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饿得快番外(3)

王源日记

 

XX年X月X日

 

第一次提笔写日记这种东西,竟然是用五线谱。没办法,平时用不到纸张本子,家里就只有老王之前用剩下的五线谱了。

 

其实很早以前,就动过写日记的念头,那还是许多许多年以前的事,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这种东西呢。当时想着,我大概会活很久很久,把每天记录下来,几百年后太无聊还可以拿出来看看。

 

后来自然没有动笔。

怎么说呢,我是想尽量跟人类社会撇清关系。毕竟人的寿命太短,交替太快,所以我于他们,永远都是异类。所以别说是日记了,这几十年我连歌词都没替老王写过。

虽然知道他很想找我写,我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没宣之于口,心里也必定猜到我的坚持,不过大概还是有遗憾的吧。

 

今天突然执笔,或许只是因为这会儿无事可做。。。

 

我们中午去外面吃了饭,老王他回来后已经睡下了。

这几年他身体不太好,做不了饭了,去年查出胃癌早期,治的及时,现在恢复得很好,只是少了五分之一的胃。自那时起他饭量就变得很小,大多时候都没胃口。

当然了,也可能单纯是因为年龄大了的缘故。

 

想着天天吃我做的,没准儿也吃腻了,今天就带他出去换换口味。

点了几个川菜,也只能用开水先涮一下再让他吃,要是前几年,他肯定要发脾气。

不过现在他胃口不好,倒也不馋了,随便吃几口,再慢条斯理吸几根云吞面也就差不多了。

他强烈要求我点一份重庆小面当主食,“这个吃着有味儿,下饭。”

我原本以为他是心里痒痒,不甘心吃清淡的云吞,打算蹭几根自己尝尝,结果他倒逼起我来。

 

“吃!这碗不吃完不下桌。”说完就开始催我,“快吃快吃。”

 

明明去哪儿都要指望我推给他轮椅,还这么厉害,拽到天上去。我又不指望五谷杂粮过活,吃多吃少有什么区别。

 

“我年纪大了吃得少也就算了,你怎么最近也不好好吃饭了?!今天非得吃完才走,快吃。”

 

我虽然向来喜欢饕餮美食,但看着他一顿就吃那么一小点儿,就也吃不下了。

 

心里堵。

 

 

他还在一旁催,我觉得连喉咙都有点堵了,怕他看出来,就埋头大口吃面。

大概是瞧我吃得急,他又说“吃慢点、吃慢点。”

 

其实这事儿也没什么,但特别糟心,陪着他睡着后我还是觉得不痛快,才有了写日记的想法。

 

不过这大概也称不上是日记,权当是我自说自话吧。毕竟有些话不吐不快,又不能同他讲。

他年纪大了,容易想不开。

 

我心里清楚,他阳寿将尽。大概还有一年半吧。

这要让易贞知道,一定又要问我到底有多少妖术了。我哪儿会什么妖术,不过是闻出来的罢了。

将死之人,有他自己的味道。这味道在千玺身上已经很明显了,不过我当然不会说出来,没什么比知道自己寿期更磨人心智的了。

 

他可能自己也隐约感觉到了,总喜欢回忆往事。晚上必须要拿出挂在颈部的小袋子,好好端详一阵子才肯入睡。那小袋子本来是放在他随身的钱包里的,后来他年龄大了也不太在意形象,就干脆拴脖子上了。

 

袋子里,是我俩的头发。

 

有一年他把我骗到海上,说要娶我。虽说我不畏冷热,但那天他嘴都冻紫了,单膝跪地还晃晃悠悠,吓得我赶紧让他先进屋再说。

那哪儿是求婚呀,根本是抱着敢死队的精神,要是失败直接跳海威胁我吧。

 

说是求婚,其实前后也没什么区别,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呗。但对他而言,婚姻应该还是有特殊意义的。

 

后来进了船舱,他兴致不高的样子,大概是嫌我接戒指时表情不够激动喜悦吧。

我想着那到底是对他而言的大日子,总不该留有遗憾,去厨房拿吃的时,又顺手带了一瓶香槟。

 

他问我为什么拿了瓶酒回来,船上不止我俩,我要是酒后现原形被看见了怎么办。

 

“大喜之日,你就想着戒指的事儿,难道不用喝交杯酒吗?”

 

他听了后立刻多云转晴,把酒抢到手里美滋滋的倒起来。

后来我果然是一杯下肚就晕乎乎了,发生了什么也记不太清。

只记得我让他把头发留长点。

既然结婚,当然要行结发之礼。

 

第二天刚破晓他就把我拽到甲板上,说要看鲸鱼。。。

鲸鱼哪那么容易出现啊,就在我不耐烦打算回去时,他突然说,

 

“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你说的哪句话?”

 

我想了想,这种情况下,还是猜不对比较有情调,万一我说准了,他岂不是要一句话憋死自己。所以就直接问他是哪句话。

 

“你还记得之前去参加秦然的婚礼,司仪让大家一起做游戏吗?”

 那是个闭着眼通过摸手说出人名的游戏,本来只是新娘新郎在玩儿,因为秦然没几个女性朋友,婚礼的规模也很小,就让她蒙着眼摸手找出新郎。

王俊凯和千玺他们同新郎站成一排,举着手等秦然摸,结果秦然没用几秒就认出自己丈夫了。

司仪见比预估时间提前结束,就说不如再找一对到场的情侣来玩儿一下这个游戏吧。

 

秦然直接一把把我拽上台,用眼罩蒙住了我的眼。

 

哪儿还需要摸手啊,我认得他的味道。

 

“那个时候你走到我身边,根本没碰我的手,就说出了我的全名。”他从背后搂着我,边笑边回忆,“你当时说‘恩。。。王俊凯’,明明该是疑问语气,但说得笃定。那好像我第一次听你叫我全名,当时我就在想,

原来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心也能猛颤一下。”

 

他一定清楚,我凭借味道认出他并非难事,所以我有些不明白他如此喜欢这三个字的原因。

我只记得,在说出他全名前,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至今我仍不懂,叫出一个人的全名有什么可害羞的。

不过自从遇见了他,我经常不搞懂自己的一些反应,也不差这一次了。

 

就比如妒忌这种情感,说实话,我一直认为是人类最丑恶的特质之一。

圣经里不也说了吗,爱是不妒忌,不自夸,不张狂。。。

后来才知道,圣经是骗人的。

 

因为有爱,所以生妒忌,生自夸,生张狂。

 

之前我问他为什么那一年千玺双亲逝世,他一夜之间就不惧怕坐飞机了。他说因为看到我第一次吃醋,知道我开始喜欢他,一激动心病就全好了。

 

其实他不知道,那不是我第一次吃醋了。

 

早在那件事之前,我就发现自己再也看不下去他和千玺的同人文了。

明明是以前很看好的的一个作者,故事结构文笔也都没话说,但怎么看心里都不舒服。

 

尽管知道那不过是顶着他俩名字的并不存在的故事,我还是看不下去。

 

这事儿一直没告诉老王,因为他压根儿不知道我看过那种东西。。。

 

老王以前是很容易吃醋的。不过这两年转了性一样,总是强调

“我没有绑住你的意思,我走后你可以再找找合适的啊。。。”或者

“我这辈子已经过得够自私了,所以以后你再找别人,就算有天堂地狱这种东西,我不管待在哪个里面,都会真心祝福你的。”

有时还会突然说,“要不你可以去结交几个大厨,真正有地位的厨师一般文化水平还是比较高的,又会做好吃的,跟着他你就一辈子有口福了。”

 

说完后闭眼睡觉,下意识又把我的手牵得死死的。

 

再找个人这种事情。。。怎么说呢,用人的语言来讲,老王是我第一个喜欢【或者是爱】的人,所有一切新奇的体验——好的、糟的,都只和他有关。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特例,大多数人都不会一次成功,又要为了成家生子从情伤里走出来,不断与他人尝试。

 

可我不需要有“下一个”。

 

老王他只是怕我在未来的日子里孤独寂寞,有时候想想真是挺难受的,他对这个世界和我一定还有诸多不舍,但逃脱不了寿终正寝的那一天。他嘴里总说这辈子没遗憾了,其实他遗憾着呢。

 

早些年从希腊回来后,他把TF给收购了。公司离家近,他总是饭后散步过去,看孩子们训练。

他说跟孩子们多待待,就觉得自己比较年轻了。

 

那一批孩子里,有个跟我同名同姓的。说是同名同姓,我哪儿有名字啊,还不是老王某天晚上胡邹出来的。

这名字稀松平常,撞了也没什么。老王倒对那孩子上了心。

 

小朋友有些肥,第一次见面时还特别郑重的侧了下身子说“你好”。那摸样是挺逗,我俩都笑了。

后来老王总拉着我去看他训练,小朋友的声乐不错,脆脆亮亮,不经雕琢,据说之前是唱民歌的。

 

老王笑眯眯地说,“来首民歌给我们听听吧?”

 

小朋友就开始忘情的唱“小背篓,晃悠悠~”唱着唱着一挠头,忘词了。

然后自己嘿嘿一笑拍着手说“鼓掌鼓掌!”

 

 

再后来孩子也跟我们熟了,总玩在一起。有天在商场里的一家餐厅遇见了,赶巧那会儿我刚吃完饭后甜点,老王耍流氓非要“处理干净我嘴边的奶油”。

 

孩子跟他妈妈在找空位子,把那一幕看去了。

到底是小朋友,直接喊出了口

“啊。。。小王哥哥不是王叔叔的儿子吗?!”

结果他妈一脸慌乱的道歉然后拉着孩子走了。

 

老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买了单,笑了笑说我们也走吧。

 

回家的路上,他突然开了口,

“你说,那孩子长大后,会不会和你很像?”

 

“又不是我生的,怎么会呢。”我简直是哭笑不得,“不能因为名字一样,就连长相也一样啊。”

 

“唉,我是想啊,要是你有小时候就好了。小时候的我遇上小时候的你,就能看着你长大,陪着你长大。你要是真有小时候,一定跟他一样可爱。”

 

“你没听人家小朋友说啊,他那是帅,又可爱又帅。”

 

老王笑着把我的手挽紧,“好笑,我小时候那才是最帅的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土霸橙嘛。”

 

后来他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大概是佯装生气吧。

 

 

 

有些话其实我没跟他说,因为他一定不懂。

毕竟人类一生短短数十载,对待生与死的看法还是比较狭隘。

如果我告诉他,根本不用担心我一个人孤独过活,因为我根本无需继续活下去,他一定不会理解。

 

只有活得久了才会明白,永恒的生就和永恒的死一样可怕。虽说世界永远在变化,但日出日落是没差别的。

只有活得久了,才知道“活够了”是什么概念。

 

他走后我的生活又会回到遇见他之前,那样的日子我早数不清活了多少次,没什么过头了。

生若无欲无求,死便无惧无忧。

 

他老是说自己爱得自私,那这次也该轮到我了。

死而同穴他是不可能答应了,所以这事儿我谁也不能说。

 

听动静他怕是快醒了,可能被梦魇困住了,我得倒杯温水去喊醒他。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还是偷偷扔了吧,他要是看见了又得哄半天。






被屠屠喂了糖立马动手写,一直都想用源源视角写点什么,你们先看着,我要是觉得写得不够好以后还会再改,改了告诉你们。

评论(47)
热度(498)
  1. LUMEN☁老青 转载了此文字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