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 (8)

吃不饱(8)

 

8. 豆腐脑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1. 

 

王俊凯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美到不真实的姑娘。

大概是午后三时的秋日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连同公园里渐渐发黄的草地和几丛叫不出名字的鲜花一起,镀上一层暖色。

姑娘穿着雪白的高领毛衣和浅咖啡色的长裙,轻轻跳动着,一双眼睛里泛着不经人事的年轻的光,活像一只兔子。

 

她在草丛上蹦跳旋转,然后回身,绽放出一个笑容,暖过脸上的阳光,甚至是炽热的。

 

而那笑容下有一对虎牙,甜美得好像可以刺穿心口。

 

然后姑娘坐在了自己的床边,一头长发被剪了短,安顺的刚刚及肩。她依旧那么美,眼睛却是红的。

 

她用冰凉的手轻抚自己的脸,露出温柔到底的笑容,可那笑容却更像一条抿出的线。然后她走开了,抱膝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尽管是背对着自己,王俊凯也知道,那双再没了光泽的眼睛一定正死盯着大门看。

 

梦醒了,他却能猜到故事的后续。

 

她就那么坐着等,等完了过于短的一辈子。

 

好像真的相信那人会回来一样。

 

他深吸了几口气,两顿饭没吃头有些晕,空姐见他醒了就俯身问需不需要喝的。

 

“coffee please, double sugar.”

 

如果步入婚姻,两情相悦才是唯一出口。不然到死都是折磨。

 

王俊凯这么想着,机长就报起了北京的气温。

 

 

2.

 

王源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美到不真实的姑娘。

大概是晚上七点钟,华灯初上。她从厨房走出来,褪掉了身上印着蔷薇花的围裙,露出及膝的浅绿色连衣裙。她的头发很长,所以俯身跟自己讲话时就会顺着肩膀滑下来,像一幅徐徐展开的水墨画。

 

她柔声的问,宝宝你饿不饿?要不要陪妈妈再等一会儿?

 

没等多久,男人就提着公文包进了家。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姑娘又进了厨房,男人脱了西装外套,走过来揉自己的头。

 

宝宝,今天在学校里学了什么?

 

饭后男人洗了碗去书房做事,姑娘也跟着他从厨房出来,脸上却是一片红,杏眼泛着光。

 

后来姑娘拉着他,走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偷偷摸摸点燃男人黑白的照片。

一头长发变了枯草,脸上却是一片病态的红,眼里的光没拖几年,终是熄灭了。

 

梦醒了,他却不敢去细思故事的结局。

 

深吸了几口气,大概是因为前一夜冒雨往家赶又没舍得开暖风扇,喉咙撕裂般疼痛,挣扎着乏力的身体从暖瓶里倒了杯水。

 

如果步入婚姻,两情相悦才是最要不得的。不然一人出了变数,另一人到死都是折磨。

 

王源这么想着,闹铃就响了。

 

 

3.

 

王俊凯拎着随身的行李箱出了江北机场,他看着机场前来来往往印有中文的出租车微微愣了一会儿,抬手就招了一辆。

 

只是平常的工作日,墓地里清净的好似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他越过公墓一路向里走去,翻过一个山坡才到了目的地。

 

祖父去世前亲自选的风水宝地,大概没想到自己百年之后不久,女儿就也葬身于此了。

王俊凯放了一束鲜红的郁金香,像是存了些妄想。

好像能给黑白照片里那笑得露出虎牙的姑娘,染上一抹红。

 

“一年半了,暑假没回来看看你是我不对。”

 

“我挺好的。”

 

“飞机上梦见你了。上次梦见你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你不用担心我。做了我该做的事之后,我会找个真心喜欢的,好好过一辈子。”

 

“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人家的,去哪儿都带着,不让他干等。”

 

“你走前我还小,虽然已经发现了,但到底有些心虚,所以也没能跟你讲这事儿,现在到拿不准你会不会介意了。”

 

“应该不会吧?”

 

“我猜着比起断香火,你是更想我过得开心吧?”

 

“你要是介意,就托梦给我。我再来找你好好说说。毕竟不是我能随意改变的事情,只能靠你再包容一下了,你说是吧?”

 

“不过也不急。合适的人哪儿有那么好找。”

 

“我挺冷的。你冷不冷?”

 

他顿了一分钟,然后脱下了大衣,轻轻盖在墓碑上。

 

“还是穿上吧。遮遮雨也是好的。”

 

“我没事儿。行李里还有别的外套呢。”

 

“那我走啦。过几天回去前再来看你一次。”

 

 

 

王俊凯走回公墓的时候,就已经冻红了鼻子。他加快步子跑出去,说好了等半小时的出租车却早不见了,连带着行李一起。

 

有些狼狈的摸摸鼻子,他不禁苦笑起来。

 

到底怪自己,没调整好在国内的状态。

 

4.

 

【你几点下班?】

 

王源刚换好卡布奇诺的工装,手机就震动起来。

 

【啊?我这才刚开始上班呢。下班的话,晚上十点左右?】

 

见对方半天没回复,他又补充了一句,

 

【怎么了?】

 

【没事。那你就先忙。】

 

【哦,好。晚安。】

 

5.

 

王俊凯哆哆嗦嗦坐进了新拦的出租车,正午的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他掏出手机来回复。

 

【晚安。】

 

司机见他整个人都在抖,还看着手机笑,就忍不住出了口,

 

“小伙子啊,听叔叔一句话,别图潇洒,穿个毛衣就跑出来。年轻人啊不注重身体,老了要后悔哟。”

 

“我行李丢了。带我去个近一点的商场吧,我先买个外套。”

 

“丢了?”

 

“刚才去墓地,司机师傅说等我出来,结果。。。不过你别担心,我钱包随身带着呢。”

 

“看你这娃子说的撒子话。要不要我先带你去警局报个案?”

 

“不用了,我过几天就走了。”王俊凯靠在椅背上闭了眼,司机也就不说话了。

 

 

6.

 

王源下班的时候,头重脚轻。

经理拍拍他的肩膀,

“小王啊,本来这周末你就该休息了,现在你嗓子这个状态,明天刚好周五,就别来了。我找别人替你。在家养养病吧,过几天圣诞节需要人手,我宁愿你现在掉链子,也不想那几天再找个新工。”

 

刘怡在一旁穿外套,听见了就也插嘴,

 

“之前都是源源顶的我的班,要是人手不够我可以顶他的。”

 

王源心知撑不下去了,就沙哑着嗓子说谢谢,话一出口又咳嗽起来。

 

“你是不是气管炎犯了?”刘怡见他咳得脸颊都红了,不由分说拉着他去街对面药房买了药。

 

“姐送你回家吧。”

 

王源拎了药笑着摆摆手,蚊子哼哼一样说不用了,哪有让女孩子送男孩子的道理。

 

他顶着个发胀的脑袋走到了家,楼道里的声控灯早坏了,掏出手机照明开门,却照到了一颗脑袋。

 

 

7.

 

王俊凯塞着耳机,头靠在门上,闭眼听歌。

 

歌曲正唱到高潮部分,鼓声如雷,却只听一声大呵将他拉回现实。

 

面前是个缩在羽绒服里的少年。

 

手机散发出微不足道的光,只够描摹出一个朦胧的受惊的面孔。

 

活像一只兔子。

 

他摘下耳机,尝试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是王源吗?你好,我是王俊凯。”

 

等来的回答却是一阵咳嗽,咳得惊天动地。

 

王俊凯生出一丝难以言喻的感觉,他自诩不是个博爱的人,却因那一声声咳嗽心里微微难受起来。

 

他发现自己竟伸出了手,想要轻拍这个可以算是陌生的人。

 

幸好黑暗是最佳的伪装,他及时收了手,那人也慢慢平复下来。

 

“抱歉,”他哑着喉咙说,“我感冒了。”

 

 

王俊凯在黑暗里轻轻皱了眉,原本被他形容作薄荷糖的声音此刻沙哑难听。

 

“而且你、你不是在国外吗?”

 

 

“我圣诞节前后放寒假,就回来了。本来是打算找你商量下定个日子见面,但是。。。”他组织了下语言,

 

“但是我刚到行李就丢了。去商场买了外套和手机充电器后,没有电脑也没事可做,在市里瞎转了半天,就干脆直接过来了。”

 

“让你觉得不便了话,实在不好意思。”

 

 

8.

 

王源直到打开家门的那一刻,耳朵里还是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

本就有些头晕,他是等自己打了个喷嚏后才意识到该邀请他进家的。

 

在虚拟的世界里认识了两年,他突然当面说话说得那样客气,王源总觉得别扭。

 

打开灯整个房间的窘迫就一览无余了。

 

进门便是一个单间,一张单人床就占了一半,剩下一半堆满了书籍衣物电磁炉干面条油盐和一颗葱,所幸还带了一个小厕所。

 

灯光下他看见了王俊凯的全貌。

 

果真比自己高一头,裹着黑色的棉衣,鼻梁很挺,嘴唇颜色有些淡,一双浓眉下是狭长的桃花眼。

 

他看着那双桃花眼上下扫视打量自己的屋子,然后瞳孔对上了自己的,

 

“你不是卖瓜的吗?瓜呢?”

 

他显然是很得意自己拙劣的笑话,刚说完就露出笑容。

 

王源依旧在耳鸣,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失了韵律,快得让他太阳穴发疼。

 

他听见自己扯着嘶哑的嗓子,声音竟带了些抖,

 

“现在大冬天,卖什么瓜。夏天才卖的。”

 

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把药扔在床上,转身去开那个电热风扇。

 

“行李丢了,你去警局报案了吗?”

 

“没。我过几天就走了,就不折腾了。钱和证件都在身上呢,电脑里的资料我都有备份。其他也就是些换洗衣物。就是。。。”

 

他微微歪头皱起眉,

 

“就是给你带的零食找不回来了,也不知道在重庆有没有的卖。” 

 

好看。

他真好看。

 

王源嗓子烙铁一般发着烧,晕晕乎乎地想。

 

 

 

9.

 

王俊凯进屋后一眼就看到了到处乱扔的内衣内裤,地板上还铺着读到一半的书。他努力提醒自己这是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按捺住了动手整理的念头。

 

然后他的眼睛就落进了那双杏眼里。

 

白炽灯照在王源过于清瘦的脸上,显得眼睛越发的大。

他看着他侧过身去开那个类似风扇的东西,展现出线条优美的侧脸。

然后赶快在他回身时转移视线,装模作样又打量了一次房间,脑子里思索着要说些什么。

 

最后讲了一句或许并不好笑的笑话。

 

“就是给你带的零食找不回来了,也不知道在重庆有没有的卖。”

 

他是真的有些苦恼。明明准备好了见面礼,结果却是两手空空坐在人家门口,大半夜的还把病号吓得脸都红了。

 

他看着他那有些局促的表情,和自己无法读懂的眼神。

 

“那是买的感冒药吗?你先吃药吧。”

 

王源像是醒了一般,连连点头,去拿暖瓶时却晃了一下。

 

王俊凯伸手扶住了他,抬手就抚上他的额头。

 

“你发烧了。”

 

 

10.

 

额头上突然多出一只清凉的手,王源觉得那瞬间大脑彻底烧成了一碗豆腐脑。

 

“恩,是吗?没事儿,我有退烧药。”

 

王俊凯点了点头,收回了手,又轻轻把自己推回去按坐在床上,他好看的眉毛依旧皱着。

 

“你先做着,我去烧水。”

 

王源看着他拿起电热水壶的背影,看着他仔细辨读药物说明书的眼神,看着他试图吹凉热水时上下滑动的喉结。

 

“喝吧。”

 

 

接过了那碗药水,王源埋下头,任由升腾的水汽打湿了眼。

 

 

11.

 

王俊凯看着他喝完了药,又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不早了,你吃了药就赶快睡吧,出出汗。我就不打扰你了。”

 

“你家离得远吗?这会儿车不好打,你得多走几个路口。”

 

“附近最近的酒店或者旅馆往哪边走?”

 

“你不回家吗?”

 

“上午刚下飞机就去过了。”

 

他看王源烧红了脸,反应也有些迟钝,显然是没太明白上午回过的家怎么晚上就不回了。

“算了,我上网查查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上班吗?”

 

“恩,啊?哦,不了。连休三天。”

 

“好。睡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恩?恩,恩,好。”

 

看着他眼皮打着架含糊不清的回答自己,王俊凯忍不住露出微笑。

 

“我走了。晚安。”

 

“哦,哦,好。”

 

他拉严实了棉衣,用手机照明走出了居民楼。

 

人是不是真的有趣还说不准。

 

可是却很好看。

 

很好看。

 

 

12.

 

王源听见了关门声才稍稍回神,他把自己裹进了被窝,头挨到枕头那瞬间天旋地转。

 

脑袋太沉重,思维也很混乱,可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宝宝,把这碗药喝了病才会好哦。喝了妈妈给你剥栗子吃。”

 

“宝宝,发烧了还看电视,快去睡觉。早点休息不然妈妈生气了啊。”

 

“宝宝、宝宝。”


评论(70)
热度(800)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