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饿得快(27)

27.剃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俊凯都没有出现在世人的视线中。

 

大家只知道,他的父母大年初十遇空难,当日经纪人秦然宣布他暂停一切演艺活动。

三天后,官方消息,AC1256航班全体遇难,无一生还。

元宵节,经纪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王俊凯与其的合约到期并未续签。

秦然宣布王俊凯正式退出娱乐圈,他本人并未出席。

 

 

各大媒体将父母遇难和王俊凯退圈联系在一起,做出各种猜测,各地粉丝自发举行一系列活动,希望他复出。

快半年了,这股热潮渐渐冷去,王俊凯自始至终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网站上都是粉丝留言,表示看着他长大,即使选择退出,也希望能露面报个平安。

 可他没有。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源都是超市、家两点一线。

 

在清理打捞现场,王源看着男人顶着黑眼圈,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前方工作人员,不转动一丝一毫。

不止胡渣,整张脸都快犯青了。

 

男人三天里哪儿也不肯去,千玺无奈之下只好给他支了个帐篷。

白天他非要定定地站在外面等消息,晚上王源把他拉进帐篷,他也不睡,依旧盯着外面海上搜寻的灯。

 

他的手一直牵着他的,每有一具新尸体或残肢被运上岸,王源都能感到他手上的劲儿紧了紧,汗涔涔的。

 

每分钟的等待都是希望。

每分钟的等待都是煎熬。

 

第三天傍晚,徒刑般的等待画上了句号。

 

衣着、体型、饰物、DNA,均符合身份。

 

 

王源记得那一刻风景很美。

他看着白色沙滩细软,海水卷起墨绿色的海草,天空有晚霞,瑰丽得不像话。

 

他看着海风吹过岸边的棕榈树,沙沙作响。

 

他看着那个男人在极美的傍晚,直挺挺的倒下,不省人事。

 

连泪都没流出一滴,就像死了一样。

 

 

 

 

王俊凯被强行打了镇定剂,直到他身体缓过来才放他出院。

没有吊唁活动,他选择一切从简。

父母的骨灰混合在一起,他双手抱了一路。上飞机、下飞机、去陵园,王源一路都跟在他身后,不说话。

 

 

他安安静静地站着,看王俊凯跪在墓园冰冷坚硬的大理石路上。

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他迅速痩消的背影,看他紧握的双拳。

 

千玺和他的父母来了,秦然来了,还有些王源没见过的人也陆续出现。

王俊凯谁也不理,直挺挺跪着没有表情。

 

人们放下鲜花,轻轻拍拍他的肩头,然后微微叹气离开。

天擦黑的时候,易楠也出现了。

一身冲锋衣,灰头土脸,身后还背着登山包,不知是从哪儿临时赶回来。

 

 

他走到墓前,先是鞠了三个躬,然后对跪着的王俊凯说,

“哥,天黑了,别跪着了,起来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千玺也走过去,“小凯,你这么跪着,叔叔阿姨也走得不安心啊。”

 

王俊凯身形有些晃,却还是固执地保持动作,并不回话。

 

易楠看他的嘴唇泛着白皮,头发早被汗打得湿透了。

“哥,起来吧。。。”这一句竟都带了哭腔。

 

男人就像什么也没听见,一动不动。

 

“让他跪吧。”站了一整天的王源突然说话了,“跪着,要是能心里舒坦点,就再跪会儿吧。”

 

他的视线从男人后脑勺转移到易烊千玺身上,

“你和楠楠就先回去吧。我在这儿看着。”

 

千玺看着他丝毫不见憔悴的脸庞,虽然瘦,但有掩盖不住的,少年般的活力。

 

他沉默了会儿,点点头,“有事儿记得电话我。”然后拉着易楠的胳膊走了。

 

 

一整夜,王源看着男人咬牙挺直的背一点点驼下去。


他不说话,那他就也保持沉默。

 

天再亮起来的时候,男人一身黑衣服已经被汗浸湿了不知几次,被风吹干,再打湿。

 

王源走到他身侧,蹲下来,然后微微仰头看向他。

 

一双桃花眼,瞳孔都散了。

 

“回家吧。”

 

男人扭了下僵硬的脖子,眼睛慢慢聚焦看着他,然后又缓缓点了头。

 

他自然是早就脱力了,王源把他的一只手臂搭在自己肩上,半驮着他往回走。

易烊千玺就坐在路边的车里,看见他们起身就出来开车门。

 

王源知道,他送走易楠后,就开车回来,在车里坐了一夜。

 

 

 

 

尽管易烊千玺反对,王俊凯还是执意要留在重庆他们家的老房子里。

王源则是由着他。

助理来电话说王俊凯北京的公寓早就被狗仔围得水泄不通,千玺才放弃,留下两人自己回了北京。

 

走那天他把刘志宏叫到了王俊凯家。

那是一个容貌好看的男人,一双眼睛大而有神。

“我就在这附近住,这是我的电话,我会经常来看看的,有事你也记得打给我。毕竟千玺他远水解不了近火。”

 

王源知道他,三年前王俊凯他们聚会时,刘志宏临时外派出国没到,还专门打了电话过去。

 

 

 

 

王俊凯就那么呆在那个老房子里,不说话,也不做事。

王源每次去超市尽量多买点食材,减少出行次数。

他做好饭,去卧室叫他起床吃饭,拉着胳膊一直拉到餐桌前。

饭后如果王源不把他再拉去沙发或床上休息,他就会一直坐在饭桌前。

 

没日没夜的,他蜷在床上或沙发上,闭着眼,却不一定睡得着。

王源就也什么都不说,安安静静躺在他身边。

 

有的时候王源也会把他拉进厕所,帮他剃剃胡子,剪剪过长的头发。

刘志宏抽空就会过来看看,带很多生活用品。因为和王源不熟,他也只是确认下王俊凯的情况,稍坐就离开了。

 

 

一室的空虚寂静,却并没把谁逼疯。


渐渐地,王俊凯在躺着失眠时,不再一个人蜷着了。他轻轻把狐妖揽在怀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那么揽着。

渐渐地,他会在饭后拿过王源的饭碗,去厨房洗。

 

 

直到几个月后的某一天,在浴室里,他看着面对面帮自己剃须的王源,突然双手抱住他,弯腰把头埋进了他骨感分明的胸前,然后哭了出来。

 

距离空难已经百余天,男人终于哭了出来。

 

起先只是无声的泪水,慢慢就变成了嘶哑的呜咽。

最后声嘶力竭,闷在王源痩消的怀里,哭成了个孩子。

 

 

王源像是松了一口气,放柔了表情,轻轻拍打着他的肩。

 

 

那天的夜里,王俊凯才平静下来。

他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开口说了话。

 

“现在,我身边,只有。。。”话没说完,却改了口。


“源源。我会老。会死。。。”他深吸了一口气,

  

“我死之前,你能不能,一直陪在我身边?”

 

王源也在地上坐着,紧挨王俊凯。

 

他扭头回应男人的目光,可以清楚地看见男人脸上的泪痕。

 

他伸手碰上男人只剃了一半的胡渣,那未完工的样子实在有些滑稽。

可他却笑不出来。


然后他又收回了手,不轻不重的回答,

 

“好。”

 

语气随意。

 

不像是允诺了自己的数十载。

 

倒像是答应帮他剃完那剩下半边的胡须。





评论(51)
热度(421)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