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27)

27. 我想跟你去

“儿子啊生日快乐!我算对时间了吗?你那边是不是明天21号啊?”

“今天。。。算了不指望你能算明白。。。”

“这不是你宿舍吧?”

“不是啊,朋友家。”

“哦,给你过生日啊?”

“对。”

“哪个朋友家啊?是中国人?还是老外?”

“中国人。重庆的。”

“重庆的?新交的朋友?是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吗?那个是黑龙江的对吧?”

“恩,这是另一个,叫王源。”

“很晚了吧,你还回宿舍吗?”

“不回了,在他家睡一晚吧。”

“好,注意安全。吃面了吗今天?”

“吃了。”

“那行,你们玩儿吧,也别太晚,明天还有课吧。”

“恩,这就睡了。”

“好,你睡吧,我去吃午饭。”

 

王俊凯妈妈挂了视频,王俊凯就把手机搁在床头柜上充电。王源问他,“你今天啥时候吃面了?”

“我没啊,我骗她的。我们家过生日一般就在家过,我妈做一桌子菜,还有面条。”

“啊。。。早知道我晚饭带你去吃面了。”

“诶没事儿,这都是封建迷信,没必要信。跟你分享个消息吧?”

“什么?”

“我申请的那个金融项目,通过了。这周就开始。”

“真的?!我就说你肯定能进吧!”

王俊凯也上了床,盘腿坐在王源身边,“就是这样一来更忙了。周末可能也要多工作半天。”

“挺好的啊,你都不知道,咱俩谈了这一周,我们帮会都丢死人了。你忙的时候我就自己玩儿。”

“丢人?”

“恩,副帮主是个技术宅,有点社交障碍,我不在,他组织讨论战术,有几个人吵起来了他也不知道咋劝架。最后出去打就丢大人了。”

“这么说,你还是个领导人物?”

“是啊我是帮主。”说完王源脸就有点红。

“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他们还都说你是帮主夫人呢。”

“谁?”

“就。。。帮派里那些人啊。”

“是吗。”

“。。。他们也不知道你是男的,我打了那个男‘他’,但他们可能没注意,所以才。。。”

“你纠正了吗?”

“。。。”

“行啊王源儿。你可以啊。”

“我去洗澡。”

王俊凯拉着胳膊把他拽回床上,分开腿跨在他身上俯视他,“你不是早上起来洗澡吗?”

“我,我突然想改一下习惯。”

“噗,”王俊凯无奈地笑笑,“行了,不早了,睡吧。明早再洗。”

他做了个俯卧撑,低下去时亲了亲王源的嘴,然后撑起身伸手关了台灯,和他并排躺着。

 

“王俊凯,”王源扣了扣他的手心。

“恩?”

“我也有个事儿要跟你说。”

王俊凯侧过身子看他,“怎么了?”

“我两周后要去趟渥太华。”

“渥太华?”

“恩,我们学生会是在大使馆注册过的,平时办中秋春节活动大使馆也会给补助。他们现在要成立个全加学联,每个学生会都得派代表去。”

“去干嘛?”

“开会吧。我也不太清楚,邮件里写的很模糊。”

“你自己?”

“让派两个人,我打算带周小粥去,现在那批部长之类的都快毕业了,她还能多干两年。我明天跟她说,看她愿不愿意。”

“呆几天?”

“好像是三天,使馆订机票,也没给具体时间,说下周才出票。”

“去了住哪儿?”

“他们也会安排吧。具体安排出来了我就跟你说。”

“好。”王俊凯闭了眼,“睡吧。”

 

王俊凯没觉得有什么。

至少在王源走之前都没觉得有什么。

 

他俩照常生活,王源自从跟了他,老往学生宿舍跑,王俊凯成天盯着他的课表呢,所以连上课都没再迟到过。王俊凯嘴上说着学习只是一部分,王源这样不喜欢学习的,也很正常。但行动上则是黄金家教,非要辅导他。王源去哪儿、干啥,王俊凯都要一一问了清楚。有时候他俩晚上不在一处睡,王俊凯就让王源跟他开Skype,各做各的也要开着,就连他自己或王源去洗澡的时候也不能关。王源一般会打游戏,王俊凯要做正事,就把电脑开静音。等他忙完十二点多,就让王源也去睡觉,王源打得正high说你先睡。王俊凯就会说,你玩儿吧,把这盘打完就睡,我就在这儿看着你玩儿,什么时候你这盘玩儿完了去睡了,我再睡。

 

王俊凯每天都是八点半的早课,王源哪儿敢再多玩儿耗着他,只得真的打完手上这盘就熄灯睡觉。他关上灯躺进被窝王俊凯也不关Skype,开着睡,音量调大,还能听见王源轻轻的呼声。

 

王俊凯进了那个项目才两周,就忙得沾床睡,还是坚持尽量多给王源变着花样做饭吃。王源不愿意他再辅导自己学习,找了别的人要作业抄,王俊凯问起就说都做完了。王源周五早上六点多的飞机,王俊凯说要开车送他和周小粥去机场,王源说我已经订了出租了,你周五还要上班儿,算了,在家多睡会儿。周四王俊凯下课后就去了王源家,给他做饭,清蒸鱼和白芍竹笋。他嘱托王源要按时吃饭,还不能吃上火的,要多喝水,看好护照和钱包。又问了行程安排,去给王源装行李。王源说我自己收拾吧,很多东西你也不知道在那儿放的,你晚上还有会要开,再不走就迟到了。王俊凯说行,你收拾完就睡觉,四点半就要出发,所以九点前必须睡。

 

王俊凯九点半开了会,又从学校跑到王源家,轻手轻脚进来了。卧室灯和门都关着,王俊凯就开了一盏小灯,在客厅打开王源的箱子,一样样检查。王源那会儿刚躺下还没睡着,光着脚走出来,就看见王俊凯蹲在地板上给他重新叠衣服毛巾,规整行李。

 

你怎么又过来了?这样的话王源觉得没必要问,所以他只是说,“我没忘带什么吧。”

“我吵醒你了?”

“没,我还没睡着。”

“牙膏和牙刷装进你洗漱的袋子了。别的都带全了。快回去睡吧。”

“太早了,睡不着。”

王俊凯把最后那部分理好了,拉上箱子,“走,我陪你躺着。”

他蹲的久,站起来头晕,微微趔趄了下,王源伸手抓住了他的小臂。

躺在床上,王俊凯说我给你唱歌吗,王源说算了,这会儿又有点睡意了。王俊凯说那睡吧,王源就把脑袋靠在了他肩膀上。

 

三点四十五闹铃响了,王源迷迷糊糊关了手机,王俊凯说源源别睡了,起来洗个澡就该走了。王源唔唔嗯嗯拱进他怀里蹭,王俊凯自己也睁不开眼皮,揉了揉王源的背。王源蹭了一会儿,又静止了一分钟,然后从王俊凯怀里爬了起来。

 

他脱离了王俊凯怀抱的那一秒,王俊凯才开始觉得,根本不是没什么。

 

王源要离开他三天,太有什么了。

 

王源刚要站进浴缸,王俊凯就跟着进来了。

“上厕所?”

“不是,”王俊凯脱了睡衣挂在钩子上,“我和你一起洗。”

“你没事儿吧你,大半夜的洗什么澡,你去睡吧。”

王俊凯没回他的话,跟着站进了浴缸,迎面抱住王源,头搁在他肩膀上。温水打在王源的背和他的肩膀上,他说,“我想跟你去。”

 

王源一下子就醒了,王俊凯高高大大赤条条的身体,正软软的挂在他身上,他俩贴在一起,王俊凯的声音里竟然还有些委屈。

 

像只大型犬。

 

“你明天还有事呢,周日也要工作。”

王俊凯叹了口气,“我知道。”

“我周日就回了。”

“恩。”

 

王源去拿洗头膏,王俊凯离得近,就挤在手心里给他涂。

“这样还舒服吗先生?”

王源闭着眼,“恩,下面点,有些痒。”

“这个手劲可以吗?”

“恩,很好。”

王源走到莲蓬头下面把泡沫冲掉,王俊凯把他拉过来,亲他的脸。亲着亲着,两个人就硬了。

 

王俊凯说,“这次服务先生还满意吗?”

王源说很满意,要给你小费。

然后他就往下蹲,王俊凯拉住他,“别,用手吧。要不然你一会儿肯定走不了。”

王源笑他,“这么饥渴?”

“等你回来。利滚利算清楚。”

 

后来王源依了他,两个人互相用手解决了,洗干净走出来,王俊凯也跟着王源换衣服。王源说真没必要送机,他就一个小箱子,车还要再拐去接周小粥。王俊凯说快点换你的衣服吧,要迟了。

“真的,你睡吧,我中午就到了,到时候给你电话。”

“不送你,我睡不着。”

 

周小粥上出租车的时候,王源正在后备箱给她装行李,她在昏暗光线下看见后座王俊凯的脸,吓了一跳。

“你也去?”

“我也希望我能去。”

“。。。”

 

王源上了车,周小粥说真是,恋爱中的酸臭味。

王源笑了,你家蓝莓呢?

“我闹铃响了,她让我快点走记得关灯,然后被子蒙了头睡了。”

“。。。真爱啊。”王俊凯感叹。

 

到机场了,王源跟王俊凯说你别下车了,直接跟司机走吧,你下来送我,我走得更不好受。王俊凯看司机是个外国老头子,就亲了亲王源的唇瓣,“到了给我打电话。”

 

出机票要自助,周小粥扫护照,总找不到正确位置,王源说没事儿,咱俩的是一起定的,我把你的也给出了就成。周小粥说你可以啊,看不出来这么顺溜,我每次都弄不成,要工作人员帮忙。王源说这跟英语好不好没关,我是出去跑得多了,就有经验了。

托运箱子时王源把周小粥的搬到了行李带上,周小粥还是第一次被男生这样服务,别扭得很。

 

她和王源站在一起,只低了五厘米,按理说没什么,可自从跟蓝莓在一起后,她的衣柜颜色就丰富起来。就比如今天穿的这件浅绿色针织衫,鸡心领,把她小小的胸部也包裹成可爱形状,配着卡其色裤子和白色板鞋,倒还真能看出一些女性魅力。买这件衣服时,蓝莓举到她面前,周小粥皱皱眉,蓝莓问她,“你觉得不好看吗?”

 

“倒不是不好看。。。”

“我想买同款这件粉色的。你要是真的不喜欢,那我自己买那件粉色的就好。”

“呃,我就是没穿过这种款的。。。”

“周小粥,在我这里,你不用刻意打扮得像个男生。你穿裙子我也喜欢你。”

 

周小粥觉得,蓝莓真是个有点神奇的人。

 

就比如说这件事,她从小到大买男装穿,自己喜欢占了多大比例,试图通过打扮证明自己性向又占了多大比例,蓝莓好像比她都清楚。

打扮得中性一点,容易吸引女孩子,也容易断了男孩子的非分之想。那么如果不计较这些,她真的讨厌女生的衣服吗?

 

停下来想一想,其实也不讨厌。

 

她的票和王源是一起的,一路上他俩边走边聊,路人都以为是一对去旅行的情侣。他们坐的是WestJet,和Aircanada画风迥异,机长跟脱口秀演员一样,不停讲段子,周小粥听得哈哈笑,王源听不懂,看一飞机人笑,就也跟着弯了嘴角。乘务员走过来的时候,王源已经睡着了,她问周小粥用不用帮你男朋友拿一包零食或饮料,周小粥说不用了。她还是头一次被人误会成哪个男生的女朋友,睡觉时刻意歪头到王源的反方向,结果醒来时额头还是抵在了王源肩膀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王源也迷迷糊糊刚醒,表情自然,“没事儿。”

 

飞机落地后周小粥问王源吃没吃饭,王源说凌晨四点多走的,当然没吃,你吃了么?周小粥说我也没,王源问她要不要去买点,周小粥说算了吧,别让接机的等,我不饿,可以直接吃午饭,你饿吗?王源说不饿,那咱直接去领行李吧。

 

话音刚落,王俊凯就打进电话。

“到了?”

“恩,刚到。”

“买早饭吃了吗?”

“买了。”

“买的什么?”

“breakfast sandwich。”

“买热的喝了吗?”

“恩,拿铁。”

“那就行。”

“你回去后没睡?”

“没,我去学校了,有些事要做。”

“哦。”

“有人接你们吗?”

“有,就在外面,我们现在要拿行李,我先挂了?”

“好,到住的地方了跟我说。”

“恩。”

 

王源扭头就看见周小粥正在跟蓝莓视频,就也没跟她说话,把两个人的行李抬下来。接机的是当地两个男生,互相报了学校,一行人就往酒店出发了。

 

王俊凯送了王源就又回到他公寓,床上还有王源睡觉时躺出来的褶皱。他觉得谈恋爱这事儿真是奇怪,就比如说两周前他就知道王源要走,也没觉得有什么。一小时时差的距离而已,三天就回来,平时就算在一个城市,忙起来一天也就见一面。

可等王源真要走了,他又开始心慌。

 

心理性的,生理性的,汗都比平时出的多。他坐在出租车里看王源离开的背影,王源是个男人了,也并不娘炮,出门在外还要照顾周小粥,这些他都清楚,可还是无法避免的心慌。

 

他躺在王源刚才躺过的位置上,头埋进床单,试图去闻王源的味道。

王源是有味道的。除了香波和沐浴液之外,另有一种味道。

这辈子王俊凯只闻得出两个人的味道——他妈,还有王源。

 

他在那床上躺了一会儿,越躺越浮躁,干脆收拾东西去了学校,路上还想着,这几天他都要住在王源这里。

 

只是不想让那地方空着。

 

他先回宿舍做了早饭,然后去图书馆写作业,每五分钟就要检查一次手机,一个上午过去后总算等到了王源落地的时间。

 

王源在外面办事,跟恋人打太多电话你侬我侬的,显得小家子气。更别说万一给人发现这恋人是个带把的,就有大麻烦了。这些王俊凯作为男人都很清楚,但还是忍不住要细细问王源吃了什么,怕他大早上贪凉去喝冰的。

 

真是拿不上台面。

又不是小媳妇儿。

唉,挂之前,应该再加一句我想你了。

算了还是算了。

 

挂了电话,王俊凯坐在图书馆里,又是自我厌恶又是依依不舍,双目无神靠在椅背上,呆了老半天,凄惨。

蓝莓从后面拍了他一下,王俊凯吓得要死。

“hey boy,这么巧。加入我们留守家属联盟吗?”

“并不想加入。”

“说的跟我有的选一样。走吧,午饭。约吗?”



今天刚从外面回家,累得瘫痪,但看到好多要饭的又于心不忍,还是推了一些事情明天做,先撸出一碗给大家解解馋。

评论(141)
热度(1434)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