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17)

吃不饱(17)

 

17. 凉拌野苋菜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1.

 

王俊凯是腿抽筋抽醒的。

 

他早过了长个子抽筋的年纪,这种熟悉又痛苦的滋味让他挤紧了双眼。

 

他疼得含起腰,才发现自己身上躺了半个王源和一台电脑。

 

冬日的早上五点,天还黑得严实,电热风扇照着他俩,照样冷。

 

他缓慢的从床铺里挪出来,揉搓着自己的小腿。想起今天是周一,就轻轻拍了拍王源。

 

“。。。恩。。。╯﹏╰”

 

王俊凯没放弃,又推了推他的肩。

 

“恩。。。”王源紧闭双眼,翻了个身。

 

“五点了,今天周一,你要去包子铺吗还?”

 

王源直挺挺坐起来,揉揉眼,

 

“五点了?”

 

“恩。”

 

 

1.5

 

刘志宏一觉睡得香甜。他梦见了几天前的那个下午,保安一步步逼近,他抱着吉他不知该撒腿往哪边跑。

 

急了一头汗的时候,易烊千玺就驾着筋斗云出场了。

 

他举着一根定海神针挡住了保安,

 

“这个乐队是被请来的。”

 

“但他们用的场地是赞助商宣传区。”

 

他声音不大,温温柔柔的,

“我知道。这块地的赞助品牌是我们家的,乐队也是我们请来的。之前主办方没说不能以乐队表演形式宣传,不好意思啊。不允许的话,这个广告我们不打就是了。”

 

斗战胜佛替他摆平了妖魔鬼怪,当着所有人的面带他上了那朵的筋斗云,然后笑着看向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

 

“刘志宏。”

 

“刘志宏,你这人脑子里是不是有坑?”

 

 

2.

 

王源穿戴洗漱好去拿手机,就看到王俊凯独自霸占着他的单人床,又睡着了。他想了想就没去叫他,蹑手蹑脚出了家门。

 

这个清晨和重庆其它无数个清晨并无二样。他还是那个用不起空调舍不得电费的单身男青年,无车无房无文凭。

 

居民楼门口还是有几个大爷大妈在打太极,一边活动筋骨一边吸收雾霾,细看就能发现每隔几月就少那么一两个,再也不会出现。

 

公交车站还是挤满了早起的打工族,有的穿着廉价西装狼吞虎咽鸡蛋灌饼,有的刚下班回来,浓妆艳抹也遮不住疲倦,还有的像自己一样穿着季末打折没人买的款式,一双手上裂着口子。

 

他想起此刻自己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与这个普通的清晨如此格格不入。

 

他知道过不了几天,王俊凯终归会坐上飞机离开这里。

 

即便如此,王源依旧惊讶于此时此刻,他正躺在自己床上睡觉的事实。

 

他在想为什么王俊凯愿意花时间停留在自己的早晨里。尽管是虚拟的暧昧游戏,他大可以去找个奔了小康的西皮。

 

到底和富人吃野菜一个道理,忆苦思甜图新鲜。

 

 

自己就像风靡一时的凉拌野苋菜,味道不好,打着养生的招牌却让人觉得新鲜。

王俊凯北极贝吃多了,怕胆固醇高,大概觉得一盘涩口的苋菜有点意思,换换口味。

 

王源依旧是那个王源,过着和这个城市底层大众无差别的生活,度过无数个同样的清晨。

 

可只因为自己是那盘出场时候刚刚好的野苋菜,在王俊凯眼里,就成为了有趣的人。

 

想到这里,他心里倒松了口气。等王俊凯吃腻了野菜回去念书,自己最少没什么损失。

 

既然自己提供了新奇,那再多索取几天的依赖,或许算不上不过分。

 

即便不划算,王俊凯那样的利益既得者,抱着慈善家的心态也不会斤斤计较吧?

 

 

 

2.5

 

易烊千玺叫醒了刘志宏。

 

“睡觉也不老实,咕哝什么呢?”

 

“可能有,要不你量量表面积?”

 

“啊?”

 

“我梦见你那天问我脑子是不是有坑。”

 

“。。。我记得你那天可不是这么回答我的呀。”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刘志宏抱着枕头坐起来,笑得狗腿。

 

“起来吧,吃早餐。楠楠都已经拿着房卡下去了。”

 

刘志宏揉揉脸,去厕所洗脸时还在哼唱。

 

“让往事都随风都随风都随风~~~”

 

 

3.

 

王俊凯醒来时都已经中午了。

 

他有点低血糖,晕晕乎乎支起脑袋。

 

已知:他被送出国的唯一理由就是替他爹和后娘铸造爱巢,他多年来的目标无非是吞掉家族企业让他爹晚年孤独无力一把,那个外国女人他不够了解,说不准会不计钱财和他爹相依为命。

 

求:他到底该怎么办。

 

 

如果那个外国女人是看上了这个中国老男人的钱,那他的计划大可照旧。

 

可如果真见了鬼。。。

 

 

“喂?”

 

“喂。”

 

“你在哪呢?”

 

“我带着他俩吃午饭去。你呢?”

 

“我在王源家。”

 

“呵呵。要是全重庆的导游都跟你这德性一样,这个市的旅游业早垮了。”

 

“。。。我想了想我爸的事儿。”

 

“恩,然后呢。”

 

“我能赌的只有那个女人对我爸的真心。”

 

“恩。太不可控,你等于没筹码。”

 

“我知道。那我能怎么办,眼睁睁看他俩幸福美满携手走完下半生?他那样的人即便老天不愿给他报应,我也不能顺应天命。”

 

那边传来一阵窸窣和关门声,噪杂的背景音突然消失了,易烊千玺放轻声音问他,

 

“你想过他为什么在有了你之后就不回家了吗?”

 

“想过。”

 

“王俊凯,”那边顿了顿,“其实我一直有个猜想。”

 

“你说。”

 

“高中我上生理课时,老师给我们放过一些产房视频。上学期我修的心理学课上也谈过这个话题。。。你知道,有一些男人,他们在看到那个之后。。。”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王俊凯抿抿嘴,“事实可能就是这样。但所以呢?这不是什么狗屁心理障碍。只能说他良心被狗吃了。”

 

“你说得对。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母亲已经不在了,你是要搭上自己的人生加入一把实质意义不大的赌局,还是就此打住,别再拧巴了。”

 

王俊凯没接腔,易烊千玺就又说,

 

“如果你对你爸那摊子有兴趣,那就继续这么走,走到头,那个女人的选择自然就知道了。如果你没兴趣,天高皇帝远,利用他的钱,想干嘛就干嘛去。他大概不会舍得给你留多少遗产,但现在还指望着你帮他跨国转移业务,不管你将来想干什么,赶快先从他那里拿资源。”

 

“这不用你说我心里也有数。但他不傻,看不到成果,就不会给我资源。”

 

“你需要多少资源,取决于你想从哪一行入手了。”

 

“我再想想吧。再想想。”

 

 

3.5

 

“千玺你便秘吗?”

 

“我只是去接了个电话。”

 

“哦,那就好。”

 

“我那里健康不健康关系又不大。倒是你,你便秘吗?”

 

“我?我不啊。”

 

刘志宏说了话才觉得那里怪怪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红了脸。

 

“易烊千玺当着你弟的面你也敢说这种话?!”

 

千玺笑笑,“楠楠,你听到什么奇怪的话了吗?”

 

“奇怪的话?没有啊。便秘是什么?”

 

千玺还没来得及翻译,刘志宏就抢了话,

 

“上厕所有困难。不顺畅。像你哥哥刚才那样,很久才能出来。”

 

“awwww”易楠的小脸皱巴到一起,“youguys are so disgusting!”

 

 

易烊千玺点了蛋酒,刘志宏抿了口问蛋酒是酒吗?

 

“加了朗姆酒,但度数很低,基本就是饮料。”

 

“好甜。”

 

“圣诞节喝的,”他举起杯子,“刘志宏,圣诞快乐。”

 

刘志宏觉得脸有些热,和他碰了杯,“圣诞快乐。你们是圣诞节前一天的飞机吗?”

 

“恩。”

 

“真好,你们那儿都下雪了吧。”

 

“你喜欢看雪吗?”

 

“喜欢啊!第一次看初雪是我大一在北京,雪落的时候特别好看。”

 

“云南不下雪吗?”

 

“山上下,我住的城市温度高,所以没有的。你那里呢?”

 

“一年有半年都在下雪。”

 

刘志宏光是想想就缩了下脖子。

 

“哥哥,云南好玩儿吗?”易楠陶醉在江米甜酒里,满嘴糯米粒。

 

“好玩儿啊。每年游客都特别多。”

 

“和北京重庆一样吗?”

 

“很不一样,你等着啊我给你找照片。”

 

4.

 

王源早上走得急,没带卡布奇诺的员工服,从包子店出来就赶回去拿。

 

他打开家门就看到王俊凯嘴无血色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进来。

 

“你身体不舒服吗?!”

 

“什么?”

 

“你嘴巴都白了。。。”

 

“哦,低血糖。”他看了眼时间,“我出去吃饭。”

 

王源见他起身又坐下,明显乏力的样子。

 

“你从北京带的点心我没吃完,先垫垫吧。”

 

“好。”

 

王俊凯咬了一口杏仁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落了东西回来拿。你怎么不起床吃饭啊?”

 

“醒的晚了,又想了会儿事情。”

 

 

王源想问什么事情,话到嘴边又打住了。

 

 

“那你快去吃饭吧,我要赶快走了。”

 

“一起吧。我刚好要去那个方向找千玺他们,我开车送你。”

 

“你身体状态开车安全吗?”

 

“恩。。。”王俊凯想了想,“那打车吧。”

 

他见盒子里还剩最后一块儿香芋酥,就顺手拿起往王源嘴里塞。

 

王源调节反射就张了嘴,结果一口吞,被噎了个半死。

 

“哈哈,王源你怎么这么二。”

 

 

是啊。

我怎么这么二。

 

 

5.

 

王俊凯在酒店大厅找到了那三个人。

 

“你们下午想去哪儿玩儿?还没去过磁器口吧?”

 

“不急了,今天可以歇歇。现在我们时间充裕了。”千玺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说。

 

“不是过几天就要走吗?”

 

“不走了。楠楠想去云南。刚才给叔叔阿姨打了电话,圣诞节就不回去了。”

 

王俊凯笑了,问刘志宏,

“这尽地主之谊的任务你自己领了?”

 

“省省吧。。。我妈要是见了我,大街上都能脱鞋追着我打,我也正后悔呢。”

 

易楠抱着平板电脑看云南风景图,学着他哥慢悠悠的说,“你现在后悔也晚了。”

 

 

王俊凯拍拍刘志宏的肩,“易家媳妇不好当吧?”

 

“谁是谁媳妇这事儿还没见分晓呢!”刘志宏在酒店大厅里喊。

 

“快了。你很急啊?”易烊千玺笑着看他。

 

“那你们今天想干啥?”王俊凯问。

 

“我去趟卡布奇诺吧。”刘志宏开始穿外套。

 

“你跟源源很熟吗?”

 

“源源。。。”他抖了抖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我是去找我姐。她跟王源是同事。”

 

 

5.5

 

“这是易烊千玺,这是他弟弟易楠,这是我姐刘怡。”

 

“你好。”千玺先打了招呼。

 

“你好,”刘怡说完又去问刘志宏,“你怎么三天两头往重庆跑啊?”

 

“想你嘛。”

 

“想我?你是想源源吧?!”

 

“想源源?”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皱着眉头问。

 

刘怡一下子有点看不清局势。

 

“姐,你胡说什么呢。”

 

“啊?原来你不是弯的啊?!”

 

“我。。。你能别跟家里说吗?”

 

“我本来就不怎么联系家里,再说我没事儿干跟妈提你?我就那么欠呀?一提你她不跟我抱怨一小时就算好的了,我话费多了没处使啊?”

 

易烊千玺偷偷低头笑了。

 

“姐,你这几天啥时候有空一起吃个饭呗。”

 

“行啊,我今晚就没班,源源也没班,”她看向王俊凯,“一起吃吧?”

 

 

6.

 

王源坐在烧烤摊上,眼睁睁看着王俊凯把自己面前的辣椒拿走了。

 

“我感冒都好了八百年了。”

 

“你气管炎嗓子太娇贵,少吃点辣。”

 

“那跟这完全没关系好吗?!”

 

王俊凯什么也没说,斜眼瞪过去。

 

凶哦。

 

王源吐吐舌头。

 

“诶对了,”他坐直身体微微前倾,“我今天看了个帖子,说网络上营销号赚钱的事情。”

 

刘志宏啃着羊肉串回应他,“恩恩,我也看了。”

 

王源看了眼王俊凯,“你之前不是说让我想想换个奋斗目标吗,我看了那个帖子后有了个想法。。。”

 

“你说既然营销号这么好赚钱,那我也可以试试啊。”

 

刘志宏笑了,“你平时写段子吗?”

 

“不是。只要粉丝多不就行了吗,不一定非要写段子啊。。。”

 

“可你现在顶多算个大大,十万粉丝都没有。”

 

“我想的是,能不能搞一个自制节目,每隔一段时间出一期,可以唱我们自己写的歌,还可以加上你们乐队的表演,录到一个视频里。能赚钱的话,大家分一下。就算赚不了钱,也能变相替你们乐队打广告。”

 

“自媒体。”王俊凯想了想说,“成本很低,可以一试。如果反响好后期可以跟视频网站合作。”

 

刘志宏豪迈的咽了口肉,“我看可以!千玺的跳舞也加进去!”

 

王源摸摸鼻子,“千玺他还会跳舞啊?”

 

“何止是会跳舞,”刘志宏拍着自己的胸脯一脸骄傲的说,“他跳得还好着呢!”

 

易楠刚把嘴里的烤馍片儿吃了,就赶忙插话,“何止跳舞啊,Jackson还会变脸魔术书法呢!”

 

王俊凯没帮腔,易家家风他不清楚,但这种“歪门邪道”上抛头露脸的事情。。。

 

 

“可以啊。”千玺不痛不痒的答应了,又叫了第三碗抄手。

 

 

王俊凯把鸡翅从签子上取下来夹进王源碗里,“你有时间搞这个吗?一周只歇一两天。”

 

刘怡咂咂嘴,“他今天刚失业,有时间。”

 

王源笑着解释说包子店老板不做了,卡布奇诺的晚班也有一半调成了白天。

 

刘志宏给刘怡倒了杯啤酒,“那你不也失业了吗?”

 

“店我盘下来了,老板那点儿手艺我也会。都跟你一样献身艺术,抱着康师傅住仓库啊?那你们这个节目要叫什么名字呢?”

 

王源啃着鸡翅说还没想呢。

 

“干脆跟着我们乐队,叫没名字节目吧!”刘志宏很是激动。

 

王源嫌弃的皱皱眉,“太不走心了。”

 

千玺从饭碗里抬起头,“取个简单点儿的,有亲切感,易口头传播。”

 

王源咬着筷子头想了会儿,“恩。。。二两乐子?”

 

王俊凯说“那英文名可以叫 Two lbs. of Fun. ”

 

刘志宏说这还不如叫没名字呢。

 

刘怡说名字很一般啊。

 

易楠说二两是什么意思。

 

千玺吃烤串儿没发表意见。

 

王俊凯满意的点点头说那就这么定了。






今天买了蛋酒烤了饼干,窗外下雪了 ○゜▽゜○ 圣诞节那天会写圣诞节。

评论(41)
热度(726)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