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吃不饱(7)

吃不饱(7)

 

又名 【霸道总裁爱上我】

 

(7)沙坪坝的小面

 

1.

 

王俊凯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邮箱。

 

第一封来自后勤办公室,说的是圣诞节期间留宿舍不走的学生要加快申请了,再迟几天要罚款。

第二封来自他的大老板,说的是Dear Karry,作为RA[Residence Assistant]如果你寒假留宿舍并愿意帮忙筹划活动,可以减免留宿费,但请在明天结束前回复我。

第三封来自系主任的群发,说是期末考试表排好了。

 

王俊凯输了学生账号和密码点进去一看,右边眉毛跳了几跳,彻底醒了。

 

考试在两周内进行,好巧不巧,他一学期五门课,全在前四天考。

说白了就是教授一结课,过个周末他就开考了。平均每门课的复习时间还不到24小时。

 

刷牙的时候他甚至特意没有欣赏镜子里的自己,省点时间吧。

 

倒不是说王俊凯有多么水仙,恰恰相反,自小到大,他都是个容易害羞的人。

 

被夸奖可爱也好,帅气也罢,作为当事人在那儿听着,说不出的别扭。

 

可夸奖听得多了,羞还是羞,心里却也对自己的外形自信起来。大概骨子里到底流了商人的血,自我评估也是打分一样,外貌算做多少,身材有没有加分,智商家境等等明码标价。

这般算下来,要想达到收支平衡,对象还真没那么好找。

 

至少在这座北美的小小城市里,没那么容易。

 

当然也可以稍稍压抑下心里的资产负债表,凭嗅觉给感性开一条康庄大道,找个现下最合适的,付出两分的真心,就能收益不错的生活调剂品。

 

然而终归是冒险的。

尽管一整个大洋再加一块大陆,世事难料,一旦被父亲发现,即便断得干净,也要承担不小的损失。

 

不管计算多少遍,理性都会一脸高冷的占据上风。这样固定的思维模式,让王俊凯觉得心安。一切思想工作都无需准备,就这么带着天性往下走,必然能走到目的地。

 

生活不是风险投资,利率再低,他都愿意存成死期,只等着存够了的那天,连本带利埋进母亲墓前的一撮土里。

 

 

2.

 

王源洗了澡还没暖和一阵子就打起哆嗦,被窝就像个面冷心冷抛却七情六欲的小龙女,捂不热。

他没头没脑的胡思乱想着,也不知杨过在那儿,骑着大鸟飞来帮帮他。

 

毕竟能捂热石头的,除了核爆炸就是真爱了吧。

 

11号那天他看到王俊凯的转发,粉丝们炸了锅,正主却并没解释那句写错了的歌词是否只是无心之过。

他也做了好一番纠结,要说是手抖打错了吧,王俊凯俨然一个周董资深死忠粉的模样,就有些说不过去。

可若是有心之过。。。

这娱乐消遣的网络恋爱游戏,进度未免太快。快到好像王俊凯是真的步步紧逼主动着,主动着。。。

 

主动着做什么呢?王源一边提醒自己无需较真,一边纠结着那个错别字,所幸就装作没看见,一直没回应。

时间拖的久了,他又莫名心虚起来,好似自己的不回应是多么胆小懦弱的举动。

于是过了近一周才找了话头,主动私信王俊凯。

 

【你上周那首歌,我写了两段词,但实在想不出哪个更合适。要不你来看看吧,哪个更符合还是原作者有发言权】

 

【我看着觉得都挺好的。。。你自己决定就可以。】

 

【那要不干脆再重写吧。你给我提点要求,不用具体,一种感觉就行】

 

【恩,好。但我最近几周要忙期末考,讨论曲子的事可能要再等等】

 

【怎么考试这么早?】

 

【我这边放寒假是在圣诞节前放的,所以早些】

 

【哦哦,那你好好复习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晚安。】

 

王源关了灯,把一双冰凉的脚轮换着贴在大腿内侧,仍旧暖不热。

 

生活不是金庸剧本,床却是童叟无欺的古墓派寒玉床。

 

3.

 

王俊凯在图书馆一待就是大半天,往宿舍走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耳机里是周杰伦的歌单随机播放,《蒲公英的约定》恰巧就在最安静的那段路上响了起来。

 

【在吗?】他等了几分钟,才收到回复。

 

【啊?在的】

 

【在干吗?】

 

【呃,在坐公交】

 

4.

 

王源把车里最后一个空位置指给刘怡,自己就被挤到了车尾,单脚跳芭蕾还要回复私信实在困难。

 

然后那串长到骇人的电话号码就冒出来了。

 

“喂?”

 

“喂。”

 

王源踟躇着,不知要说什么。

 

“你坐公交去哪儿?”

 

“啊?。。。”

 

他不好意思挤周围的小姑娘和大叔,只得竭力伸长手臂,握住了一小块儿把手杆子,然后回答那个问题,

 

“去下个打工的地方。”

 

说完这句话,他却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抛开以往那些可以用玩笑来解释的细节,付不起国际邮费或者话费,现在他终于以一种直白到底的方式展现了贫穷。

 

在国外读书的大学生,和辍学打工的自己。

 

核心的问题从来不是贫穷,而是差距。

 

管他什么友情爱情,现实虚幻,致命的从来不是贫穷,而是差距。

 

他还在随着公交车左右颠簸,身上生出了冬天里少见的一层薄汗,王俊凯的回话就这样颠进了耳朵。

 

 

“我的意思是,去哪条路。”

 

 

“啊?”王源的这句【啊】倒不是潜意识里的抗拒,这回是真懵了。

 

然后他用带着疑问的语气回答这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去沙坪坝。”

 

“啊!那个地方有家店,卖的小面,我跟你说,那味道,一个字形容,酸爽!”

 

“哈?!”

 

电话那头明显是有一声轻笑,

 

“之前就想告诉你来着,我也是重庆的。”

 

王源觉得此刻自己应该回应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没想到吧?”那人的心情好像不错,话里透着笑意。

 

“真没想到。”王源顺着说,脑海里试图勾勒出一张带着笑意的脸。

 

“唉,除了小面,还有干锅,都是好久没吃了啊”

 

“那边没有卖的?没中餐吗?”

 

“有啊,要不就是骗洋鬼子的,要不就是广东菜系,总之这种地方小吃是没有。”

 

“好久没吃,是多久没吃啊?”

 

“从去年九月份?不对,走前也没去吃。估计一年半了吧。”

 

“心疼你。”

 

“哈哈,也还好。我本是也不是吃货,就是有点想念。你呢,你喜欢吃什么?”

 

“零食。”

 

“啊?”

 

“零食。”

 

听到那头笑出了声,王源也是预料之中。

 

毕竟吃得饱才是这些年的人生主旋律,口感味道都是后话,更别提价高又不填饱的零食了。

 

那边大概是笑够了,

 

“你真是个小孩子啊。”

 

“。。。”

 

 王源觉得车里人多不开窗,闷得久了脸便红起来,

 

“你也就比我大一岁。”

 

“小孩子才喜欢吃零食。”

 

“你不是吃货所以你不懂,吃零食是不分年龄的。”

 

“哦——”那头明显是善意的揶揄起来,拉长了声音,“原来是这样啊。不懂你们的吃货的世界。”

 

“不知者无罪,免礼平身。”王源被推挤着下了车,俏皮话说完后连眉角都透出笑意。

 

“被你说得我都成罪人了,上次的零食你真的觉得好吃吗?”

 

“好吃啊,谢谢你。”

 

“那我再给你买点,当赔礼好了。”

 

打从交待了自己的经济处境后,王源也变得坦然许多,于是他不再像上次那般认真,只笑着回话,

 

“好啊。那等你回来了,我请你吃小面。”

 

5.

 

王俊凯到宿舍后挂了电话,冲个澡已经凌晨了,设闹钟前收到了特别关注的提醒。

 

【@小王卖瓜: @老王来夸 刚刚吃的午饭。】

 

配图是一碗小面。沙坪坝的那碗小面。镜头前还有用食指和中指摆出的“Yeah”。

 

纤长白净,指甲平整浑圆,像是一双用来弹钢琴的手。

 

【@老王来夸: [再见][再见]不许赖账,等着我回去//@小王卖瓜: @老王来夸 刚刚吃的午饭。】

 

三分钟后就尽是叽叽喳喳的转发

【@蓝莓酱:“等着我回去”!!等着回去干什么?!想到了羞羞的事情呢!//@老王来夸: [再见][再见]不许赖账,等着我回去//@小王卖瓜: @老王来夸刚刚吃的午饭。】

 

【@你是浪子别泊岸:小王你到底答应他什么!透着一股等着我回去吃掉你的意味啊啊啊啊!//@老王来夸: [再见][再见]不许赖账,等着我回去//@小王卖瓜: @老王来夸刚刚吃的午饭。】

 

【@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我不管右边就是真相!@你是浪子别泊岸:小王你到底答应他什么!透着一股等着我回去吃掉你的意味啊啊啊啊!//@老王来夸:[再见][再见]不许赖账,等着我回去//@小王卖瓜: @老王来夸 刚刚吃的午饭。】

 

他设了闹铃开了飞行模式,就带着笑意睡了。

 

错别字也好,过分解读也罢。

 

不是所有误会都需要解开。

 

 

6.

 

“你挤公交挤傻了?吃个面条也笑笑笑,还照啥子照片。。。又不是卡布奇诺里摆盘好看的东西。。。”刘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刘志宏走了之后,王源使用手机的频率好像更频繁了。

 

“嘿嘿嘿。”

 

卡布奇诺的经理把王源叫过去,问他有没有英文名字。

 

“以后你也是我们的一员了,正式的waiter铭牌上都要写英文名字的。”他看王源年纪轻轻出来打工,怕他尴尬就又赶快补上,

“大多数人都没有,是我给他们取的,要不我。。。”

 

“我有的。”

 

王源打断了他的话,弯了弯嘴角,

 

“Roy. R-O-Y.”

 

原来麻木只是表象。

 

就像分手多年的恋人早已记不清耳语厮磨的故事情节,却会在某个瞬间闻到某种气味,然后所有腐旧的心情就像被激活了般,流露出最可怖的东西。

 

熟悉感。

 

即便以为早就习惯了,当舌尖向后卷去勾成一个弧度再舒展开,发出尘封已久的简单音节,还是会席卷出那可怕的熟悉感。

 

好像还能清楚地记起作为孩子时的心情,却再也无法成为那个孩子了。

 

 

7.

 

易烊千玺不出所料又是在管理课快结束时才出现的。

 

“刚从D大回来啊?”

 

“恩。下课后又跟生物课教授聊了会儿。”

 

“要是哪天你在微博里发现一篇八一八那些年我的奇葩朋友,觉得眼熟,不用怀疑,一定是我写的。”

 

“呵。就你那点文学素养,还不如我呢。写帖子想火也需要起承转合遣词造句,你找个代笔可能性还大点儿。”

 

“。。。”王俊凯决定下课后对着他唱首爱的供养。

 

“对了,你不是说不打算回国吗,那圣诞节来我家吃饭吧。阿姨说让你来的。”

 

“你不说我都忘了,昨天收到邮件让我回复要不要留宿。不过。。。”

 

“恩?你怎么笑得这么淫荡。”

 

“。。。”王俊凯实在没精力跟他据理力争自己笑容纯洁度的问题,

“不过我已经决定要回去了。”

 

“不是说没有回去的理由吗?你爸联系你了?”

 

“没有联系。不过回去的理由,现在有了。”

 

“什么?”

 

“小面。”

 

“啊?”

 

“小面。”

 

“一种面?”

 

王俊凯点点头 ,“重庆的小吃。”

 

易烊千玺此刻的表情简直可以随手截成暴漫。

 

“就为了一碗面?!”

 

“算是吧。”

 

在自由市场下,任何具有基本理智和逻辑思维能力的消费者行为都会实现利益最大化。

跨越半个地球的成本对于王俊凯而言在金钱上并不高,但旅途琐碎奔波这些附加值的伤害力却不小。

能抵消这样的成本,真拿一碗面作为唯一收益那简直是拍科幻片。

 

“除了面之外,好像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王俊凯收好课本跟易烊千玺挥手作别。

 

虚拟世界的暧昧游戏打了一两个月,也该有些新玩法才能将娱乐性保持下去。

 

比如去见一个有趣的人。

 

 


评论(77)
热度(780)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