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9)

吃不饱(9)

 

9. 清汤挂面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1.

 

王俊凯转了好一会儿,还是住进了一家快捷酒店。

 

他旅途困顿,其实是想找个像样点的酒店放松一下。可惜王源住的居民楼实在不处于繁华地带,更不是近郊的别墅区。

老城区泛着死气的住宅区,多是下岗工人分配的房子,租给了进城的打工仔。

 

他电脑丢了,却不指望快捷酒店的房间里能配置一台。严格意义上倒是有一台,但长相实在对不起人工智能这个称号。

 

王俊凯撇撇嘴,到底还是没能克服心理障碍,从露着污渍的键盘上收回手。

 

他脱了外套和毛衣才意识到王源家里有多冷。

那么冷,低烧也不知能不能退。

 

即便想到了这一点,他倒也并没动接王源来酒店住的心思。

 

只是盘算着早上要找地方买些早点上门去看看。

 

2.

 

王源一心想着好好休息睡个懒觉,却挨不住生物钟的魔性,早就醒了空着肚子赖在床上玩了俩小时手机。

 

昨晚王俊凯走之前说了些什么他倒是全无概念。那会儿头晕晕乎乎,鼻子又酸酸的,满脑子想着要憋住泪,根本没接收到他的话。

 

王源猜测大概是晚安好好休息一类,心里生出些愧疚。

王俊凯知道他的经济情况,大概并没期望得到什么招待,但大半夜在门口坐了不知多久还要再烧水递药。。。

 

【昨晚实在不好意思啊。。。还麻烦你烧水什么的。。。】

 

【醒了?那给我开下门吧】

 

然后手机一下子砸到脸上,王源疼得挤出了泪。

 

3.

 

王俊凯调时差,五点就醒了。洗个澡跑出去,溜达着买了早点,走到王源家门口才想起里面是个需要睡眠的病号,大早上他也没处去,干脆又坐到门口等了。

 

刚回了私信,他就听到屋里一阵闷哼,没多久王源就把门打开了。

 

王俊凯看他还穿着前一晚的衣服,头毛肆意生长着,脸有些肿,眼竟然也是红的,细看还有泪痕。

 

不一般的可怜。

 

“你怎么这么早。。。”他开口就问,却没声音。

 

王俊凯对着他的口型回答,

 

“时差,睡不着。买了早餐就来了。不过已经冷掉了,你家有微波炉吗?”

 

王源摇了摇头。

 

王俊凯没多想,直接把手抵在他额头上,

 

“烧退了。除了嗓子,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王源又摇了摇头。

 

王俊凯坐门口等的时候,自己趁热喝了杯米粥吃了两个生煎包,大概是时差原因就已经饱了。可他琢磨着让病号吃冷饭到底不像话,又觉得王源那副样子跟他一起出门,就像自己是拐卖儿童的怪叔叔似的。

 

于是他决定还是出于人道主义雷锋一下,

 

“你先洗漱坐床上休息,我再去买点热的早点。”

 

 

4.

 

王源刷牙的时候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王俊凯拎着那袋子冷了的早餐转身下楼时,王源鼻子就又酸起来。

 

他不是可以安逸的在教室里偷看言情小说的孩子,没有傻到把旁人的好心当做在意。

可这世界上肯向他施以善意的旁人本就不多,恰好在自己生病时给予照顾的,这么多年了王俊凯竟是唯一一个。

 

他洗过脸换了身衣服,就真的坐在床上乖乖等起来,不一会儿王俊凯就推开未锁的门进来了。

 

“忘记问你喜欢吃什么,我就都买了点儿。”

 

王源刚想说浪费,下一秒头上就多了一只手。

 

5.

 

王俊凯到不介意再跑一趟买早点。

 

他临时决定回国了,又没地方可去,闲得简直要丧失自我认知。虽然照顾病号算不上他期待的有趣的事,跑上跑下也就当锻炼身体了。

 

一进门,就看到换了衣服的王源一动不动坐在床上,浮肿未消的脸已经被洗干净了,见他回来就一双眼睛看过来,乖得像只兔子。

 

所以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揉他头发时,心里软得像一块儿高温融化的巧克力。

 

他看着王源白净的皮肤红起来,一路红到了耳尖,自己收回手后他停顿了几秒钟才抬头对视。

 

“好浪费。” 依旧没声音,口型却很好懂。

 

“这些东西好久没吃了,我自己也想尝尝。没事儿,慢慢吃多吃点,就当早午饭了。”

 

王源不再回答,咬奶黄包时眼睛都弯了起来。

 

吃得差不多了之后,王俊凯问王源吃药没,王源一拍脑门用口型说忘了。

 

见他自己去倒水了,王俊凯就伸了个懒腰,不可避免的又看到了一屋子的杂乱。

 

 

6.

 

王源喝好药回过身的时候,就看到王俊凯大长腿迈得老开,一手一把袜子。

 

“你这袜子是洗过了还是没洗?”

 

王源不敢想象自己现在脸有多红。

他摇了摇头,走上前接过了袜子。

王俊凯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王源一阵心虚,意识到情势发展到这一步,去厕所洗袜子才是唯一出路了。

 

7.

 

王俊凯看他行动力那么强,就跟到了厕所门口,看王源退烧后还算有精神头儿,伸手试了一下水温,倒是暖水,也就不再干涉。

 

他看着王源乖乖地搓洗袜子,心里觉得这场景实在好笑,掏出手机就拍了一张照片。

 

【@老王来夸:号外号外,早饭刚吃完逮到正在自己洗袜子的@小王卖瓜 一只,请问下小王同学,现在有没有想对观众想说的呢?[哈哈]】

 

王源洗完了袜子搭晾好,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一下,他就掏出来看那条微博。

 

图片只有一个侧影,大部分都是袜子和水池,背景也故意被模糊了。

 

但刚发出来就让粉丝炸了锅。

 

诸如【这不是面基吧这是同居啊啊啊啊啊!!!!!】、【我炸了】、【所以其实三次元也在一起了?!!】、【妈妈我需要人工呼吸】、【日常调戏做家务甜CRY好嘛】一下子百十条。

 

王源摸摸鼻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回什么了,就看向王俊凯。

 

“我就是觉得看你洗袜子挺好笑的,没多想就发了。你要是觉得太过了那我删了吧。”

 

王源想说也没必要再删了,就是怕大家误会,可他觉得字太多口型看不出来,就打算用手机写出来,低头的功夫,王俊凯就已经删了微博。

 

8.

 

【你是处女座吗?】

 

“恩。”

“你这个东西随手丢的习惯不好。”

 

【哦。】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王源和王俊凯并肩坐在单人床上,他想了想还是打了一行字结束沉默。

 

【我带你去吃小面吧。】

 

“今天吗?你刚退烧,别往外跑了先。改天吧。我又不是明天就走了。”

 

王源低头打字又不知要说什么,总不能这么并肩坐一天吧。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这几天白天能来找你这儿吗?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怪无聊的。”

 

王源心一颤,这是求收留吗?又不好问王俊凯为什么不回家,只得点点头,

 

【我连放三天假,所以OK的】

 

零食也好早点也罢,就算只为了前一晚那一杯热水,他也没有拒绝的立场啊。

 

“好,那明天你要是病好了也没安排的话就陪我去逛逛?我行李丢了,也没换洗衣服,也要再买台电脑。”

 

然后又笑着加了一句,

 

“我给你买零食。”

 

王源哭笑不得点了点头。

 

“对了,我新写了两首歌,你要不要听下?”

 

【好啊,刚好听了今天填词。】

 

王俊凯拿出手机和耳机,调好后塞进王源耳朵里。

 

“你听吧,有灵感的话就写。有电脑吗?我也挺无聊的,看看视频。”

 

王源转身把枕头边的国产高龄二手笔记本递过去。

 

【很慢。鼠标右键要使劲儿才能有反应。你做好心理准备。】

 

“没事儿,反正也闲。”

 

王俊凯见王源趴在枕头上,一边听歌一边若有所思捏着一根笔盯着本子,不想打扰他创作,就自己伸手够了架子上的耳机看动漫。

 

左边的耳机显然是阵亡了,右边的未亡人音质也透出绝望的味道,但好歹能出声。

 

窗外下起雨,屋里那个电热风扇从昨晚王俊凯进门后就开着,照在王源专注的脸上,像在烤一颗苹果。

 

王俊凯在等着视频缓冲的时候就抬眼看那颗苹果,平时连YOUTUBE上三秒的广告都嫌烦,此刻却格外有耐心。只是看得久了,就有些想吃苹果。

 

雨越下越大,中间王俊凯爬起来,利用王源仅有的一个电磁炉一把挂面一根葱和一瓶盐下了两碗面。两个人凑在一起吃完了一锅的清水面条。

 

后来王源吃了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王俊凯拿走他手里捏着的那根笔,继续看他的动漫。

 

床小,王俊凯坐在床尾,一条长腿放在了床沿,另一条就搭在了王源的两条腿上。

 

 

那晚王俊凯走了之后,王源就关了电热风扇。

 

自己的黑色耳机不见了,架子上却多出一副他下午用过的白色耳机。

 

王源钻进被窝,盯着那副耳机盯了许久,最后还是认命般叹口气打开了手机。

 

【你耳机落在我这儿了。】

 

9.

 

王俊凯刚进了酒店房间,看到私信微微皱了眉。

 

他不知道王源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想了一会儿,只回复他

 

【是吗?那就放你那儿吧。我还有一副闲着的。早点睡,明天见。】







越想越觉得,小王对老王是真好。真好。好得让人心疼他。所以打算吃不饱里后续发展改一下,还是希望尽量贴近【我个人认为】的现实。不过没想好怎么改,毕竟我是个没有大纲没有文风写完一章才想下一章的随性女子。

评论(78)
热度(703)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