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为了饭(22)

22. 颤抖吧直男

王源下课后先联系了一个学长,学长带着他在学校地下停车场买了一个停车位。然后他回家拿换洗衣物和电脑,开车拐回学校的路上,买了两个赛百味。

 

王俊凯下了课赶着去做volunteer,王源给他打电话,问他在那儿。王俊凯说刚下课,正往教学楼D走呢。王源问他吃晚饭没,王俊凯说他周一忙完一般都八九点了,那会儿再捣鼓着吃点东西。王源说那你不饿啊,十二点多吃的午饭,都好几个小时了。王俊凯其实周一和周三会在下午三点吃午饭,但今天为了照顾王源的时间表,才故意提前了,他跟王源说自己不饿,让王源先去吃晚饭。

 

“我给你买了赛百味,我在D的大厅等你吧。”

王俊凯声音里带着笑,“我看见你了,你回下头。”

 

王源递了一个三明治给王俊凯,“我就猜到你这会儿没时间买东西吃。还有十分钟呢,你快点先吃了吧。”

“你吃了吗?”

王源举了举手里另一个,“我现在吃。”

他俩找了个沙发并肩坐着,王源又从书包里掏出一瓶水,“刚才忘买喝的了,这瓶还是我上课前买的,没喝完。”王俊凯咽了嘴里的面包,又去喝水。

 

王源觉得自己挺奇怪的。几小时前王俊凯还亲了他,连他嘴里薄荷茶的味道都尝出来了。可这会儿他看王俊凯直接嘴对嘴,喝那瓶他喝过的水,一颗心还是扑通扑通加速度狂跳。

 

出息呢?

窒息。

 

王源问王俊凯一会儿要做什么volunteer,王俊凯说这个项目叫run for the cure, 是T村每年一度的活动,通过募捐的方式支持乳腺癌患者,呼吁对女性消除偏见。王源说那你是去干啥的,光捐钱就行了?王俊凯说参与活动的人需要先捐40刀,然后这周六绕T村规定路线慢跑一圈,每有一个人完成任务,C银行就会捐一笔钱。现在我就是去开会,周二周三在学校宣传活动,呼吁大家报名。

王源说你要去跑圈吗?

王俊凯说跑呗,就当锻炼了。

王源说那我也跟你一起跑吧。

王俊凯说可以啊,但这个是组队才能参加的,我和几个同事是一队的,报名比较早,已经收到了团队T恤,你现在报名进我们队应该领不到队服了。王源说没事儿,你们队服什么颜色?到时候我穿个一样颜色的。

“橙色。”

 

艹。

 

“好,我可能没这个颜色的衣服,我回去找找红色或黄色吧。”

王俊凯笑着安慰他,“没事儿,我有橙的,到时候你穿我的衣服就行。”

 

。。。

艹。

 

“。。。好。”

“那要不你干脆跟我一起去开会吧,刚好报个名。”

 

王源被王俊凯带着交了钱,签了名,他跟不上开会的进度,又不好意思玩手机,听一知半解的英语实在难熬。他见来开会的除了王俊凯,还有一个中国人长相的,坐在屋子另一头,就大了胆子,把手伸到桌子下面,偷偷摸摸去戳王俊凯的大腿。

王俊凯面不改色,抓住了他作怪的手指头,然后和他十指相扣,牵了半个小时。

 

结束后王俊凯说他要去A楼开会了,工作会。王源说那我在外面等你?王俊凯把钥匙和卡给了他,说你先回我宿舍玩儿吧,我开完会就回去。

 

 

【帮主竟然出现了】

【失踪人口回归】

【帮主你再不出现我们就要报警了】

 

【。。。不就三天吗】

 

【不。。。】

【就。。。】

【。。。】

【。。。】

【。。。】

【那个一天不上线也会提前说一声的,是我们帮主吗?】

【那个两天不上线就一定是在飞国际长途的,是我们帮主吗?】

【帮主你变了。】

【你变了。】

【变了】

【了。】

 

【有些突发情况。。。好了好了,还打不打了】

 

【打!】

【打打打打打!】

 

【恩,走吧,去上次那个副本】

 

 

 

【你不是我们帮主。】

【说,你是谁】

【你把我们帮主怎么了】

 

【。。。意外,意外。。。】

 

【意外?!我们帮主会犯这种错误吗?】

【攻击来了不反击就算了】

【还他喵的躲都不躲】

【自杀式打法】

【不】

【自杀式被打法】

【我们帮主没有这么蠢】

【不】

【我们帮主可以有这么蠢,但技术不可能这么烂】

【说】

【你是谁】

 

【。。。刚才走神了,没看屏幕。。。】

 

【这个谎言拙劣吗?】

【拙劣】

【这个谎言敷衍吗?】

【敷衍】

【卧槽楼上那个是副帮主!】

【副帮主都看不下去了!】

【副帮主都参与闲聊了】

【帮主是用激将法苦肉计鼓励副帮主参与讨论吗?】

【帮主真是一番良苦用心啊】

【对不起帮主我们错怪你了】

【帮主故意打这么差真是辛苦你了】

 

【不是。。。真的就是走神了,那会儿眼没看屏幕】

 

【打副本不看屏幕你能看哪里?!】

【看天吗?】

【看地吗?】

【看星星与月亮吗?】

【看春花与秋月吗?】

 

【看人。】

 

【卧槽】

【卧槽】

【卧槽】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可能是】

【天啊噜】

【天啊噜】

【帮主夫人到手了?!】

 

【恩】

 

【!!!!!!】

【!!!!】

【!!!】

【!!】

【!】

【那还打个毛游戏啊!】

【谈恋爱去啊!】

【你哪儿来的时间跟我们浪费啊!】

【你那儿不是晚上吗!该干嘛干嘛去啊!】

 

【他很忙。】

 

【哦对帮主夫人是个学霸】

【唉心疼帮主】

【夫人美吗?!】

【肯定美啊,楼上这还用问?】

【对帮主自己都是个大帅逼了】

【真的真的?】

【是啊去年面基你没去真可惜】

【啊啊啊啊郎貌女才!】

【好!】

【好啊!】

【真好啊!】

 

王源眼前出现了一杯水,他仰头就看见王俊凯举着水冲他笑,“玩儿的这么投入?”

“还行吧,就是瞎玩儿,”王源接过水喝了两口,“你写完了吗?”

“还没。”

“是什么的申请表啊?”

“一个金融专业的项目。我们学校本身也对外提供理财服务,会有一些个人或公司把钱给金融系的部分教授,进行投资。每年这些教授会选十个大三学生,进行培训,操作时用的不是虚拟货币,而是这笔投资。”

“所以是你去拿着这笔钱去投资吗?”

“恩,可以这么说,但如果我入选了,会有个大四学长对我的决策做评估,觉得合适了,才能投钱。”

“我觉得你肯定可以。”

“希望可以吧,”王俊凯笑着去轻揉王源的头发,“如果进了这个项目,工作量应该会更大。”

“身体吃得消吗?”

“应该可以的。就是,有可能,陪你的时间不多了。”

“没事儿,就像这样你忙你的,我在一旁看着,就特别好,这就是陪我了。”

“哈哈,你在一旁看着,有什么好的?”

“真的,就这样,伸手就能碰到你,一抬头就能看着你,我就觉得特别好。”

王俊凯坐在床沿,抓起王源放在键盘上的手,握握又捏捏,“光看着我,有什么好看的。”

“真的!”王源急着让王俊凯相信自己,声音提得老高,“而且啊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你本来就忙,忙的还都是正事儿,我时间表很松,所以咱俩就紧着你的时间表来安排事情。我觉得挺好的。”

“这样对你不公平。今天才第一天,以后你可能慢慢的就烦了,可能就开始胡思乱想。”

“我不会。诶呀王俊凯你嘿烦,我都说了我觉得特别好,我又不是小姑娘又不是青春期小朋友,我要是以后觉得不舒服,我就直接跟你说了。”

“。。。这样一看,好像跟男的谈恋爱,比跟女的。。。简单多了啊。”

“你才发现?颤抖吧直男,更多好处还在后面呢,刮开有惊喜。”

 

王俊凯没接话,用舌头堵住了那张嘴。

 

亲了一会儿,王俊凯觉得要不好了,就赶快打住,“我再去写一会儿。”王源点点头,红着脸去看电脑屏幕。

 

【再去刷一次吧?刚才是我的失误,这次我会注意的】

 

【出。。。出现了。。。】

【这。。。未免。。。有点快吧。。。】

【你怎么能质疑帮助的体力呢!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们到底打不打?】

 

十一点的时候王俊凯关了电脑,王源问他写完了吗,王俊凯说还剩一点,明天再写。他问王源带没带洗漱用品,王源说都带全了,王俊凯说那你先去洗脸刷牙吧。王源从床上跳下来,拎着小袋子去厕所,他回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把床上他吃的零食都收拾好了,放在五斗柜上。

“你喜欢吃这个玉米片吗?”

“零食我都喜欢吃。”

“还有呢?你是不是喜欢吃甜的?”

“恩,喜欢。”

“好。”

 

王俊凯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直接要往床上走,王源说你抹脸了吗?

王俊凯说我不抹脸。

“怪不得都起皮了,这样不好,T村太干了。”

“恩。。。我去年从国内回来的时候,我妈好像给我塞了一套抹脸的。。。我给放哪儿了来着。。。”

 

王源从被窝里钻出来,把自己的面霜挤了一点到手上,“坐这儿。”

王俊凯坐在了床沿上,王源就开始给他抹脸,抹着抹着,王俊凯就搂住了他的腰。王源抹完了,王俊凯就抓了他的左手放在鼻子下面闻,“好香。”

王源红着脸把手抽了出来,胳膊搭在王俊凯肩膀上,圈住他脖子,“男式的,哪儿有那么香。有没有觉得脸舒服多了?”

“恩,好像是有点。”

王源嘿嘿笑了,王俊凯捏捏他的脸又揉了揉他的背,“睡吧?”

“现在?才十一点半啊。”

“先钻被窝。”

“哦。”

 

王俊凯躺在外面,王源躺在靠墙的一侧。王俊凯抓了王源的一根手指,往自己手机里录指纹。王源脸贴在他肩膀上,笑着说你不怕劈腿被我发现啊?

王俊凯斜他一眼,“我除了银行卡,其他所有密码都是Wjk09211290,W是大写。手机锁屏是0921。”

王源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调了一会儿,笑着抬眼跟王俊凯说,“我手机锁屏现在是2108.”

“08是你生日?”

“恩,十一月8号。”

王俊凯也跟着王源傻笑起来,改了自己的,“好巧,我的也是2108了。”

王源伸出食指在他肩膀上画圈,“王先生,好巧,我也是王先生。”

王俊凯侧过身搂住他,“恩,我是大王先生,你是小王先生。”

“不不不,你是老王先生。”

“我有那么老吗?”

“没有,绝对没有。”

“恩回答正确。”

“那能加十分吗?”

“可以。”

“能加二十分吗?”

“可以。”

“加个三十分呢?”

“可以。”

“加个八十分呢?”

“可以。”

“加个王俊凯呢?”

 

“可以。”

 

王源在他怀里笑起来,王俊凯问他明天几点的课,王源说还是下午1点到4点。

王俊凯说你这学期选了4门课?王源说对啊对啊,快表扬我。王俊凯点点头,恩有进步,表扬你。王源说我怕会挂一两门。。。王俊凯说有我呢你怕什么,哪里不会点哪里。王源笑着用食指去点王俊凯,从脸颊点到胸口,王俊凯捉住了他的手,“真的,你有不会的就问我。”王源点点头说好。

王俊凯问他明天早上吃土司培根和煎蛋好不好,王源说好啊好啊。王俊凯问他想吃苹果还是橙子,王源说橙子。王俊凯点点头,问王源还有啥要求没,如果明早实现不了,去超市买齐了,后天就能实现。

 

“我能不能要求。。。”

“恩?”

“你能不能不穿那双橙色的鞋了?”

“啊?”

“就是。。。你有一双橙色的鞋,第一次一起去吃小面那天,你就穿了。真的。。。跟你很不搭。”

“哪里不搭?”

“我就这么说吧。。。周杰伦的歌,配了庞麦郎的唱法。”

“有那么丑?”

“恩。”

“好,以后不穿了。”

“真的?”

“恩。。。除非你也答应我个事儿。”

“什么事儿?”

“一个月最多吃一次泡面。”

“一次?”

“恩。我没在身边给你做,你就下楼买着吃,别窝在家泡方便面。”

“两次行吗?最多吃两次,然后你不能再穿那双鞋。”

“。。。好。”

 

王源头枕在王俊凯胳膊上,问王俊凯难受不难受,王俊凯说不难受啊,他空出来的那只手握住王源的。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增进一下了解。”

“什么了解?”

 

“小王先生你好,我叫王俊凯,英文名Karry,法文名还没取,我家是重庆的,我爸是个外科医生,我妈是护士,我家里还有爷爷奶奶,姥姥。我家在重庆XX路XX号,我小学是蟠龙小学的,初高中都是八中。我身高185cm,体重好久没称忘记了。我近视左眼二百度右眼二百五十度,平时上课会带隐形眼镜,有点低血糖,除此之外身体状况良好,各项达标,无不良嗜好。”

“老王先生你好,我叫王源,英文名Roy,法文名也还没取。我家是重庆的,我爸妈做生意的,酒店餐饮类,XX酒店就是他俩开的。。。”

“XX?连锁那个?看来我要尽快开始炒股票了。”

王源拍了他一下,“别打断我好吗,我家里还有奶奶,姥爷,我有个亲姐,叫王炎,在澳洲很多年了。我家在重庆XXX路XXX号,我初中是南开的,高中是XX国际部。我身高180,体重130,不近视,有哮喘但出国后就很少犯了。不良嗜好。。。打麻将算赌吗?”

“算钱吗?”

“不算,输了的请吃饭。”

“那就不算赌。”

“好的。我喜欢打游戏,听歌,看电影电视剧,弹钢琴算一个吧但不怎么弹。”

“我弹吉他。”

“真的?!”

“骗你干啥,我还从国内带过来了,就在床底下。”

“弹得好吗?”

“有一段没碰了,我练练,过几天给你弹?”

“好好好。”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眼睛跟他说,“我在想,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多早?”

“能多早就多早。从小做邻居就好了。”

“恩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

“我小时候,就,可肥了,就是,一个球你知道吗。”

“哈哈哈哈我想看你小时候照片。”

“我这儿没有,家里有相册。下次回去了我可以拍给你看。”

“恩,好。”

 

王源听出了王俊凯声音里的困意,猜他平时应该也是这个点睡,就说好晚了,我们睡吧。

王俊凯说你不是一般晚上三点才睡吗,现在就困啦?

王源说你明早还有八点半的课吧,也该睡了。

王俊凯说好,下床关了灯又钻进被窝。王源没再去枕他的胳膊,只是左手牵了他的右手。王俊凯在黑暗里亲了下王源的脸,跟他说晚安。王源裂开嘴笑了,王俊凯看不见,只听到他回了句晚安。

 

没一会儿王俊凯就睡熟了,王源借着窗外透进的光,轻轻吻了王俊凯的额头,鼻梁,嘴唇,和下巴。



评论(163)
热度(1438)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