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15)

吃不饱(15)

 

15. 香草味儿冰淇淋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1.

 

王俊凯打了辆车从王源家到了市中心的酒店,他看到街对面的便利店就走了过去。长夜漫漫,千玺要和刘志宏鬼混,八成要行苟且之事,带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他头上。小家伙说害怕,非要和他睡双人间,他长这么大哪儿干过这差使啊。

 

一罐冰淇淋,几包零食,应该就能打发了吧?

 

走到便利店门口,就看到了前面停着的车。

车牌号他再熟悉不过。从小到大,父亲回家时一定坐带有这个牌号的车,尽管次数少的可怜,他趴在窗口看着汽车远走的记忆却出不了错。

 

他父亲是典型的商人,深深迷信于这个得之不易的牌号,不管换多少车都要将它保留下来。并且这车是他去办正事时才会坐的,或许在他心中那所剩无几的善恶观里,婚外情、搞女人也是老天不容的。

 

王俊凯曾经自作聪明的跟踪他了那么久,早看出了这一规律。

从没有哪个女人能跟着他上了这个牌号的车,她们坐的大都更扎眼奢华。

 

王俊凯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没有去见父亲一面的原因,也不存在故意避开他的目的。

 

他看到驾驶位置上那个熟悉的背影侧过身和旁边的女人深吻,然后女人下了车,笑意盈盈地往便利店走。

 

王俊凯皱了眉,抬脚就跟着女人进了商店。

 

那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

 

他看着女人在货架上挑挑拣拣,买的都是日用品。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就此打住,不要向前,可他还是控制不住步子,站在了女人身边。

 

女人有些惊讶,抬眼看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男式剃须刀。

 

“Excuseme, do you know where is the nearest pub? I am looking for a friend.”

 

女人温柔的笑了笑,“Well,it depends on which kind of pub you are talking about.”

 

王俊凯听着她的口音,悄悄捏紧了拳头。

 

女人眨眨眼,“其实我会讲中文的。哈哈,如果你是在找距离上最近的,隔壁酒店负一层就有一个。”

 

“您的中文讲得真好。”

 

“谢谢!我在中国已经呆了五、六年了。”

 

“是吗,来这里工作?”

 

“对,来做英语老师。”

 

“您是哪里人?”

 

“加拿大人。”

 

王俊凯报了一个地名,女人惊喜的点了头。

 

“对啊,你怎么知道?!”

 

“我在T大读书。”

 

“好巧!”

 

“是啊,”他扯了扯唇角,

 

“好巧。”

 

“你可以先去对面的找找你朋友,我丈夫在车里等我,那我先走了?”

 

“丈夫?您是在中国结婚的吗?”

 

女人笑意加深了些,“对,我刚来没多久就遇见了我丈夫。”

 

“是吗?”王俊凯挤出一个笑容,“你们走到一起一定不太容易吧?”

 

“其实还好,我刚来是私人英语教师,他因为工作的关系想要学一些英语口语,就经人介绍找到了我。他很厉害啊,用了两个月就把我追到手了。”女人笑着吐吐舌头。

 

“是很厉害,那你们结婚很久了吗?”他顿了顿,“抱歉,我只是很好奇跨国婚姻,因为我也遇到了一个有点心动的加拿大人,请您别介意。”

 

“哈哈,怪不得呢。我们啊,我们在一起两年后才结婚的,马上就到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了呢。你要相信感情能跨越语言文化的差异,既然心动了,就去争取一下。”

“谢谢。可我还不确定毕业后回不回国,不清楚他会不会愿意来中国,所以在犹豫。您呢?您将来打算定居在重庆吗?”

 

“其实我是很想家的,我丈夫说给他几年将工作转移到我家乡,就可以陪我回去了。”女人的笑容里是藏不住的幸福,“你不要担心这些问题,就像我们俩一样,互相妥协就可以走下去,感情就是这样的。”

 

王俊凯轻轻点了点头。

 

女人的手机震动起来,“我丈夫还在等,那我就先走啦。Goodluck!”

 

“谢谢。”

 

王俊凯看着女人上车走远,嘴角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他松开了一直紧握的拳头,游魂般走出了超市。

 

 

2.

 

王源一整天都有些恍惚,忍不住去查看手机,可不管发多少个短信打多少个电话,永远没回音。

 

和他约好了拍照的摄影师叫大树,王源看着他粗狂的络腮胡就傻眼了,这和心中大四毕业男孩子的形象未免差太远。

 

“哈哈,吓着了?”男人灭了手里的烟,“我其实早几年就已经在吃摄影这口饭了,但属于自学成才,我妻子年纪小念大学,不想我到处跑就让我干脆自考到她学校,也可以再涨涨知识。她早我一年毕业,现在在家待产,我再拍最后一组毕业作品,顺便赚个奶粉钱。蓝莓把你的情况给我说了,没关系别紧张,我找你就是因为这次想拍青涩的主题,衣服什么的我都自己准备好了,也不用你化妆。”

 

王源连连点头,“抱歉,我迟到了。”

 

“没事儿没事儿,”男人挥挥手,“谁没个睡过头的早上,再说你也就晚了几分钟。”

 

他递过来一件白衬衫一条牛仔裤,“蓝莓帮我找的衣服,她说就是你的号码,换一下吧。这一组拍完咱们去吃个饭,然后就等晚上了,拍夜景。”

 

 

说完又点了一根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趁你去换衣服在外面抽两口,你出来我就灭了。家里不能有二手烟,我最近也是忍得有些辛苦。。。”

 

王源笑了,“不碍事,我平时在餐馆打工,不怕什么油烟的,你只管抽吧。”

 

 

那天晚上王源把手机音量调了最大,又打了一次王俊凯的电话才死心去睡。

 

早晨七点钟时他被一条短信提示音叫醒。

 

 

【一会儿跟我们一起去打真人CS吗?】

 

没有任何关于【怎么了?】、【出事了吗?】、【你还好吗?】的回应,就像没有看到那十几个来自王源的未接来电一样,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邀约。

 

王源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直接回复了【好。】

 

【两小时后来接你。】

 

 

3.

 

酒店一楼的早餐自助,易烊千玺替刘志宏和易楠接了两杯牛奶,坐在了王俊凯对面。

 

“你不去也没关系,我们三个一样玩儿,又走不丢。”

 

“没事。”

 

“你状态不对,算了,在房间休息吧。”

 

“没事,”王俊凯又重复一遍,“在房间休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怎么说也是我把你们叫过来的,不尽些地主之谊说不过去。”

 

“呵呵,那你随意。”

 

 

4.

 

王源接到短信就跑下楼,看到了一辆小型商务车。

 

他走过去见开车的是王俊凯,副驾驶位置空着,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王俊凯表情冷冷的,双眼下面浮着黑眼圈。他还没决定要不要开口问怎么了,就被后座传来的叫声吓得不轻。

 

“王源?!!”

 

他回过头看那个黑皮衣小青年,“刘志宏?”

 

“你和王俊凯咋认识的?”

 

“。。。网上认识的。你呢?”

 

“呃,我其实被他带来的。”他指了指身边坐着的男生。

 

“你好,我是易烊千玺。这是我弟弟易楠。”

 

那天半夜电话里的,就是这个声音了。

 

“你好,我叫王源。”

 

车里一时间有些尴尬,因为王俊凯自顾着已经开出老远,完全没有要加入对话的意思。

 

刘志宏倒是有些激动的样子,从后排使劲儿往前挪,跟王源讲话。

 

“你考虑了吗?跟着我去北京混。”

 

王源半颗心都悬在王俊凯那张冷着的脸上,又不得不扭过头回刘志宏的话。

 

“恩。。。还是算了吧,我唱歌也没什么技巧。”

 

“技巧什么的都可以学呀!你。。。”

 

“刘志宏,你坐回来点,不安全。”易烊千玺这话说得及时,王源弄不清有没有帮自己的成分在。

 

“你和。。。”王源开了口才发现自己从没喊过王俊凯的名字,想了想他还是改了口,“你们俩是在国外大学认识的吗?”

 

“恩,”千玺点点头,“我们一个商学院的。”

 

“哦,所以你将来也打算从商吗?”

 

“可能吧。”

 

“Jackson他还是科学院的呢!”易楠探出个小脑袋,嘴里还吃着薯片。

 

王源看见薯片才想起自己没吃早饭,偷偷咽了口水。

 

“科学院?”他想问是双学位的意思吗,又怕自己用错词闹笑话。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在两个学院?那你到底是什么专业?”刘志宏替他问了出来。

 

“我同时在两个大学修了课。专业还没定。易楠,你把零食分给王源哥哥一点。”

 

王源脸红了下,但还是接过薯片吃得开心。

 

人穷便志短,他穷的久了,骨气本就没剩多少,更不用说易烊千玺并无恶意。

 

王源最终还是没忍住,问绷着脸开车的王俊凯,

 

“昨天有事吗?”

 

“千玺,前面就到了,一会儿你带楠楠他们先进去,我找车位。”

 

王源愣了,半个薯片捏在指尖,他知道王俊凯听见了自己的问题,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直接无视。

 

千玺显然也觉得尴尬,不愿被夹在中间,就没回王俊凯的话。

 

到了地方王源并没跟着千玺他们三个一同下车,王俊凯什么也没说,载着他找车位。

 

“王俊凯,你还好吧?”

 

王源盯着他,仍旧没得到任何回应。

 

那半个薯片黏在两指间,像是锁在了凝固的空气里。王源看着他停好车解了安全带,打开车门往外走,只得捏着薯片跟在后面。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是不是我无意中做了什么,惹他生气?

 

还是因为我少做了什么。。。

 

前晚分别前我都干什么了?

 

到底是我的原因吧?不然为什么还搭理千玺?

 

王源浑浑噩噩想着,换好了衣服和装备,心思还没放到游戏上,就听见了耳边的枪声。

 

他下意识扭头去寻王俊凯,发现他神情十分专注,完全没有只是陪孩子来随便玩玩的意思。

 

刘志宏从远处对着王俊凯连发数枪,眼看就要击中了,王源快步跑过去替他挡住。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跑开了。

 

王源趴在地上回想那个瞬间王俊凯面具下的表情,只能想起一双冷漠的桃花眼。

 

没多久就开始了下一轮,几个人摸爬滚打得和泥人一样,一局结束都瘫坐着喘气。王源撑着膝盖站起身,看到王俊凯一脸失落的蹲在一旁,浑身的泥污。

 

他对着王俊凯比了比搓手的姿势,

 

“它干了,你搓一下就干净了。”

 

王俊凯看着他,带着王源无法解读的情绪,终是没有回应。

 

王源在和他擦肩而过时忍不住问出口,“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吗?”

 

 

依旧被无视了个彻底。

 

 

他冲了澡跟着大部队去吃饭,看着王俊凯侧身同千玺和易楠商量菜谱,一直压抑的委屈涌上心头。

 

既然不愿意搭理我看见我,为什么约我出来?

 

千玺是多年的好友,自己只是认识不过一周的网络西皮,所以区别对待也是情理之中吗?

 

那之前的种种照顾关心又算什么?生活优渥者的施舍吗?

 

他脑子里像塞了无数个巨大的海绵,浸着水,乱七八糟又沉重异常,一餐饭只是象征性吃了几口。

 

王俊凯先送了他回家,他打开了车门,哪儿还有心思强颜欢笑跟他们挥手告别。

 

车门关上的一瞬间,王源就再也忍不住蹲在了地上,大脑充血,一口气顶在喉咙处,逼出了眼泪。

 

5.

 

王俊凯还是用余光看向王源,却看到关车门后那人就不见了。

 

“你是要直接开走吗?”千玺坐在后面幽幽的开口问。

 

王俊凯用力捏了几下方向盘,最后还是下了车。

 

他绕过车头就看到王源缩头乌龟般肩膀一抽一抽,传来闷闷的抽泣声。

 

王俊凯立刻大脑一片空白没了主意。

 

他没有迁怒王源的意思,但直到如今他也依旧无法接受那晚看到的一切。

 

那个连结发之妻都可以冷落十几年的男人,那个母亲葬礼上只视察般出现了三分钟的男人,那个除了施加命令就再无他言的父亲,竟然和另一个女人步入了婚姻。

 

可他是根本没有心的人啊,又从哪儿找来了一颗真心赋予他人?

 

然后让唯一的儿子远赴重洋,替他和他的现任妻子打造安度晚年的伊甸园。

 

这算什么?自己的忍辱负重言听计从又算什么?

 

他想不明白,却又不得不想明白。

 

他承认自己对王源的冷暴力含了发泄的成分,却又不明白为何要拿他出气。

 

现在他蹲在地上大哭,本就瘦弱的身体缩成一个团,活像一个受了委屈,躲着父母的孩子。

 

他听着王源无穷无尽的哭声,那些被藏在袖子里的泪水像是全流进了他本就一团乱麻的心里,湿淋淋沉甸甸。

 

要哄吗?

 

要哄的吧。

 

可要怎么哄呢?

 

最后他叹了口气,顶着自己乱七八糟又湿淋淋的心蹲在了王源身边,抬手轻轻拍他的头。

 

6.

 

王源哭得久了头晕,却又停不下来。他感受到王俊凯的手一下又一下顺着自己的头发,他心里委屈,却又没力气拒绝。

 

“源源”

 

他听到王俊凯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声音沉沉的,那瞬间他就屏住了气,像是怕这世界太吵,自己听了错。

 

“别哭了。”

 

“是我不好。”

 

“我去带你买零食,好不好?”

 

“你想吃什么?”

 

王源觉得脑子里像是有五百只田径队伍在赛跑,太阳穴突突突要炸裂一样。

 

他抬起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将头抵在了王俊凯胸口,然后哭得更凶了。

 

 

 

7.

 

王俊凯被王源扑了个满怀,刚想说什么,看到他红肿的眼又住了嘴,用双臂环住他,哄孩子一样拍他的背。

 

他听见王源哭得更凶了,一时间开始怀疑自己哄人的方式。

 

然后他看到王源挣出了怀抱,抽噎着对自己说,

 

“冰、冰淇淋。”

 

“香草、味、味儿、冰淇淋。”

 

 




被学姐带着去大超市买了好多好吃的心情太好,吃火锅时香槟干红啤酒混着就喝喝喝 知道自己有点晕了想着就更不了文了 结果打了几局麻将就醒酒了。。。【虽然作为新手 麻将少女青被画了一脸的小猫小狗小兔子TT】 被送回家后发挥劳模精神写完了【尽情爱我吧】

好啦你们看吧我去卸妆洗澡敷面膜哟呵!

评论(96)
热度(775)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