,看见手腕上多出一条黑色皮绳,他光着脚走出去,王俊凯正在厨房里忙活。

 

“醒了?”

“恩。。。”王源揉揉眼,看见王俊凯手腕上也有一根黑绳子,沾了点面粉。

“生日快乐。”

“嘿嘿。”王源走近了两步,王俊凯手上举着面团,扭头和他接吻。

吻了一会儿,王源往后仰了下,笑着说“我可还没刷牙啊。”

王俊凯又向前倾了倾,延长了这个吻。

 

王源洗漱后走出来,王俊凯在切面饼。

“这是什么?”

“手工面。”

“你还会做手工面?!”

“我也是第一次做,网上查的菜谱,希望能成吧。”

 

王俊凯额角有点面粉,低头切面条的样子特别专注,王源突然鼻子有点酸。

 

他还记得王俊凯过生日那天,骗他妈说已经吃过面了。

“我们家过生日一般就在家过,我妈做一桌子菜,还有面条。”

“啊。。。早知道我晚饭带你去吃面了。”

“诶没事儿,这都是封建迷信,没必要信。”

 

那天王俊凯也做了一桌子菜,全是王源喜欢的,还有面条。他们就两个人,敞开肚皮也吃不完那么,王俊凯多蒸了一锅米饭,刚好又配齐两盒便当。王源见桌上还是有剩的,说太可惜了,这么好吃,别倒掉啊。王俊凯说那晚上热热吃?

王源面色尴尬,“啊。。。我晚上约了朋友,他们说要聚聚,过生日。。。你晚上已经安排好了吗??”

“没。。。今天你生日,你想怎么过咱就怎么过。”王俊凯把饭收拾了,两个人回屋摊在床上消食。王源为了不浪费王俊凯的处女作手工面,吃得直打嗝。

他有些后悔在朋友们问他生日打算怎么过时,想都没想就说还和往年一样。

怎么可能一样呢。

往年可从没人给他做一桌子菜,大早上起来和面。

 

下午时王源要去学校交作业,王俊凯陪他一起,在教学楼遇见了一个白人女生。

王俊凯说Kirsten,这是Roy,我男友。又跟王源说Liz就是今天替我上班的同事。

那女生问王俊凯,“Since when?”

“what? Me being a gay?”

“yeah…”

“since I met him.”

“awwwwwwww”

Liz感慨了一下你们俩真可爱,又主动跟王源握手攀谈。

她走后王俊凯跟王源说,Liz是学校LGBTQ团体的主席,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两个小姑娘被一对蕾丝收养,现在一个是化学系前五,一个是法语系前五,都有男朋友。

 

晚上在KTV,王俊凯就坐在王源身边,他和王源那群哥们儿都不认识,周小粥因为蓝莓痛经就在家陪着没过来。王源那群朋友知道王俊凯,毕竟T村中国人统共就这么多,又是一个学校的,但都觉得王俊凯不合群。王俊凯又绝非主动攀谈社交的那一类人,就拿了杯酒,安安静静盯着王源跟别人捧杯言欢。喝得多了,人也就大手大脚起来,王源知道王俊凯在看,格外注意,不着痕迹躲开了许多次碰触。他知道在座的都不理解他和王俊凯怎么成了朋友,看见王俊凯冷冷清清坐在那儿,自己和别人玩色子赢了都开心不起来。

他点了歌让王俊凯去唱,王俊凯心里不愿,又不想当众不给王源台阶下,就拿了话筒唱,一群鼓掌的。

大家合唱了几首口水歌,气氛也不算是那么尴尬,开始有人跟王俊凯碰杯子。

 

王源起身去洗手间,三十秒不到王俊凯就去追了。

“你也上啊?”

“不是,我看看你有事没事。”

“啊?我尿个尿能有什么事?”

“不是怕你喝多了不舒服嘛。”

“王俊凯。。。”

“恩?”

“对不起啊。”

“你对不起什么?”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你对我好。”

“傻子。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

“那你为什么就要对我好呢?”

“你一会儿不能再喝了。”

“啊?”

“因为我喜欢你。”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你还尿不尿了?”

“哦对,我是出来尿尿的。”

 

王源虚着步子找空位,王俊凯紧跟在他后面,拿不准他究竟醉到什么程度。

回房间后王俊凯还是时刻注视着王源,他没得选。王源突然拿了一个话筒,关掉音乐。

“现在,我要跟你们说一个事情。”

王俊凯不知道他要发什么酒疯,紧张地站了起来。

“这个事情呢,是个大事情。”王源打了个嗝,“这个事情就是,”他上前两步,仰头亲了一下王俊凯的唇。

“我没醉,不是在跟你们开玩笑。这个事情,它就是这么一个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今天大家能来给我过生日,我特别开心。但是,我还是要说这个事情。你们肯定挺尴尬,我能理解,但除了这一位,我跟你们来往时,那是真就把你们当哥们儿、兄弟,大家别误会。今晚是我的场子,帐我已经结了,就先散了吧。要是回去后你们觉得,我这个人以后就不值得交往了,那别再联系我,我就懂了。要是觉得能接受,咱以后还是兄弟。但还是希望不管咋样,别。。。洋哥你们知道吧,跟我们家是朋友,我爸妈还不知道这个事儿。大家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王源说完放下话筒,牵着王俊凯的手就走出去了。

路灯下他鼻子冻红了,眼角也有些红,醉兮兮笑着仰头看王俊凯,“我还没那么醉。”

王俊凯喉咙有点哽,“还想有多醉?【这个事情】都抖干净了。”

“【这个事情】,它是个好事情。”

王俊凯搂住他,亲了亲他的脑门。

“恩,对。是个好事情。”




评论(170)
热度(1472)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