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29)

29. 我的小红花呢?

 

 

 

九点一刻,王源的电话终于能打通了。然而这通电话嘟了十四声才被接住。

 

 

 

“喂?”

 

“王源?”

 

“恩?”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没有啊?我这不是接了吗?”

 

“对,你现在是接了。”

 

“怎么了。。。?你心情不好?”

 

 

 

王俊凯闭上眼叹了口气。

 

“我打了一个下午的电话了。”

 

“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去拓展,山里没信号,我们刚出山,现在还在大巴上呢。我们要爬高上低的,我就把钱包手机放在一个女生包里了,就忘了。刚才应该才有信号,她感觉到震动就还我了。”

 

“不是说八点二十就结束吗?”

 

“是啊,现在还没到呢。”

 

“。。。我忘了有一小时时差。你没事儿吧?”

 

“没啊,我能有什么事儿?”

 

“没事。。。”

 

王源突然很小声很小声叫了他的名字,“王俊凯,你怎么了?”

 

“没事儿,我没事儿。。。就是之前联系不上你。。。你一会儿什么安排?”

 

“我们现在往酒店走,回去洗个澡。他们安排的好像是去吃个饭,然后唱K吧。”

 

“玩的开心点,夜里凉,你加个外套。”

 

“好。你呢,有什么安排?”

 

“恩。。。补个番洗洗睡吧。”

 

“好,我这边估计会玩的比较晚,你睡前跟我说,”到时候我跟你说晚安。这句话王源在大巴里不好讲出口,反正王俊凯也会明白。

 

“恩,好。那你忙吧,照顾好自己。”

 

“你也是。我挂啦?”

 

“挂吧。”

 

“好。”

 

 

 

 

 

“现在你可以松口气了?”蓝莓笑着问他。

 

“你就不担心?也没给她打个电话?”

 

“她短信我啦,说刚才没信号。其实我就猜到八成是没信号,你以为咱用的是移动啊,就这破运营商,电影院都没信号,别说他们去野外拓展了。”

 

“。。。”

 

“我跟你说了啊,但你照样急,关心则乱。你好好补番洗澡睡觉吧,我回去啦。”

 

“。。。晚安。”

 

“晚安。”

 

 

 

王俊凯看了眼表,还是从学校往王源公寓走。蓝莓说得没错,他是关心则乱。信号不好,这个逻辑上讲最站得住脚的可能性,只是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其余那些狗血桥段,车祸天灾,迷路摔伤,却带着超清画面一帧帧循环播放。

 

后来他在想如果今晚上都联系不到王源,那该怎么办?

 

如果也联系不到周小粥呢?

 

他会去找学生会的人,如果他们也无计可施,那就再去联系大使馆。

 

但在这些之前,他会先冲去机场,买一张机票。

 

 

 

如果王源真的出了事,他赶去已经太晚,那又该怎么办呢?

 

他才拥有这个人不到一个月,远没做好失去他的准备。他甚至觉得,即便是多年后他俩断了联系各自成家,他也无法轻松接受王源发生任何意外。

 

王源就是王源,他生命中的第一个人。哪怕将来这段感情走得再难看,除非他失忆,王源依旧是王源,他最初的悸动,他尝到的第一口恋爱滋味,他第一次甘之若饴的照顾,他每一个毛细血管里流动的占有欲,都是王源,也只能是王源。

 

 

 

其实是想再多跟王源说几句话的,不一定要说我很担心你,很怕失去你,即便只是闲聊也好。他就是想再多听听他的声音,想听他在电话那头笑、抱怨、撒娇,甚至只是他的呼吸声。

 

 

 

但王源坐在车上,和四五十号中国人一起,他们还要去聚餐唱歌,最要命的是王源喜欢这种社交场合,而他喜欢王源。王俊凯不需要问,就知道王源是期待的,也正因如此,他不该这会儿要求王源找个没人的小角落,跟他煲电话粥,聊感情。

 

换做王源,大概也会选择不扫他的兴。成年人耍朋友,不能只顾自己爽,还要学会在气氛刚好的时候一起爽,说得好听点是换位思考,是不自私自利,是拥有爱一个人的能力。

 

 

 

难听点呢?

 

痴汉。

 

 

 

 

 

王源挂了电话,身边人就笑着打趣,“女朋友啊?”

 

“恩。”

 

“出什么事了?你刚才表情那样。”

 

“没,他之前打电话,咱在山里不是没信号吗。”

 

“唉有照片吗?”

 

“刚换手机,没呢,他不喜欢拍照。”

 

“不喜欢拍照?还有女的不拍照的?”

 

“哈哈我家这位比较。。。有个性。”

 

 

 

王源吃火锅时也有一搭没一搭跟王俊凯说了几句话,比如我喜欢吃海带结,你呢。他要跟身边人碰杯交谈,消息就回复的慢些,王俊凯也没说什么,不急不忙跟他聊。

 

十一点多的时候王源要去唱K,王俊凯问他结束后怎么回酒店。王源说离得不远,走路也就十五分钟,到时候也可以叫车。

 

“你是不是该睡了?”

 

“还好吧,这会儿还不困。”

 

“那你记得睡前跟我说声。”

 

“恩,好。你好好玩。”

 

 

 

首都的KTV十分接近国内水平,比T村城乡结合部的风格强太多,王源跟一众小伙伴们都很high。大家都是刚见面,没多熟,很多人放不开。轮到周小粥唱的时候,她挥挥手说不是跟你们客气,也不是不好意思,而是真不行。。。王源说我作证,为了大家的精神健康和我们D大的形象,还是跳过她吧。

 

一群人哪里肯依,周小粥没办法,只得说你们随便点吧,反正我就一个调。别人点了小苹果,她举起话筒就唱,一个调子唱了两分多钟。王源后来实在受不了,上去切歌,也没人阻止。

 

 

 

到后来唱歌的只有两个麦霸,其他人玩世界大战,也就是分成两队人马,车轮战,输的一队罚酒。游戏内容不定,除了色子,还有王源没听过的“江湖漂”,“五十十五”等等。周小粥说她不会玩儿色子,王源就凑在她耳边大吼着教她,试图压住麦霸的歌声。王源说他不会玩儿五、十、十五,周小粥一拍大腿,“来,这次姐教你。”

 

 

 

一个半小时后两箱啤酒就没了,渥太华当地大学的几个学生本着地主之谊,开始一一敬酒。王源看见他们把洋酒和绿茶冰块儿兑在一起,就猜到了接下来的戏码。他摇了摇周小粥那瓶啤酒,空的,连忙把自己手里还剩的小半瓶递给她,在她耳边交待,“一会儿你就喝这个。”

 

周小粥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给她递洋酒,她下意识伸手去接,王源却抢在她前面拿过了那个杯子。递酒的人懂了,冲他们笑笑就转身走了。另一个当地女生没看见这一幕,又递给周小粥一杯,王源又起身接了,放在桌子上。

 

 

 

大家举杯时说要全干,只有周小粥手上是啤酒,她很快就完成了任务,扭头看见王源呷了一口洋酒,皱皱眉,然后干了。

 

坐下后周小粥拿过桌上那杯,也抿了一口,对王源说,“他们怎么调的酒,怎么这么难喝,一股中药味儿。”

 

“因为他们兑的那款洋酒比较多。”

 

“。。。你还好吗?”

 

“我?我挺好的啊。”

 

“王源儿,其实你没必要把我当女孩儿照顾。”

 

“哈哈哈哈首先,你的确是个女孩儿,其次,你是跟着我出来的,我不照顾你要照顾谁?”

 

 

 

周小粥是这时才明白了一个道理。

 

不管王源再怎么白白净净,他依旧是个男人,甚至比王俊凯更有传统的男子气概。

 

想到这一点,她又不受控制地想到下一点,不由露出微笑。

 

“你傻笑什么呢?”

 

“没啥,我好像发现了王俊凯不知道的秘密。”

 

“啊?什么秘密?”

 

“你。。。”话没讲完,她另一边坐着的女生就拍了拍她胳膊。

 

 

 

“我和Linda她们都想先回酒店了。这都两点了,熬不住。你要一起吗?”

 

“好啊,我送你们回去吧,你们几个小短裙走在街上也不安全。”

 

王源听不见她俩的交谈,周小粥说,“我送她们回去。”

 

“谁?”

 

“我这边做的四个。”

 

“走吧,我送你们。”

 

“不用了,首都最安全了。你现在走也不太好。”

 

“没事儿,走吧。”

 

 

 

王源说我送她们回去,大家开玩笑说男生提前走自罚三杯,周小粥说你们省省吧不带这么欺负我们村里来的,首都人民的友好呢?王源说没事儿,我自罚一杯吧,就把那杯刚才多拿的酒一口闷了。

 

 

 

 

 

把周小粥她们送回酒店,王源又走回到大街上,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

 

“喂?源源?”

 

“你怎么还没睡啊,都三点多了。”

 

“不困。你那边结束了?”

 

“没,我提前走了,送周小粥他们回酒店。”

 

“还再回去玩儿吗?”

 

“不了。”

 

“怎么了?玩儿的不好?”

 

“不是,挺好的。”

 

“困了?”

 

“也没有。。。”

 

“那。。。”

 

“我就想跟你说说话。我想的是你睡觉就会开飞行,所以打不通也就算了。”

 

“那现在打通了呢?”

 

“恩。。。我想想要说啥。”

 

王俊凯在那边笑了一声,“今天联系不到你的时候,我挺急的。”

 

“我知道。”

 

“你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

 

“恩。”

 

“你那边都两点半了,去睡吧,明早不是七点半就要起来吗。”

 

“恩。”

 

“去睡吧。睡不着我给你唱歌。明天晚上我去接你。”

 

“恩。”

 

“源源,你是不是。。。”哭了?

 

“王俊凯。。。”

 

“恩?”

 

“我想你了。”

 

“我也是。明天晚上九点半到对吧,我去接你。快了。”

 

“恩。我车在我家停车库。”

 

“好。”

 

“。。。我已经回房间了。”

 

“睡吧,我给你唱歌?”

 

“不用了,我挺困的了,估计要沾床倒。”

 

“好。”

 

“你也睡吧。”

 

“恩。”

 

“晚安。”

 

“晚安。。。王源儿,你室友在吗?”

 

“不在,他还没回来。”

 

“那开着视频睡吧。你插上耳机,把耳机放床头。”

 

“好。那我挂了?”

 

“恩。”

 

 

 

王源其实一点儿也不困,只是不想让王俊凯陪他熬夜,毕竟王俊凯周日上午也有工作。

 

王俊凯听了半晌,也没听见王源的呼声,还以为是王源睡着了,一个翻身把耳机扫到床底。

 

 

 

周日中午12点培训就都结束了,周小粥、王源、还有其他几个航班时间相近的,就拎了行李一起自由活动。他们先是去chinatown吃了早茶,几个女生说想走前去逛街,男生们不感兴趣,说要去打台球,周小粥跟王源说我不需要逛街,走前给蓝莓买个零食就行,不用考虑我,你想去咱就去台球厅。王源说可是我想逛街。

 

周小粥翻了个白眼,“哦。”

 

 

 

王俊凯晚上九点就载着蓝莓到了机场,怕万一王源的航班早到了呢。王源下了飞机,刚走到托运行李带前,王俊凯就已经等在那里了。跟王源和周小粥一起出来的还有T村别的大学的人,王源也没法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周小粥和蓝莓当众牵手拥抱,跟王俊凯保持了一米的距离。

 

王俊凯穿了件白色T袖和深蓝针织衫,脚上是那双AJ,直直地看着他,嘴角已经有了弧度。王源也穿了那鞋,眼神左飘右移,和王俊凯快速对视上又分开。

 

 

 

“那我们先走了啊。”别的学联跟他打招呼。

 

“好好,改天联系啊。”王源看他们都拿好了行李,松口气。

 

王俊凯把王源的行李搬下来,与此同时王源抢先一步,把周小粥的搬了下来。他们四个人走到王源的车前,装了行李,王俊凯坐进驾驶位,王源坐了副驾驶。一路上蓝莓问他们各种问题:渥太华好玩儿么?跟咱这儿有什么区别?累吗?吃了什么?住的地方,等等等等。有些周小粥回答了,有些王源说了,倒是王俊凯,一路上专心开车,也不说话,嘴上衔着笑。

 

 

 

他先把车开回学校宿舍,蓝莓和周小粥下来了,王俊凯问王源,“回哪儿?”

 

“我那里吧?”

 

“好。”

 

 

 

去王源公寓的路上,车里只剩他俩,静得吓人。王俊凯不开口,王源也没敢说什么。等车泊进停车位,王俊凯解了安全带,探了身子把王源压在椅背上亲。

 

他亲的毫不温柔,王源挺配合的,嘴里还是尝出了血味儿,倒也分不清是谁的血。

 

王俊凯亲的王源嘴都红肿了才停下,两个人一同喘气,王俊凯按开了王源的安全带,“走吧,先回家。”

 

回去的路上王俊凯拉着行李,看了眼浑身透露着【我很累】气息的王源,“回去先洗个澡,然后你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我都三天没睡过懒觉了,一天最多五小时。。。”

 

“我知道。”王俊凯声音柔柔的,不像是刚才车里的那个人,“所以今天好好休息,我明天不叫你起来。”

 

进了家门,王源直奔大床,大字型趴在那里说,“我能不能不洗。。。”

 

“洗了你更舒服点。”

 

“可是我现在真不想动了。。。”

 

王俊凯叹口气,“那我一会儿抱你出来。我伺候你洗,好吗。”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自己来。”王源从床上爬起来往厕所跑,他洗澡也没锁门,过了一会儿王俊凯直接走了进去。

 

“你干嘛?”

 

“我尿尿。你拉着帘子还怕什么。”王俊凯忍不住笑起来,“三天前还一起洗的澡呢,这么快就忘了?刚好我今天可以再洗一次。”

 

“不不不我自己洗就好,我这就洗完了。”

 

 

 

王俊凯皱皱眉,按了冲水按钮,一把拉开帘子,王源站在浴缸里,身上是水汽也晕不开的淤青。

 

 

 

“老王你,你现在脸真的好黑。。。”

 

“洗完了是吗,擦干出来。”王俊凯面无表情转身走了。

 

 

 

王源吐吐舌头,换上睡衣走回卧室,还没来得及开口,王俊凯就说,“脱了。”

 

 

 

“小凯,这个就是那天拓展,大家都这样,就是青了,过几天它自己就。。。”

 

 

 

“脱了。”

 

 

 

“哦对了,我给你带礼物回来了,就在箱子里,你猜是啥!”

 

 

 

“王源儿。”

 

 

 

“哦。”

 

 

 

王俊凯走上去从头到脚地检查,王源被他看得脸都红了,“就是那天拓展,在树上玩儿来着,当时也不觉得怎么了。今天早上大家才都发现身上这样子。我跟你说啊,昨天我是男生里第三个做完全程回去的,周小粥是女生里唯一一个。”

 

“。。。。。。”

 

“王俊凯,你不能因为这事儿生气啊。。。我不是没照顾好自己,这个真的。。。平常打篮球不也磕磕碰碰,这真的没啥。。。”

 

“我没生你气。”王俊凯叹了一声,“去床上躺着吧。家里不是有云南白药吗,我给你喷喷,揉两下好得快。”

 

“哦。。。”

 

王源还是先打开了行李箱,“给。”

 

“你。。。给我买了个书包?”

 

 

 

“是这样的。。。一般情况下,男的出门,回来带个包包之类比较合适,但咱俩这属于二般情况,我想不出来你需要啥,你需要的T村也都能买来,所以。。。”

 

“所以你就也给我买了个【包包】?”

 

“。。。你那个书包,不好看啊也。。。”

 

“。。。。。。”

 

“你这个蓝色,我还给自己买了个同款绿色的。”

 

听到这儿王俊凯才笑了出来,“你一年背几次书包?”

 

“跟你谈了之后老子几乎天天背好吗?!”

 

“恩,【老子】值得表扬,给你一朵小红花,去吧去睡。”

 

“嘿嘿,那我的小红花呢?”

 

“:)”

 

 

 

 

 

哦艹。

 

王源摸了摸脖子。

 

 

 

王俊凯还在一旁笑着问他,“一朵够吗?”

 


 


 

为了兑现我24小时的诺言,这章后三千字我是面膜上架着眼镜打完的 室友说我很拼。

 


评论(147)
热度(1503)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