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20)

吃不饱(20)

 

20. 奶黄包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1.

 

一顿午饭吃了三小时,王俊凯从自己小学时最喜欢的男老师说到几天前撞见父亲的外国妻子,他吸溜着吃完最后一根面条,

“所以说我要重新考虑下将来做什么了。”

 

王源扶着胃瘫软在椅子上,点点头。

 

“节目企划我写好了也给千玺他们发过去了,”王俊凯说,“这几天抓紧录,元旦发。”

 

“后期利润千玺不要。我的话,拿一成吧,积累够相机的钱之后我就也不要了。刘志宏乐队表演可以积攒人气,但他个人又负责后期剪辑,所以他拿三成半。你负责节目之间的主持串词,节目用你的微博账号发,所以日常维护也是你的任务,剩下的利润就都是你的。”

 

“前期合同我给他们传真过了,现在你签上字就行了。”

 

王源看着眼前那张带有三个签名的合同,“这个节目还是不做了吧”这样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王俊凯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就又说,“点子本来就是你的点子,你拿大头无可厚非。千玺他本来就每周都去跳舞,现在也只是录下来而已不费多少事,我唱歌是自己的兴趣爱好,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刘志宏说他是个艺术家,让你不要跟他客气。”

 

王源犹豫了很久,还是开了口,“如果节目办着办着。。。千玺和刘志宏分开了,或者咱俩。。。不联系了。那不是更麻烦,倒不如算了。。。”

 

王俊凯收了笑容,严肃起来就有点凶。

 

“王源,你好好看看这张合同,这里面有合法合同获得执行力的所有要素。换句话说,在合同的截止日期到来之前,任何私人情感纠纷都不具备终止合同的能力。合同的有效期只有一年,拍摄节目也不需要我们四个人见面,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我做这些事的出发点的确是对你的喜欢。但这件事如果成功了,就关系到你和 刘志宏的事业、人生。我希望你可以严肃起来,把它当成一份工作,而不是一种我追求你的手段。”

 

 

2.

 

王源觉得依赖王俊凯绝不是一件好事。

 

可他不能否认这个大自己一岁喜欢看动漫和浮夸喜剧的男人,在关键时刻总能成为安全感的来源。

 

所以那天他去卡布奇诺上班前,还是在合同上一笔一划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您好,欢迎光临!”王源说完后抬起头,入目便是烈焰红唇,脸颊上一棵小黑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命运的相遇啊!缘分!”

 

王源笑了,“你们来过圣诞节啊?”

 

蓝莓点点头,“有那种角落里的不显眼的可以做羞羞的事情的双人桌吗?”

 

“这边请。”

 

蓝莓看着王源的背影冲周小粥说,“哎哎,你有没有觉得瓜大穿成这样很像一吻定情第一部里直树在餐馆打工的样子?!!”

 

周小粥有点无奈,“天天连账本都算不清,这些方面你倒是记性不错。”

 

“我算不清账本又怎么了!我五星店铺好嘛?!好嘛?!”

 

“好好好,”周小粥坐到她对面,“我穿黑衬衣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什么反应。。。”

 

王源有点不好意思,“我去拿水。”

 

“对了瓜大,你们俩最近怎么都不发微博了啊?在忙什么吗?”

 

“我们打算出一个节目。。。唱歌跳舞什么的,录下来剪辑到一起。”

 

“听上去不错啊!会有你们合唱的视频吗?”

 

“会,我们明天上午就录合唱。”

“那有人给你们录吗?”

 

“没有。。。应该有三角架吧。”

 

“别啊!”她指着在研究菜单的周小粥,“她是专业的!让她去给你们录!免费!”

 

“啊。。。”王源有点不好意思。

 

蓝莓轻轻踢了周小粥一下,“好好,没问题!你们明天几点?我十点半到十二点都可以。”

 

“这太不好意思了还要麻烦你们。。。”

 

蓝莓挥挥手,“别这样讲!我天天都循环你们俩的歌,听了一年多了也没掏过一分钱,再说能帮你们搞这个也是给我的福利啊。明天录的时候我提供服装啊,你穿着就也算帮我打打广告。”

 

王源点点头去倒水,捡了趴活,没忍住还是弯了嘴角。

 

蓝莓激动的红了脸,掏出手机换号发微博。

 

【@王炸小分队: 队长大人悄悄告诉你们,过几天有大福利哦!工作时的小王简直魅力满分!没锤。】

 

 

3.

 

 周六的时候王俊凯拉着王源出门,王源狠狠心买了一套录音设备。王俊凯说要掏钱当做投资,王源装没听见。

 

周小粥和蓝莓周日帮他们录了一整天。

 

直到元旦节目播出的时候王俊凯还觉得不真实——

别管什么歌儿,他俩合唱前只对两三遍,效果就很好。

 

周小粥也笑,“你俩真实太神了,别说唱歌,连上场下场走路时都像是复制粘贴。”

 

蓝莓早就在一旁看醉了,偷偷示意周小粥在大王不知小王不觉的情况下拍了不少花絮。

 

那些花絮被刘志宏放在了视频最后,还加了些鬼畜效果。

 

节目发布24小时后,收看的主要人群还是他们俩的粉丝,所以王源微博的关注数目只增加了几百个,倒是千玺、刘志宏和没名字乐队的粉丝数直线增长。

王俊凯拍拍王源的脑袋,“没事,要慢慢来。”

 

王源点点头。

 

“你明天上班吗?”

 

王源看了眼手机,“明天周六是吧,不上。怎么了?还录合唱吗?”

 

王俊凯笑笑说不录了。

 

我买了机票,明晚就走了。今早才买,所以没提前跟你说。

 

“王源,”王俊凯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的脸,

“我要开学了。”

 

4.

 

王源呆坐在床上,心说这不对啊。

 

他明明没有答应王俊凯,为什么现在还是有种美梦将醒的难过。

 

 

太不对了。

 

就好像你在读一本书,写得太好以至于把自己带入到主角的喜怒哀乐里。你替他笑替他哭,替他尝了酸甜苦辣唱了五音六律。

然后翻开下一页,却只看到了一张白纸。

 

你还沉浸在那个真实感过强的故事里,故事却戛然而止了。

 

这转变太过突然,平添三分委屈和七分的不情愿。

 

他听见王俊凯说“我二月中旬会放一周的假,如果时间能排开,回来也就是买张机票的事。”

 

“源源,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王源合上脑子里那本未完的书,看着王俊凯带笑意的眼睛,点头说好。

 

 

第二天他六点半醒来时,王俊凯已经带着早餐坐在他家门口了。

一如初遇。

 

他的小屋子里堆着三大箱零食,走动都要跳着,于是王俊凯就说我们在楼下花坛吃吧。

 

所谓的楼下花坛不过种着些艳俗的月季,天冷,就只剩几根枯枝。

他们并肩坐在台子上,王源咬了一口奶黄包,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5.

 

王俊凯看身旁的人低头啃奶黄包,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没想到即便不是生离死别,也让人如此烦闷。

一年半前他独自离开,父亲派了司机去送。他拖着箱子入海关时无丝毫不舍,甚至因为踏上新的历程而暗自愉悦。

 

他从不知道自己对王源的喜欢已经深到惧怕别离的地步。

直至这一刻,他才发现会想念这个人吃东西的模样。

 

明明啃的是奶黄包,却像在噬咬他的心脏,倒不疼,酥酥麻麻的痒。

 

他们沉默着吃完了早饭,重庆的天才刚刚亮起来。

 

“好像太早了,没有什么地方开门啊。”

 

王源说,那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王俊凯说好啊。

 

他们沉默着走了很久很久的路,还搭了一段公交车。

最后在一家书店门口停了下来。

 

“我的小学离这个书店很近。小时候每天放学我都会先来看会儿书,等着妈妈来接我。后来没钱买书了,有空就会再回来看半天或者一天的书,反正看看不要钱。看书这种事,一个人做也不会显得奇怪。逢年过节或偶尔放假的日子,就来找本小说看,看得痴了,就不会再去想自己活得有多窘迫。”

他冲王俊凯笑笑,伸手去开门,

 

“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王俊凯见他主动分享自己的生活,心里的惊讶愉悦一时间冲淡了离愁别绪,跟着他走了进去。

 

王源指着一排排的书自顾自说着,“小学喜欢看这一块儿的名著,当时觉得张口《红与黑》闭口《呼啸山庄》是件很厉害的事。初中开始看日本文学,从《雪国》看到《厨房》,从《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看到《白夜行》。那个时候怕回家看到我妈疯疯癫癫的,就转两辆公交车跑过来,故事都短短的,看完心里很平静。后来要自己养活自己了,没时间过来,就只用手机随便找点看。心烦意乱的时候看会儿书,可以换换脑子。”

 

他转过头对王俊凯说,“既然别的地方都没开门,就在这儿看会儿书吧。”

 

王俊凯点点头,看了看眼前的书架,抽出一本雪国。

他跟着王源盘腿坐到地板上,沉默着看了一小时的书。

 

“源源,”王俊凯叫了声身旁正看得入神的人,“那个。。。你喜欢看的书里,有没有不这么文艺的啊?”

 

王源露出了那天的第一抹笑容,“后面的架子上有盗墓笔记,那个故事性强一些。”

 

6.

 

从书店出来,王俊凯抱了一整套的盗墓笔记,王源看见了也没说什么。

 

“走吧,去吃饭。我请你。”

 

王源说好,但要用我卡里的你的钱。

 

王俊凯说可以啊,我请你吃顿好的。

 

【@老王来夸: 求推荐重庆市好吃的饭店,人均高一点也没关系。】

 

最后有粉丝推荐了一家风评很好的高级日料店。

 

“你喜欢换吃寿司吗?”

 

王源摸摸鼻子,“如果你说的是路边六块钱一盒的那种,还行吧。”

 

“那我们就去吃这个吧。”

 

点菜的时候王俊凯就开始说,你知道吗海贼王里有一个厨师叫香吉士,做菜就特别厉害。他吃了透明果实,所以就去偷看女澡堂。

 

“好色。”王源说。

 

“但是他、他其实也特别讲义气你知道吗。他们那个船上的人都特别讲义气,哦对,那个船叫黄金梅丽号,主角叫路飞。。。。。。”

 

王源吃完最后一块玉子烧时,王俊凯也刚好说到结束语——

 

“就是,就是特别的热血。”

王源刷卡结了账,心里想着怪不得好吃,真是贵。

 

“那现在去哪儿?”

 

王俊凯看了眼时间,说不玩儿了吧,我走前得去个地方,你跟我一起?

 

 

王源打开车门看到一排又一排的墓碑,对王俊凯说“我告诉你比起美梦我宁愿做噩梦,所以你这是要带我上西天吗。。。”

 

王俊凯笑着摸摸他的头,“傻子。”

 

他下车前对出租车司机说计时器不用关,一会儿就回来。他看了眼要跟着出来的王源,想了想还是说,你在车里等我吧。

 

7.

 

翻过山头,他的那件大衣早不见了。

 

“算了,要是还好好盖在你身上那才是见了鬼吧。”

 

“你知道吗,他又再婚了,还是个外国人。我还在犹豫该怎么办。”

 

“放弃吧,又不甘心。就是想替你出口气,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出了。”

 

“要不,就先算了吧。。。我知道你不希望我继续拧巴了,那就先算了?”

 

“你肯定会说,快去做你喜欢做的事吧。”他笑了笑,

“但是呢,真把音乐当事业搞,我还是做不到。”

 

“让你失望了。毕竟有他一半的基因,没法不衡量着利益做事。所以你倒也不用担心我养活不了自己了。”

 

“行了,就先这样吧。下次回来再跟你多说一会儿。对了,上次见完你司机就拉着我的箱子逃了。”王俊凯一脸的哭笑不得,“这次可别再这样了。。。车上没行李,但有个大活人啊。”

 

“是个蛮有意思的人,以后有必要的话,就带他来见你吧。”

 

王俊凯翻过山头时忽然有种错觉,好像这次车子也会消失不见。他心知不可能,还是加快步子,几乎是跑着出的墓园。

 

王源在路边站着,朝自己的方向望过来,王俊凯停止了奔跑,忽然有些感动。

 

他从近郊把王源送到家时,天已经黑透了。

 

“我一会儿去酒店拿了行李就直接去机场。你就别送了,从机场回你家打出租挺贵的。”

 

王源点点头说好,然后他又问,“你说你二月份有一周的假,那机票回来一趟大概要多少钱?我是说人民币。”

 

“往返的话大概一万。”

 

王源吐吐舌头,“那你二月别回来了。”

 

王俊凯被他噎得又心塞又好笑。

 

“就算二月不回来,以后也还是要回来的。分手大师咱俩不都还没看完,总要看完的。”

 

“你心里也就惦记着你女神了。”

 

“那是因为我女神可爱啊。”王俊凯想了想又说,

 

“你卡里我那八百块钱,花的只剩五块三了。所以你还拿着我五块三毛钱呢,我肯定还会回来找你。”

 

“你骗人的吧小票你都没留,咋算出来的。”

 

“我大学就是主修钱的,这方面比较敏感。”

 

王源点点头说行吧,五块三就五块三吧。

 

王俊凯说那我就走了,别误机了。

 

王源点点头,到了记得发条短信。说完又改口,你那个时候就换成国外手机号了吧,那就还是发私信好了。

 

王俊凯笑了,他说我还是直接短信你吧,国外的手机号发送国际短信是免费的。不过你就别回复我了,你回复我一条一块钱。

 

王源吸吸鼻子说,果然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

 

王俊凯说但我还是一心向党的。

 

王源问是真的吗?

 

“假的。”

 

他说完上前抱了王源一下,又揉了揉他的脑袋。

 

“行了,我真得走了。”

 

王源点点头。

 

王俊凯想说你照顾好自己,话到嘴边却变成一句晚安。

 

“晚安。”王源回应他。

 

王俊凯坐进出租车,冲他挥挥手。

 

王源看着远走的车蹲在地上。

 

不真实。

 

太不真实了。

 

好像第二天早上,他还会带着早餐坐在自己门口一样。





写这一章的时候好难受,比写饿得快大结局还难受。不想让老王走,心疼小王。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的假只剩一周了。


评论(71)
热度(815)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