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我的脑子里只有饭

吃不饱(1)

富二代X打工仔设定 HE 副CP 千文& 一对百合

吃不饱(1)

 

又名 【霸道总裁爱上我】

 

(1)食用寿司的正确方法

 

1.

王俊凯在上午九点钟醒来时,就感觉到屋内气温明显升高了,额角甚至有一层薄汗。

他翻身下床,拉开窗帘,果然是下了大雪,宿舍调高了暖气。

 

这还是今冬的第一场雪呢。

 

他从床头柜上抓了眼镜来戴,从一天的日程计划里,不留痕迹的拨给雪景3分钟。

尽管去年已经在大雪中生活了小半年,却还有些贪恋。他来自中国南方的城市,阴差阳错下从未去过冬季的北方。

 

并不是家里经济有限,也不是年年寒假都要去补习班,事实上他初中前去过的地方手指脚趾加起来都数不尽。

只是冬季去北方看看雪这样一个有些浪漫的念头,向来不会存在于他那以精明算计著称的父亲的脑海里。

 

他会在冬季带着王俊凯去夏威夷的沙滩,去澳大利亚的动物园,最不济也会在新加坡住上几天。

 

冬季的南方那么阴冷,为何要去看雪?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起来。如果父亲知道自己专门拨出三分钟,只为欣赏将持续5个月的大雪,表情一定很好看。

 

他取了眼镜,转身去洗漱。

 

或许自己到底不比父亲强多少——

毕竟他心中可以不用金钱衡量的浪漫,也不过三分钟罢了。

 

2.

王源在清晨六点醒来时,就被冻的打了一连串喷嚏,他有气管炎,于是接下来富有节奏的咳嗽了三分钟。

哆哆嗦嗦爬起来裹好衣服,又拿胶布重新粘了下窗户间的缝隙。

他皮肤白,咳嗽得一张脸泛起潮红,生理性眼泪水儿和清鼻涕一起被水洗掉,胡乱刷了下牙就往外跑了。

 

到街上才发现正下着小雨夹雪,不一会儿停了又刮起寒风,脸上好像又裂了一个口子,吹得直疼,也不知道是干裂还是冻裂的。

 

他双臂抱住自己,边等公车边怀念海南的大太阳和椰子汁。

只是这份记忆到底是十几年前了,把脑仁儿想痛了也还是模糊不堪。

 

王源眯着眼睛确认了正开过来的是他等的那辆公车,雾霾几乎把所有事物都裹了起来,他甚至看不清驾驶员座位上是否有个人影。

 

这才是现实啊,王源儿。他这么想着,就哼起了歌。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一张嘴又牵动了脸颊上的口子,“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唱着唱着他又想,雾霾可能是个怪物,缓慢又不可阻挡地吞噬着所有人所有物,最后大家都被裹起来,男人女人、富人穷人、甚至牲畜与岩石、流萤与花草,都变成了一个样子,倒是不分彼此了。

 

 

 

3.

王俊凯在两件衬衫中犹豫了三十秒,还是选择了深蓝色的那件,然后去见约好了的学校活动经理。

他上个月跟学校董事会申来了两千刀,打算在下学期搞一个小项目。和他见面的是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典型的高加索人长相,身材高挑肌肉匀称,说话时尾音上扬。

她帮他修改了资金明细,并在王俊凯要离开时问起他圣诞节的打算。

“This winter is gonna be a cold one,Karry.”

 

还没决定。王俊凯想了想说。

 

毕竟既没有回去的理由,也不存在停留的目的。

 

然后他折返宿舍,边打草莓香蕉的奶昔边背诵一小时后管理课上要presentation的稿子。

 

 

他看着前面的同学们捏着稿子借助PPT或结巴或流畅的做完了演讲,友善的笑着一丝不苟地拍手。

然后脱稿讲了不多不少整好三分钟。

他还没来得及谦虚着接受同学们敬佩的目光,那些视线就都转移到了迟到大半节课的来人身上。

 

“我还没来得及被瞻仰一下,就被你给打断了。”

 

易烊千玺坐到王俊凯身边的空位上,用一种怜惜的目光看他,

“不就是个三分钟的小演讲吗,你是多可悲,竟然要从这些不长脑子的外国猴子和白长了脑子的中国猴子中找满足感?而且,穿这种颜色的衬衫你是在做什么特殊职业吗?”

 

王俊凯觉得这段对话要围绕自己的时尚感那就进行不下去了,决定换个话题。

 

“一会儿下课了,我去健身房。约吗?”说最后两个字时故意露出意味不明的笑,两颗小虎牙却生生出卖了他这刻意经营的猥琐气质。

 

“不约!叔叔我们不约!”千玺故意捏细了嗓子,用革命志士的口气回答道。

 

下一个要坐演讲的同学走上前了,王俊凯就收了声,跟易烊千玺发信息。

 

“之前不是每周这个时候都去吗,有事儿?”

 

“我不是跟你提过吗,想修个双学位。”

 

“我不是也跟你说了吗,双学位只能在本学院里修,你一个商学院的没法修科学院的学位啊。”

 

“对呀。所以我打算在D大修科学院,反正只要两边都修够学分一样毕业。一会儿下课了我就要去见他们的系主任。”

 

“。。。他们学校也是120个学分毕业吧,你想四年拿两个毕业证。。。你又不做科学研究,干嘛跟自己过不去?”

 

“Jackson, it’s your turn.”讲师开口提醒迟到后还一直扣手机的易烊千玺。

 

“智商高,就是这么任性。”他在走上前时低声回答了王俊凯的问题,然后在讲台站定,微微一笑就露出梨涡。

 

 

 

 

4.

王源在两条围裙中犹豫了十秒,还是选择了绿色印有碎花的那件,然后戴上手套开始帮忙卖包子。

 

刘怡向来比他早到半小时,已经笑意盈盈的在工作了。

她是云南来的,皮肤极好,大早上的,饶是雾霾把所有人都搞得灰头土脸,她白皙又年轻的面庞依旧透出红光。脸蛋儿是标准的鹅蛋脸,眼睛算不上大可总是泛着光,配上嘴角一直挂着的笑容,街坊们都问她喊包子西施。

 

她一边接过顾客递来的钱,一边瞧了眼身边开始用塑料袋装包子的王源。

 

“脸上怎么又裂开了,上次给你的香香你是不是又没擦?”

 

王源见她佯装生气,就陪起笑,牵动口子又皱了眉,

 

“怡姐我错咯我真的错咯,”张嘴就是重庆话,说到一半才想起她是云南来的,又改用普通话,“就是老记不住我也没办法啊。。。”

 

刘怡见这会儿没了客人,就把包里的护手霜拿出来,小心翼翼往他脸上擦。

 

“下午还要带你去卡布奇诺面试呢,裂着个红口子怎么能行。”

 

“卡布奇诺是西餐厅,又不是窑子。”

 

“瞧你这张嘴!”刘怡笑着,作势要去拧他,“卡布奇诺正规着呢,是市里数一数二的西餐厅,你以为世界上饭店都跟咱这包子铺一样啊。不知道就别瞎说。”

 

怎么会不知道呢?

王源脑子里就蹦出这样一句话,心里微微苦涩起来。

只是连这苦涩都被时间冲淡了,还不如脸上干裂的一个口子,能疼得让人皱眉。

 

下午去卡布奇诺面试,经理对他倒也和善。

 

“刘怡是我这儿的老员工了,她强烈推荐的人一定是不错的。你这形象首先就符合我们餐厅的要求,刘怡说你口才也很好,那就先试工两周吧,施工期间工资给50%。”

 

王源心里盘算了下,即便只有50%,也比在包子店翻了一倍,再加上偶尔外国人给的小费。。。

 

脑子里盘旋着工资,他眼中本就美丽的刘怡此刻简直就长了双羽毛翅膀,自带圣光。

 

他是刘怡介绍过来的,自然由她来带。八个小时过去,王源也看出了点端倪。

 

刘怡脂粉不施,容貌姣好,性格也好,不管是顾客还是同事她都笑脸相迎,可明显是被其他人给孤立了。

连吃工作餐时,都没人愿意同她坐在一桌。

 

王源心知原因,还是难免有了些感叹。

 

刘怡,是个小三儿。

 

王源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她生活中素来姐姐一般照顾他,两人走得亲近,她也并不避讳这件事。

 

“他妻子是知道的。他们婚前,我就和他在一起了。有天傍晚,他突然来到我面前,说我要结婚了,我必须结这个婚。我点点头说知道了,你去结吧。然后等他开车走远了,才哭得出来。”

 

“有钱人也是有他们的苦恼吧。她妻子在婚礼前一天来找我,告诉我说

【你要是不介意一辈子都没名没分,我就完全没意见。他应该跟你解释过了吧,我们都必须有这份婚姻才行。当然了,如果你不想让事情变得更麻烦,最好先别把自己肚子搞大了。】”

 

“傻弟弟,哪有什么值不值。我不花他一分钱,自己打工养活自己,哪天觉得不值了自然就走了。

  我喜欢他。这么多年了,就和他处在一起才最开心。别说他妻子跟我说了那么些话,即便她是上门来扇我耳光,我也不会自己卷铺盖走人,扇回去就是了。”

 

 

王源在那之后把她这番话想了很久,既无法反驳,也无法理解,最后还是放弃要想个明白的念头了。

 

他的世界观很简单:予我好,便是善。

 

刘怡对他好,他就不需要想明白那么多。毕竟这世间的人情冷暖,阴晴圆缺,在他还想不明白时就已经要被迫接受,索性不去想,至少还能留存一份在寒风中哼歌的心情。

 

 

5.

王俊凯从健身房回来,又在图书馆写完了一个小论文。他冲了澡关灯睡觉,睡前例行刷一下微博。

 

十二小时前特别关注那一栏里有新内容。

 

【@小王卖瓜 :啊。。。睡前洗澡时想了一段新词,过两天写好了就发!明天要去面试新工作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王俊凯笑笑,随手评论并转发

 

【@拒绝僵尸粉 :刚好我这两天也想了新曲子,周末就写出来,这个新词我预定了啊。面试加油。】

 

 

6.

王源从卡布奇诺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了,他打开微博,开始翻二十四小时内收到的评论。

 

【啊啊啊今天才被基友安利了这个博主,真的好萌歌词也写的好棒!叫小王卖瓜这么猎奇的名字是为了说明自己会经常自卖自夸的属性吗?!请不要大意的继续下去吧!】

他撇撇嘴角,不知该上扬还是向下。虽然知道说了也不见得会有人信,还是直接回复:

 

【不是,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的确是卖瓜的。】

 

后来他翻到了他的评论,笑着回复:

 

【你还没看歌词,万一和曲子不一个画风呢。面试成功了!】

 

 

7.

王俊凯和千玺在外面吃午饭,趁他去洗手间,在他寿司里塞了一大块芥末,然后心情很好的点开了微博——

 

【都这么多年了,咱俩的默契肯定没问题。】

 

点击了发送,又仔细想想,好像也不过两年而已。

 

他轻轻摇了头,放下手机,又随手在千玺的味增汤里倒了半瓶盐。

 

 

 

 

 

 

 

没错吃不饱就是为了呼应饿得快但两个故事没联系的。

如果说饿得快是讨论爱与陪伴、生死之间的故事,吃不饱将会是讨论

爱与金钱、价值的故事。或许周更或许日更取决于我期末复习写论文找工作等的拖延程度。

予我好 便是善这句话是遇蛇里面看来的,这么多年一直留在我脑海里。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个随便谁都可以拥有的简单的世界观。

 

 

不管在哪个平行世界,我是不是都会与你相遇?

当现实中的我们终于相遇,会不会只是你路过,然后买一杯我榨的西瓜汁?

 


评论(85)
热度(1422)
©小青她不是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