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七宗罪 (6)Part3

七宗罪(6)

6.Gluttony 暴食

 

这城市节奏缓慢,周日上午九点半,连鸡蛋灌饼都没出摊。

王源倒是神清气爽,架着他那在低调中骚包的墨镜,站在了饭店门口。

店门关着,只见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在收拾打扫。

 

王源看了看门上10:30am—10:30pm的营业时间,还是抬手敲了敲玻璃门。

 

“我们再过一小时才开门呢。”小姑娘拿着扫帚对着玻璃另一面喊道。

 

“我找你们大厨。”

 

“你们认识?”小姑娘仔细打量被墨镜盖得只剩不到一半的脸。

 

“认识的。”刚说完王源就后悔了。万一她再追问一句自己的名字,或者让他说出那个大厨的名字,可就尴尬的厉害了。

 

小姑娘显然没想那么多。毕竟她家大厨又不是什么需要特殊保护的对象,就让王源绕着店面从后门进了。

 

厨房大小适中,灶台上只一个锅烧了水咕嘟咕嘟冒着泡,大厨穿着白色职业装叮叮咣咣切成堆的蔬菜。

 

大概是刀和案板敲打声音太大,他等王源走得很近时才发现,险些切了手。

 

“又是你?”

 

王源看了眼他厨师服上绣着的三个字,笑着打招呼,

“对呀可不又是我。早上好呀王俊凯大厨~”

 

“我昨晚不是说了,我们饭店是。。。”

 

“是早十点半到晚十点半嘛。我知道,”他满脸赔笑,不自觉就露出几丝撒娇的味道,“但我晚一点有工作啊。”

 

“今天周日。”大厨一边接着他的腔一边继续叮叮咣咣。

 

“那你不也还在工作吗~”

 

王俊凯手里的刀顿了顿,想了想好像无法反驳就继续切菜。

 

“就不能先给我做一点吃的吗?好饿啊,一会儿就要走了。”王源又打量了两眼身后冒着泡泡的锅子,“你这水都烧开了,肯定是要做什么吧?”

 

“那是我打算下碗面做早饭才烧的水。但现在事儿太多没时间做。”

 

“别呀!”王源一颗小脑袋瓜里只剩下冒着热气的龙须面,连忙上前要抢男人手里的刀,“我替你切还不行吗?!你去做面!多下我一份,给小费!给很多很多小费!!!”

 

王俊凯被他闹得只能停了动作,跟了自己五年的菜刀就这么到了王源手里。

斜着睨了王源一眼,只得无奈地转身去对面灶台下面。

 

王源满意的摆弄着手里的大土豆,横着切切——好硬!

竖着切切——好硬!

 “这个地蛋,要气死个人!”

王俊凯听着声音就知道不对劲,他手上腌着葱花,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看土豆——

 

他清早五点精挑细选出来的珠圆玉润的土豆呀!

 

“你别切了。”王俊凯尽力保持冷静,“全切错了。”

 

“不行!”王源还就来劲儿了,“不就是切个土豆吗!我一定要搞定它!”

 

王俊凯轻叹了口气,“怎么?你还指望这颗土豆给你跪下来唱征服吗?”

 

 

服务生进后厨一眼就看到这样的画面——

大厨在叮叮咣咣切菜,另一个男人像民工一样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碗吃汤面。

 

“王源?!”

 

王源正沉醉在王大厨私房龙须面里无法自拔,抬头看见小姑娘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啊咧,墨镜进厨房就摘掉了。

 

他思索着签名加拥抱够不够封住姑娘的嘴,端着碗站起了身。

 

谁知姑娘不冷不热看了他一眼,就对着王俊凯说,

 

“大哥你咋和他这种人认识?”

 

哦,黑粉呀。王源咽了嘴里的面。

 

“你认识他?”王俊凯有些迷茫的问道。

 

“是啊,微博热门全是他脑残粉刷的。”

王俊凯盯了盯王源的脸,努力思索着。

 

“你不知道他是个明星?”姑娘看出了真相。

 

“恩。。。怪不得总觉得脸熟,”王俊凯好似要将王源一张小脸看出花来,“前一段我坐公交车见过他。”

 

“啊?我很久没坐过公交车了啊。”王源心想原来你是撞见了个明星脸。

 

“不是。”王大厨像是确定了什么,又继续埋头切菜,“公交车外面印的有你的脸。不过其实不咋像。”

 

“。。。那是因为拍海报化了个小烟熏妆吧。。。”

 

“男明星还化妆?!”大厨震惊到停了手里的刀。

 

 

 

 

王源连着去了饭店好几天,夜里总重复做着那个冰凉又虚幻的梦。

 

一天晚上他又赶在王俊凯下班时出现,当然了,这次事先发过短信的。

王源以“我工作时间不固定你也不想总被我抢夜宵早饭对吧,所以手机号交换一下,我可以提前通知你多做一份。”为理由,一天两次跟王大厨发短信定行程。

 

亏得王俊凯耿直,女服务生路人黑,不然这种金字塔顶端级别的行程爆料。。。

 

王源啃着手里的肉夹馍和王俊凯一道回家,离别时预定次日早餐,

 

“诶,大厨,我好久没吃生煎包了,明早煎个包子吧!”

 

“。。。你当我什么菜都会做吗?”

 

“不是吗?”

 

“。。。我又不是卖生煎包的!”王俊凯说完又有了深深的无力感,王源口口声声自称吃货,但对食物被端上桌子前的所有环节都严重缺乏常识。

 

现在夜里想起他握锅铲的手法还跟做了噩梦一样。

 

 

早上王源轻车熟路溜进厨房时,看到台子上放了一袋子冒热气儿的生煎包。

他像往常一样跟王俊凯打了招呼,小口咬起了包子——

这家生煎包在城东,生意兴隆,王俊凯进菜的大型市场和饭店一样在城北,这么粗略的算了算距离,王源就觉得生煎包流出的油顺着口舌流进了心里,暖暖的,还很香。

 

他把包子吃了个一干二净,大喇喇地用手背抹了抹嘴边的油,跑到了王俊凯身边。

 

“天天在你这儿吃得这么好,大厨,你喜欢什么呀或者有什么需要的,我也可以表表心意嘛!”

 

王俊凯愣了一下,停了手上的动作看向王源。

 

“比如。。。你喜欢手表吗?我看你手上没带啊。”王源绞尽脑汁,就像苦恼送告白对象什么礼物的初中生一样,太专注,根本没发现王俊凯表情的变化。

 

“再不然。。。你缺钱包吗?黑色棕色你更喜欢哪个呀?。。。唉看你平时穿衣服时尚感太差了吧,橙色这种颜色真的是。。。不如我给你选套衣服吧?要不然就。。。”

 

“王源,”王俊凯冷着脸打断了他,“你初三暑假在干嘛?”

 

“啊?什么?”王源被这劈头盖脸的问题搞糊涂了,他见王俊凯表情很严肃,就赶紧回答,

“走通告,排练,哦,还被我妈架去新东方补英语。怎么了?”

 

“我初三那年暑假,也在新东方。”王俊凯用他沉沉的、好听的声音,一字一句说得清楚,

“我在新东方学做菜。除了学做菜,我还在后厨帮工,赚厨师学校的学费。”

 

他看王源还是有些迷糊的表情,就又补充了几句,

“你在我这儿吃得好,每次都是付钱的。我是个厨子,你是个食客,你不需要再买什么东西表心意。”

 

王源听明白了。

可他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张了嘴却出不了声。

后门响起车喇叭的声音,那是助理来接他工作了。

于是王源空着一双眼,什么也没再说就走了,嘴角还残存一点生煎包的油。

 

王俊凯看着他依旧很瘦的背影,皱了皱眉头。

怎么天天好吃好喝贡着,还是这么瘦。也就只是这么一想,他又垂下头切起了菜。

 

 

晚上果然没再收到短信,王俊凯盯着手机屏幕心想自己一番话还是挺有效果的,手上收拾的速度却慢了下来。

等他磨磨蹭蹭关店门回家时,才发现后厨门口蹲着的王源。

 

王源抬头看着男人的大长腿,又使劲儿仰了下脖子和他对视,

“你早上说了那么多,我都想明白了。”他吸吸鼻子,心想夜里可真是凉。

 

“学挖掘机到蓝翔,厨师还找新东方。你就是想告诉我你也是寒门苦读,师出名门嘛。大厨,大哥,我真的已经够崇拜你了。即使不知道你名校毕业,你也是我心里厨师界的ACE。”

 

王俊凯好似没听见他这番故作轻松的鬼话,没有让他就这么打哈哈糊弄过去的意思,又是突然问起

“早上的生煎包好吃吗?”

 

王源心知他并没买账,深思熟虑后只能老实回答,

“好吃。”

 

“所以,这世界上能做好吃的的厨子很多,不止我一个。你不用天天跑来我这儿消费,如果你对这城市不熟悉,我可以给你推荐几个地方,味道都很不错。”

 

王源噌的一下就要站起来,可脚麻了,一个身形不稳就被王俊凯扶住了肩。

他趁王俊凯的双手还贴在自己肩上,向前一步缩小了两人之间本就狭窄的距离。

 

“没错做生煎包的厨子是很厉害。可他不会天没亮就绕半个城去给我买一碗龙须面。

  我长这么大的确没吃过什么苦,但这不代表我傻。即使没吃过苦,我也尝得出甜。

  要是什么时候我发现【咱俩初三毕业没去同一个新东方】这种事情,造成了不可逾越的鸿沟,我再去找别家饭店吃东西也不晚。”

 

“你怎么知道那时候还不晚?”

 

王俊凯看着王源被问住的表情,竟在一刹间松了口气。他借势用右臂揽住了王源的肩往小区走,将手中的保温饭盒塞进他怀里,然后用空出来的手快速揉了两下觊觎许久的头顶。

 

“就算晚了,也由不得你再去吃别家的饭了。”

 

 

那天睡前王源玩手机,还随手点赞了一条微博

【喜欢就争取,得到就珍惜,错过就忘记。生活其实就这么简单,是我们自己把它搞复杂了。】

关了手机迷迷糊糊又做起梦,不过这次不见那条桃花眼的人鱼,眼前只一锅白嫩的鱼汤,他想也不想就喝个一干二净,连鱼骨头都含在嘴里化了。








争取下一章完结这篇。但你们都知道七宗罪最后一宗是什么吧。。。我真是不知道该不该写了,写了也不知道用什么人设,知道了人设也不知道要写成。。。反正目前的那篇征集脑洞的福利还开着 有想法可以赶快那个下面留言 我。。。看见合适的了,就会努力写一下最以后一宗。。。发不发出来。。。取决于尺度吧。。。我纠结着去睡啦 大家周一也不要太烦躁哟!


评论(23)
热度(319)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