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饿得快(24)

24.说谎

第二天王俊凯早饭后就带王源出去溜达了。

虽然两人关系人尽皆知,为了避免遇到粉丝耽误行程,还是武装了一番。

给王源带上没度数的眼镜和棒球帽,王俊凯顶着个墨镜出了门。

“走,今天我们游山城。”

 

第一站就到了重庆八中,站在围栏外面,可以看到操场上跑跑跳跳的孩子们。

“我那个时候校服可是不一样的,我们秋冬季的是灰色毛背心,里面穿衬衣。那时候还没那幢室内体育馆呢。

  我经常体育课后去校超买水。有次实在是太热了,那段也不需要录歌,就买了个冰棒。结果还没吃就“啪”地掉地上了,还刚巧被人看到,发到微博上。因为这我一直到毕业都没再去买过冰棒了,丢死人啊。

  我初中的时候化学学得不错,语文是一直不怎么样。偶尔考进班级前十就挺高兴,那幸福感,千玺这种从小学神级别的人反而感受不到呢我跟你说。。。”

 

王源站在他身旁,听他絮絮叨叨回忆校园往事,因为自己并没类似经验,插不上嘴,就只是微笑着倾听。

最后一节是体育课的孩子们早放学,三五个高中生模样的学生打闹着走出了校门。

男孩子们背着书包,抱着篮球,神经大条些,与他俩擦肩而过也没认出王俊凯。

 

王俊凯看着这一幕,表情突然有些黯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源还以为他是怀念少年时光,就主动把手伸过去,晃了晃他的胳膊,

“现在没人逼着你背语文课文,不也挺好。还最炫民族风呢。。。哈哈,不是说带我吃好吃的吗,快走啊。”

 

王俊凯揉了下他的头,“你脑子里除了文学素养,就剩吃的了吧。”

 

 

王源看着桌上的重庆小面,整个人陷入一种庄重紧张激动的神情。

“我、我吃了啊。”他一双大眼睛汪汪地看向王俊凯,咽了下口水。

“哈哈,吃呗,就是个小面,又不是吃龙肉,你在做啥子哦。”

“我在天涯上看到,你每次采访都说最喜欢的食物是这个,我就想要有多好吃啊。。。可算要吃到了,能不激动吗。”

 

一口下肚,王源连着眨了三下眼睛。

这麻辣,这爽口,简直难以相信。

 

下午王俊凯租了辆自行车,载着王源一路骑到鱼洞。

路上走走停停,王源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就轻轻掐他的腰,

“诶,老王,停一下停一下。”

 

 

什么时候起,开始叫他老王了呢?

记不太清了。

就像不知何时起,他习惯了在只有两人时叫自己宝宝。

这世间有太多称谓,说破了其实没什么区别。

就像每一年夏天,王俊凯把王源圈在怀里,坐在自家的沙发上,一起吃对半切开的西瓜。

王俊凯张嘴接过王源递来的勺子,甜意从舌尖传到心底。然后他用还沾有红色汁水的嘴巴去蹭王源的脖子,最后半张脸埋进他的颈窝,沉着声音喊

“宝宝、宝宝。”

 

即便此刻他喊的是“源源”或“方方”,西瓜还是那个西瓜,狐妖也依旧是那只狐妖。

 有没有那一声宝宝,王俊凯都恨不得把狐狸揉进自己怀里,又不舍得轻易吃干抹净。

 

说起吃干抹净,王俊凯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诺言,除非是王源发了情,不会主动碰他。王源却会在王俊凯积压久了时,干净利落地主动帮他解决。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他弄得深吸一口气憋在气管里出不来。

夜夜睡在一起,即使化了原形,王源也能感觉出男人的需求。

 

 

晚上回家吃饭,王俊凯在饭桌上有些严肃的告诉父母,

“今年开始,我打算转幕后了。”

 

王父王母都愣了半响,

“小凯啊,我看报道什么的,你最近事业上不还挺好的嘛?是出什么事了?”王妈妈有些担忧地问。

 

“没事。我做这一行也一二十年了,最初的梦想、目标都达成的差不多了。我也累了,想做点别的。”

 

“我和你妈向来是让你自己做主的,既然你愿意,那就这么办吧。”

王父自他俩来了就很少说话,给自己倒了杯啤酒,又添了一杯递给王俊凯。

 

 

 

晚上睡觉,王源枕着王俊凯的胳膊轻声问,

“到底为什么要退到幕后呢?前一段的演唱会和最近的新专辑,你还很费心的准备不是吗?”

 

王俊凯用另一只胳膊轻轻揽住王源,

“别多想了,没什么别的原因。睡吧,明天就回北京了。”

 

王源把头埋进了男人的胸膛,并没再追问下去。

 

王俊凯这人,五年相处下来,深知他是个耿直极了的性子。

 

为什么,你要说谎?

 

 

千玺开着车去机场接他们,结果接来了堆得比大王小王还高的重庆土特产。

 

“呵呵。”千总皮笑肉不笑,顶着北京城秋日正午的烈日,默默打开了后备箱。

 

将俩人送到家,王俊凯却让王源先回去。

“放心。我不去酒吧。关于转幕后的事,我想和他商量下。很快就回来。

  一起吃晚饭。”

 

王源看了他一眼,张开嘴还没出声,又合上了。

“恩。好。”

他轻轻点了下头,就上了楼。

 

 

 

易烊千玺皱着眉毛一言不发,把王俊凯带进了自己办公室。

 

“退休?为什么?你刚在欧美打开市场,之前是谁在我耳边念叨想捧个格莱美,为国争光?”

 

王俊凯苦笑一下,

“你急什么。我自然有我的苦衷。

  千玺啊,你知道的吧,王源他。。。不是正常人。”

 

“恩。。。

  那次我酒醉看到他不太一样,但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就没去问你。

  后来我一直查不到他的身份,知道你要带他走红毯,专门去制止你。

  你跟我讲他是妖,我还以为你是动气了赶我走,才说的假话。

  后来。。。

  我又做了些调查,再加上。。。他的样子,丝毫未变,也从没生过病。那次你拍戏吊威亚,差点出事,莫名其妙就又安全了,我回头时,刚才还在身边的人,竟然完全没踪影。

  所以,我就信了。 

  可这种事,即使有人发现,也不会令人信服,你没必要为此提前退休吧。”

 

 

“我带他去了八中。

  几个高中生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千玺啊,我同他朝夕相处五年,从没任何异常感觉。

  可那一刻,我才看出来,他同那些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们看上去一样的年轻。

  

  当初曝光他,是我心里打的小算盘。心想这样一来路人皆知,哪天他厌倦我了,想跑,在别的地方被认出的概率也大些,我才有可能去把他找回来。

  你可能也看出来了,这些年他留在我身边,不过是我一厢情愿。他,大概不懂人间情事。我一直想,石头也有被捂热的那天。我留住他的唯一信心,不过来源于他对我的习惯。

  到底是我太愚蠢。

  用不了几年,媒体就会发现他和前几年毫无区别。

  我在这娱乐圈呆的越久,我在这世界上的名气越大,他的秘密就越难保留。

  会有狗仔队恨不得用镜头记录他的每一次出行,人们起疑心,是早晚的事。

  

  更可怕的是如果哪天我走了,人们发现了他是异类,谁来护着他呢?

  这世界一年一个样,谁能预测几十年后,还有没有地方供他化回原形逃跑呢?”

 

 

 

易烊千玺沉默了许久,然后认真地看着王俊凯,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他懂了人事情感,

  等你老了、死了,剩下无穷无尽的岁月,他又该如何自处?

  

  王俊凯。你的爱,太自私了。”


评论(30)
热度(405)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