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10)

吃不饱(10)

 

10.糖炒栗子的强势回归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1.

 

王俊凯又是早晨五点就醒了,生物钟没那么好调,他整个人是又困又清醒。拿了床头的手机,习惯性打开Facebook,看到页面后又咂咂嘴。

刷了微博,除了少数几个催新歌的,大都在质问昨天那条秒删的【同居照】。

 

百无聊赖,冲过澡他就出门了。

 

【你醒了吗?】

 

【醒了。时差[生病]你怎么也醒这么早?】

 

【昨天下午睡多了。。。】

 

【[哈哈]我在买早餐,你想吃什么?】

 

【啊。。。什么都行】

 

【恩,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

 

 

2.

 

王源见王俊凯没什么意见的样子,就直接带着他坐公交去新城区了。

周六的上午,公交依旧同寻常一样挤。

王俊凯一上车就愣了两下,姿势有些僵硬。

 

“怎么了?”

 

“好久没见这么多人,有点不适应。”

 

王源笑了,“你们那边公交没这么挤吧。”

 

王俊凯带着他一路往车尾移动,

“没。最挤的一次是Boxing Day,就是圣诞后一天,商场打折,全城人都出来了,也就只是没座位的程度。”

 

王源张了嘴本想回些什么,一抬眼就发现两人已经站在了后门处,王俊凯不知何时两手撑着栏杆,将自己虚虚地护在了角落里。

 

他把头低了下去看脚尖,调整下思路才又抬起来,却是换了话题。

 

“一会儿你想去哪儿买衣服和电脑?”

 

王俊凯歪歪头想了下,报出一个商场的名字。王源点点头,就又开始看脚尖了。

 

光看装潢就没进去过的商场,倒也是意料之中。

 

 

3.

 

王俊凯手上拿了三件颜色相似款式相近的毛衫之后,才看出来身旁人欲言又止的小表情。

 

“怎么了?”

 

王源像是下了极大的勇气,小心翼翼拿手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你不觉得。。。那边架子的配色款式更适合,呃。。。你这种年纪的吗?”

 

王俊凯抬眼看了看,那边的确更像是千玺平日里穿的衣服,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深紫色深棕色,权衡了下利弊决定听王源的。

 

他试了几身衣服觉得差不多了,随口问王源,

 

“我好了。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问完才发现有多不合适。

 

“。。。不了。我也消费不起啊。”

 

店员在两人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心里就有了主意。

 

“我们这儿今天买够量就能送衣服呢。这位先生买够了一万二,可以送一件春季新款,”她走近了王源,“这一季的风格跟您很搭呢。”

 

王俊凯没多想,“那你去挑一件吧。我自己没什么需要的了。”

 

王源看了一眼那些春季新款,又看了眼王俊凯,却没动。

 

“去吧。你不要也是浪费了。”

 

于是王源点点头,去挑了会儿,拿出来两件短袖问王俊凯的意见。

 

王俊凯心里想着我竟然也有给人参考衣服的这一天,面上却不动声色,指了指那件印满了黑色菱形的白T。

 

结账时店员把卡机给了王俊凯,他一看数目明显多了两千,就有些疑惑的抬眼。

 

店员则是一副不客气我懂我懂的神情。

 

他明白过来是个误会,怪不得店里并没摆什么买满就送的宣传板。

 

扭头看到王源换好衣服出来,正在穿自己的外套,商场暖气足,额角有一层薄汗,脸也红了。

 

就像前一天那颗被烘烤的苹果。

 

王俊凯轻轻耸了肩,把卡掏了出来。

 

 

4.

 

王源跟着王俊凯买完了衣服内衣裤和电脑,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就问王俊凯饿不饿。

 

“这儿离沙坪坝也不很远。请你吃小面?”

 

王俊凯说好啊,脸上露出笑容。

他看了眼手里的大包小包,出门后还是招了辆出租。

 

王源叫了两份小面,王俊凯说一碗不加辣。

 

“你不吃辣啊?”王源瞪大了眼睛,“重庆娃子不吃辣还要不要得了?”

 

“我吃啊。那是给你点的你个傻子,刚才还在咳嗽,你嗓子不要了?”

 

“小面不加辣还有啥子吃头哟。”王源简直一百个不愿意。

 

“那你点别的撒。”

 

“我们今天有鸡汤米线,”老板娘笑眯眯看他俩拌嘴,“源源,这是?”

 

“哦,是我一个朋友。”

 

“哈,我还以为是你哥呢。听你朋友的,莫吃辣了。”

“那就米线吧。。。”王源蔫蔫的,觉得自己太没气魄,

 

“你喝啥子,源哥请你。”他把筷子直立起来敲了两下桌子,替自己示威。

 

王俊凯笑了,伸手又去拍他的脑袋。

 

“啥都行,听我们源哥的。”

 

王源被这意料之外又带着些取笑的捧场捧得有些心神不宁,站起来转身去冰柜挑选,逃跑一般。

 

在这没暖气的小店里,还没吃辣,他就已经觉得有些热了,看到冰柜里除了汽水酸奶,还有种蓝色瘦高瓶子的饮料,就拿了出来。

 

结过账他往回走,看到王俊凯一双长腿缩在矮矮的桌子下面,周围堆满了设计华丽的包装袋,背景是一面掉了漆斑驳破旧的墙。

 

王源突然觉得这景象有些逗,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恰好拍到王俊凯伸长了手,低头往自己的杯子里倒热水。

 

他走过去坐好,看了眼面前的那杯热水,豪气地将饮料放在王俊凯面前。

 

“这可是冰柜里最贵的饮料,源哥请你。”

 

“海之言?我走前好像还没见过这种饮料呢。”

 

他刚打开瓶盖,饭就已经端了上来。

 

“对了,发个微博吧。咱俩这也算面基成功了。”

 

“面基?”

 

“就是。。。”王俊凯考虑了下用词,“见网友。”

 

王源点点头说好,王俊凯就拍了一张米线和小面的合照。

 

“你发吗?”

 

王源看了眼手机里最新的那张照片,摇摇头,“不了,我就转发你的吧。”

 

【@小王卖瓜:饭后请你吃辣条。[酷]//@老王来夸:面基成功。还请我喝了冰柜里最贵的饮料。】

 

照片里两碗饭都还热着,冒出的白烟交织在一起,倒显得一旁的蓝色瓶子落了单。

 

 

5.

 

吃了饭走到街上,王源指着街对角一家西餐厅对王俊凯说,

 

“我下午到晚上就在这家打工。”

 

“我以前跟同学去过。他们家东西挺好吃的。”

 

“恩,生意每天都很好。你要去了我给你多盛点菜。”

 

“那要不下一顿我请你去吃吧。算是回请。”

 

“还是算了。同事之间都认识,怪不好意思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上学打工的?”

 

“有几年了。我要是说我只有初中文凭你信吗?”

 

“不会吧。初中毕业歌词能写那么好?”

 

“私下看的书多点就可以了。”

 

“那好吧。那我信。”

 

“。。。”

 

“家里有亲人需要你照顾吗?”

 

“没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那你连个空调都不买?打了几年工了都没攒够钱?你生病我估计就是给冻的了。”

 

“攒了。但那是以后要用的钱。”

 

“娶媳妇儿啊?”

 

“开火锅店。”

 

“你想当火锅店老板?”

 

“恩。又赚钱,又能天天吃火锅。”

“开个火锅店前期投入要上百万吧。”

 

“是啊。所以我定的目标是十年后。”

 

“十年这么久。”

 

“还行吧。我什么也不懂,多在餐馆打打工争取干到经理,学学怎么做生意。其实十年估计都不够,就当人生理想算了。”

 

“那你平时看管理一类的书吗?”

 

“不看。。。我其实对做生意挺没概念的,也没兴趣。但你说我这种连高中都没上的人,不往这方面发展,这辈子还有什么过头。”

 

“你可以试试写东西吧。作家虽然赚不了什么钱,但也算是你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或者把你写的词投出去试试。你形象又不错,小女生不是很吃文艺美少年这一口吗,说不定就火了。”

 

“算了,”王源的笑容有些苦,“人怕出名猪怕壮嘛。”

 

王俊凯觉得这解释太牵强,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你呢,你毕业后打算回国吗?”

 

“我?不好说吧。我应该会在那边先做些生意,才能回来。不过挺喜欢外面的,没那么多事儿。也适合我这种人住。”

 

“你这种人?”

 

王俊凯看着前面的路牌笑着回答他,

 

“我是gay。”明明还在笑,心却有点虚。

 

“你知道gay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他扭头去看王源。

 

“我知道是什么意思。”

 

 

6.

 

“所以你不回家,是因为这个吗?”王源伸出手打算替他拎几个袋子,却被躲开了。

 

“不是。我母亲不在了。我和我爸没什么感情。我初中就住校了,母亲不在了之后也很少回家,回去了家里也没人。高中还每周回去一次,在我母亲床上睡一会儿。现在。。。现在可能是大了吧,觉得做这种矫情的事情也不会让自己好过,何必呢。”

 

“那你这次回国,”王源开了话头却又不知怎么继续。

 

“回来让你请我吃饭啊。”王俊凯右手向上举了举,好似是下意识要拍他的头,却因为手里的大小袋子又收了回去。

 

“就为了小面?”

 

“恩。也去看了看我母亲。”

 

王源没有接腔,王俊凯就也没有再说什么,一路沉默着往王源家的方向走。

 

大概过了十分钟,路过了那家卖糖炒栗子的小摊。

 

栗子摊依旧向外冒着白气,十步以外都能嗅到香甜。

 

王源习惯性地看了眼那香味的源头,王俊凯停了步子,把一半的袋子交给王源。

 

“你等一下。”说完就转身去买栗子了。

 

后来两人做到了马路牙子上,王俊凯掏出一颗有些烫手的栗子,轻轻吹了两口然后剥开递过去。

 

王源愣了一下才伸手去接,放进嘴里那瞬间,舌尖是甜的,舌根却很苦。

 

“小时候我体质就不太好,容易感冒。秋天的时候我妈哄我吃药,都先买一袋糖炒栗子,我吃了药她就给我剥一颗。”

 

“有一次她剥的时候不小心被栗子壳刺破了手,指甲缝里都流了血。我爸在书房工作,听见我叫了一声就出来看怎么回事。他看也没办法包扎,就磨了一粒消炎药,把药粉涂进我妈指缝里。家里有酒精的,但他怕我妈痛。”

 

“我经常在想,如果他们感情没这么好,我爸出事之后我妈是不是也能带着我活下去。不至于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每天放学回家开门前我都在怕。怕她死在那屋子里,我以后就一个人了。又怕她还活着,抱着我爸的照片发疯。”

 

王俊凯又递过来一颗剥好的栗子。

 

王源接到手里却没吃。

 

“你爸爸他出事是因为。。。”

 

“我爸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考了大学后好不容易才进了机关。大概是得罪了人,或者只是站错了队吧。”

 

“那天我们刚从老家回来。才进家他们就带着人来了。”

 

“我每天都看书玩玩具的地下室里,竟然有一屋子的钱。”

 

“堆起来,比我都高。”

 

“所以是诬陷。。。”王俊凯手里一直剥着栗子,并没停下来。

 

王源扯扯嘴角,扯出一个不够好看的笑容,

 

“诬陷?算不上。”

 

“我们家没有那么值得同情。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干净的人,学着秋菊打官司求正义啊?”

 

“我小学是在一个双语私立学校上的,就算放到今天那种学校都不便宜吧。家里叔伯的儿女上学就业也全是我爸一手办的。”

 

“不过真出事了之后,那些个亲戚也都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妈平时持家,都不舍得给自己买什么首饰,后来不知道从哪儿挤出来的钱,租了个屋子让我念初中。那时候报纸电视全在报道这事儿,媒体赚钱,从来都不考虑什么隐私权的。我妈去原来那家菜市场买菜,卖葱的都给她白眼故意把价钱翻好几倍。学校里的老师同学见了也我都恨不得躲着走。”

 

“就我这样的人,还想什么出名不出名。这个年代什么前尘往事都藏不住的。重庆市十年来估计也就出我家这一桩特大贪案,我的名字,我妈的名字,连马赛克都没打还直挺挺躺在那些报道里呢。”

 

“我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但你说我既然都活下来了,活了这么些年,总不能一点盼头都不给自己留吧?”

 

王源把手里早就冷掉了的栗子放入了口中。

 

 

7.

 

王俊凯已经剥完了一纸袋的栗子,起身找地方把壳扔了,然后伸出一只手拉王源起来。

 

他把那袋栗子放进王源怀里,然后拎着大包小包一言不发把王源送回了家。

 

到了楼下的时候,他叫住了已经转身上楼的王源。

 

“我爸这辈子搞过的女人,连起来估计能绕老城区三圈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出门脸上就自动贴了个求约炮的标签。”

 

“所以,不管你爸是谁,做了什么,你,你、”他开始后悔从前没好好听语文课,最终也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完,只得换了一句。

 

“你说得对。这世界上干净的人不多,所以我觉得,做个还算过得去的好人,就够了。”

 

“我表达能力一般,不知道你听懂没。反正。。。反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8.

 

王源站在漆黑的楼道口里,看着昏暗路灯下王俊凯拎了满手的袋子,大衣上还挂着一小块儿栗子壳。

 

他看着王俊凯说着断断续续有些结巴的话,想不出来用词时就抿了嘴。

 

他看着他对自己说,

 

“明天去看个电影吧,西皮。”

 

他看着他那双很亮很亮的眼睛,好像能在里面看到自己快要跳出喉咙眼儿的心。

 

 

 




这章算是讲述小王身世之谜,比较重要,所以写了太久,明天就不更了。不要猜了他俩家官商不勾结,没什么狗血的上一辈恩怨。【霸道总裁爱上我】这个副标题已经用尽了本文的所有狗血值,所以你们放心吧。去超市买了栗子,过几天自己烤一下试试。。。

评论(69)
热度(736)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