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 (16)

吃不饱(16)

 

16.王先生的抹茶香草冰淇淋,倒杯不洒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1. 

 

本来都在冰淇淋店排起了队,王俊凯突然记起王源午饭没怎么吃,就拉他出了店。

 

“我带他去吃点饭,你们先吃吧。”

 

王俊凯问他想吃什么,王源扫视了一圈说都行。

 

“去吃拉面吧,暖胃。”

 

王源看着菜单上的牛骨汤和猪骨汤犹豫了一会儿,选了牛骨汤。

 

“还是猪骨汤吧,好喝点儿。”王俊凯说。

 

“好。那猪骨汤吧。”王源想了想又问,“你吃什么?”

 

“我午饭吃了,这会儿不饿。恩。。。”他看了看菜单,“一份天妇罗。”

 

 

1.5

 

“你吃什么口味?”

 

“啊?呃。。。”刘志宏扫了一眼花花绿绿但菜单,他家境一般,从休学搞乐队后更是被家里断了经济来源,夏天嘴馋路边一个冰棒了事,哪儿在这种正儿八经的冰淇淋店消费过。

 

“那,巧克力味儿?”

 

“好的先生,您指的是暴风雪系列吗?大杯小杯还是中杯?需要加什么小料吗?”

 

他听着店员语速飞快的问问题,没反应过来,后面长长的队伍投来不耐烦的眼光。

 

“中杯,加一份布朗尼一份坚果。”千玺上前了一个步子,将刘志宏隔在身后,

 

“跟前面那个孩子的一起结。”

 

“好的,先生您贵姓?”

 

“易。”

 

 

刘志宏捧着自己那杯,跟易楠并排坐下,

 

“你姓易?!”

 

对面在玩手机的千玺挑了挑左边的眉毛,

 

“不然我姓刘吗?”

 

“。。。不是,以为你姓易烊来着。”

 

“。。。”

 

“你不吃吗?”

 

“不吃。全是反式脂肪酸。”

 

“哦。”刘志宏跟易楠对视一眼,笑了笑就开吃了。

 

易楠吃得快,没多久就一杯见底,说去旁边上个厕所。

 

刘志宏则是越吃越慢,他本就不嗜甜,起初吃觉得浓郁冰凉,吃得多了又嫌太甜。

 

“你干嘛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我?”

 

“我吃不下了。。。”

 

“。。。”

 

“太甜了。。。”

 

“你是想扔掉吗?”

 

“不是!那不行啊!这一小杯顶我两天饭钱啊,扔了也太腐败了。”

 

易烊千玺轻轻叹口气,从他手里抽出杯子和勺子,没一会儿就吃完了。

 

刘志宏笑眯眯的递过去一张餐巾纸,

 

“千玺啊,反式脂肪酸。。。”

 

 

2.

 

王源这几天心情低落,饭又没按时吃,胃口不太好。

加上王俊凯吃了两只天妇罗就没事做,盯着自己吃饭,他就更难以下咽。

 

“吃好了。”

 

“你逗我呢?半碗都没吃完。”

 

“吃不下了。。。”

 

“不行。就零食吃得快啊?吃了。”

 

王源低下头又扒拉了两口,皱着脸,“吃不完了。”

 

“再吃两口。吃完了带你去吃冰淇淋。”

 

王源埋头吸面条时满心的诧异。

 

他曾经连吃了一个月清汤挂面、米饭拌老干妈,曾经站在盛夏的街头连发五小时传单直到中暑,曾经清扫酒吧的厕所被呕吐物恶心得吃不下晚饭。

 

可他从没因为这些而不争气的流下眼泪。

 

他穷,他需要钱,他必须吃苦,他要活下去。

 

生存的欲望简单又粗鲁,无需伤春悲秋回忆少年往事,有力气哭不如省着力气多睡几分钟。

 

他曾被衣着光鲜的客人苦苦刁难,也曾从流浪汉手里接过一顿早餐。

 

他冷眼看着一个男人带不同的女人去一家餐厅献花用餐,也看着花甲的老人携手庆祝忘了年头的纪念日。

 

这世上人人都是好人,都是恶人,命不同罢了。

 

他以为自己足够坚强理智,以为即便是生离死别的戏码也再难让自己动容。

 

他知道自己屡屡招架不住王俊凯,不过因为他是多年来第一个除了善意还多赠送一小份宠溺的人。

 

他诧异的是,自己竟就这样轻易的开始依赖他了。

 

经营多年的自我保护机制,竟就这样轻易土崩瓦解了。

 

 

2.5

 

“诶,我听说国外大学跟国内的特别不一样,是吗?”

 

“我没在国内念过,怎么比较?”

 

“也是。。。”

 

“刘志宏,你为什么休学?刘一麟他们不还在念书吗,一边读大学一边玩乐队不行吗?”

 

“行啊。我休学不是为了有更多时间搞乐队。怎么说呢,我成绩一直不错,云南分数线也不算高,考来北京后家里人都很高兴。”

 

“但是真坐到了教室里,我就挺失望的。原先觉得大学应该跟高中很不一样,不用再每天起早贪黑背些无用的东西。谁知道呢。。。”

 

“有天上晚自习的时候我就在想,老子拼死拼活考了出来,就是为了每天一大早被叫出去跑操,然后大晚上背毛泽东思想吗?”

 

“我的专业是调剂的,又改不了,等我毕业了再给家里说——对不住啊,文凭拿到了可我想玩乐队。”

 

“他们照样不会同意。”

 

“所以那天晚上我把书一扔就罢工了。反正也是要让他们失望,早几年做了,给家里省点学费,而且没准我混出头的日子也能早点到。”

 

“那你要是混不出头呢?”

 

“有手有脚,像现在这样打着工我也饿不死。再说了,”他冲着千玺笑,

“你要是真觉得我没可能混出头,那天在音乐节上干嘛帮我?”

 

“或许我是看你顺眼,所以才帮你的呢。”

 

“那也说明我颜值达标,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早晚混出头呀。”

 

“你真够乐观。”

 

“承让承让,你不也是吗?”

 

“恩?”

 

刘志宏没解释,易楠就回来了,说想看电影。

 

 

3.

 

王俊凯见王源吃得差不多了,就要去结账。

 

“别啊,我掏吧。”

 

王源见他一脸疑问就又解释,

 

“你也没吃什么,而且每次都是你请怪不好意思的。”

 

“那次吃你请的小面,不是说好了我回请吗?”

 

“也行。。。但你还有八百块钱在我卡里呢,你不是没几天就要走吗,我刷吧。”

 

王俊凯没跟他继续争,就耸耸肩点了头。

 

去买冰淇淋时王源纠结了一会儿,对店员说,

 

“要抹茶的那个。”

 

“不不不,还是要香草的吧。中杯”

 

“好的,先生贵姓?”

 

“王。”

 

王俊凯看着他掏卡付钱然后去尽头等,也没说什么,他上前一步,

 

“中杯抹茶。姓王。”

 

 

王源找了个双人座位,一脸期待的看着工作台。

 

“王先生的中杯香草,王先生的中杯抹茶!”

 

 

王源捏着小票去领时,没来由红了脸。

 

 

“千玺他们去看电影了,你想看吗?”

 

“好啊。”

 

 

3.5

 

易烊千玺问楠楠想看什么,易楠抬头看了看,

 

“星际穿越就是Interstellar吗?”

 

“对!”刘志宏抢在千玺前面回答了他。

 

“哦,这个我已经跟同学看过了,其他的都没听说过。”他仰头问千玺,“你觉得哪个好看?”

 

“我也不怎么看这些。。。”他扭头问刘志宏,“你觉得呢?”

 

刘志宏摸摸鼻子,“我平时看的也是外国片多一点。。。”

 

“那你觉得剩下这些哪个好看点?”

 

“。。。都不好看吧。”

 

易楠听了他们的对话明显有些失望。

 

“诶,要不我们去唱歌吧?”

 

易楠问他,“唱歌?可是我还没到年龄呢。”

 

刘志宏懵了,“唱歌还分年龄的?”

 

“分啊,大多都是成年人才行。”

 

刘志宏笑了,“那看来你没去过KTV啊,走走走,哥哥带你去,这边不用分年龄的。”

 

他们坐着电梯上了一层楼,易楠指着门口的牌子问,

 

“上面写的不是【未成年人禁止入内】吗?”

 

“嘿嘿嘿,不是,你看错了。”刘志宏揉着他的头就去开房间了。

 

易烊千玺跟在后面,又多看了几眼那个牌子,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4.

 

王源还在苦恼着看什么,王俊凯就收到了千玺的短信。

 

“他们去唱歌了。”

 

“啊?”

 

“你想看电影还是去唱歌?”

 

“都行吧。。。”

 

“那去唱歌吧。”

 

“好,”往外走的路上王源问王俊凯,“你喜欢看那一类电影啊?”

 

“喜剧。”

 

“喜剧?”

 

“对啊,你呢?”

 

“恐怖片?别的也行,看电影本身吧。你最近有看什么喜欢的吗?”

 

“之前看了分手大师,看了好几遍,你看过没?”

 

“没。。。”王源想说自己平时不看这种片子,话到嘴边又改成,“好看吗?”

 

“特别好看!晚上回去在电脑上看吧,我再陪你看一遍。”

 

“好。。。”

 

“你呢,最近看什么?”

 

“明亮的星。”

 

“啥?”

 

“没啥。。。”

 

 

他们进房间时易烊千玺正对着易楠唱宝贝,一脸温柔。

 

王俊凯和王源找了空位坐着,刘志宏招呼他们去点歌。

 

王源点了后让王俊凯过去,他搜了几首周杰伦的,没想到都显示已点。

 

刘志宏戏很足的唱完了一首失恋阵线联盟,就把话筒给了王源。

 

王源想开口唱,又有点不好意思,王俊凯就拿了另一个话筒,

 

“你一段我一段?”

 

“好啊。”

 

“你先开始吧。”

 

王源上次唱歌还是跟夏天打工的几个小伙儿一起,面对着不太熟的千玺和刘志宏,紧张地走了音。

 

王俊凯直接把声音加了进来,帮他稳住了调子。

 

王源第一次听他唱歌,心里惊讶于他的技巧。

 

从蒲公英的约定到龙卷风,从七里香到安静,都是些几年前流行的大众口水歌。

 

王源唱歌时目光不自主的被王俊凯吸引,看着他习惯性抬起右手,然后再顺着音乐在空中短暂停顿又放下来。

 

他举手投足都那么认真,王源心里升起了些小崇拜。

 

王俊凯惊讶于自己和王源的默契程度,两个人的声线贴合在一起,跟着音符上下滑动,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舒服又上瘾。

 

原来自己的声音里加一份薄荷糖味道,效果会这么好。

 

 

4.5

 

易烊千玺在连续听他俩唱了十首歌后看向刘志宏,

 

“我们再去开一间吧。”

 

易楠白天玩的太疯,早就睡熟了,刘志宏点点头,横抱着他跟在千玺后面出去了。

 

5.

 

列表里的歌已经唱完了,王俊凯放下话筒说喝点水休息一下吧。

 

“咱们俩配合的挺不错。”

 

王源瘫倒在沙发上,“你唱歌好好。以前学过吗?”

 

“没啊。可能玩乐器的人音比较准吧。”

 

“不是,不光音准。”

 

“那是什么?”

 

“恩。。。很有气场。”

 

王源夸完就笑了,王俊凯也跟着笑起来。

 

“王源你怎么这么二。”

 

两个人灌着水,有气无力地拿出手机刷微博。王俊凯一上账号就看到好多人在自己最新一条微博下面留言。

 

【谈恋爱太美好都不顾我们了吗 多久没发新歌了你俩?!!!可耻】

 

【+1为何我举起了火把】

 

【老王你还记得自己撒糖小能手的称号吗】

 

他想起进房间前看到的录音设备,就坐起来对王源说,

 

“刚才咱俩合唱雪人效果不是不错嘛。”

 

“要不干脆去外面录一首吧,发到微博上当做圣诞节福利。”

 

 

“好啊。”

 

 

5.5

 

刘志宏自己连唱了三首,把话筒递给了易烊千玺。

 

他接了话筒却又不动,

“你唱吧,我没有很喜欢唱歌。”

 

“为什么啊?”

 

“唱的又不好听。”

 

“挺好听的啊!”

 

“。。。也就唱那几首了。”

 

“那几首就唱得很好啊,别的不说,你声音好听,光这一点就加五十分。”

 

“相比之下还是更喜欢跳舞。”

 

“你不是也玩微博吗,为什么不把跳舞视频录下来发微博,就你那个水平,妥妥的会火啊。”

 

“没意思。为什么要火呢?”

 

“呃。。。粉丝多啊,成为大大。”

 

“粉丝多对我有什么用?”

 

“也是啊。。。你又不吃这碗饭。。。”他想了想又笑着说,

 

“恩其实比起唱歌,我也更喜欢你跳舞。”

 

易烊千玺看着昏暗灯光下的刘志宏,大冷天穿黑皮衣,辍学唱摇滚的小青年,有时候却像只绵羊。

 

他放下手里的话筒凑过去,吻住了他的唇。

 

“互粉吧。以后我再编了舞,就拍下来传到微博。”

 

“你不是说没意思吗?”

 

“社交媒体的意义就在于分享与传播。”

 

 

6.

 

录完歌回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王俊凯心里竟还惦记着看分手大师的事儿。

 

王源一看演员列表就明白了,老老实实跟他一起看。

 

电影演到邓超在杨幂的药瓶里装满彩虹糖时,王源和王俊凯就靠在一起睡着了。

 

王源心里七上八下了两天,最后也没等来王俊凯对于自己反常表现的解释。

 

王俊凯脑袋里依旧乱七八糟,逃避着必须要想明白的烦心事。

 

最后在那张单人床上,王源一半身子挨着床,另一半压在王俊凯身上,口水在他价值不菲的毛衣上蔓延开来。

 

王俊凯微微蜷着腿,肚子上放着一台破旧的电脑,和王源握成拳头的手。

 

电热风扇还开着,亮了一晚上。

 

 

 

6.5

 

易烊千玺和刘志宏没等到王俊凯回来,只好带着易楠一起睡大床房。

 

刘志宏睡前刷微博,看到白天互粉的一对西皮两小时前秀了恩爱。

 

 

【@老王来夸:圣诞福利。Merry Christmas to you,       。@小王卖瓜 】

 

【@小王卖瓜: 啊。。。第一次合唱,希望你们喜欢!这个圣诞节,我想和你过[心] //@老王来夸:圣诞福利。Merry Christmas to you,       。@小王卖瓜】

 

他找出耳机点开那首歌,听着听着就有些羡慕。

 

“别玩儿了,光线太暗伤眼。睡吧。”易烊千玺隔着熟睡的易楠轻声对他说。

 

 

【@没名字乐队—天宇文: 为何我手中举起了火把//@小王卖瓜: 啊。。。第一次合唱,希望你们喜欢!这个圣诞节,我想和你过。//@老王来夸:圣诞福利。Merry Christmas to you,       。@小王卖瓜 】

 

【@Jackson易:右边,单身狗才能举火把,你不举。//@没名字乐队—天宇文: 为何我手中举起了火把//@小王卖瓜: 啊。。。第一次合唱,希望你们喜欢!这个圣诞节,我想和你过。//@老王来夸:圣诞福利。Merry Christmas to you,       。@小王卖瓜 】

 

 

“易烊千玺你TM才不举呢!”

 

 

“你小声点,孩子还在睡。”






昨天怒买了一百个小面包,今天想着要快点吃完才好。炖了番茄牛腩连米饭都没敢蒸,结果一口气配着吃了四个 好撑( ⊙ o ⊙ )

刚才在微博上见有个叫蟹粉圆子之类的姑娘 卖力地安利吃不饱 就评论她说谢谢之类 结果怎么也发不出去 最后才发现我没权限……◉◞౪◟◉

评论(80)
热度(783)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