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爱写就写,爱看不看

撩完就跑的脑洞扩写 无售后

王源跟王俊凯的关系,知道的人不超过十个,其中一半都已不在人世。

解释起来也很简单:共享爸爸。他们这个年纪的,独生子女蛮常见,从来没谁问过他有无兄弟姐妹。王源倒希望王俊凯那边努力一些,争争集团家产——自己好败下阵来,推卸责任做个无用弟弟。可惜十几年来那边除了点生活费什么都不要。浪费。太浪费了。

小时候王源不清楚对方的存在,长大些懂得在搜索引擎里输入父亲或公司的名字,这才跑去问他妈:爸爸在你之前结过婚吗?

秦桂芝当时在看家居杂志,听见后眉毛一挑,“宝宝哪里听到的?”

“网上说的。”

秦桂芝暗暗松口气,沉思片刻,指着杂志上一个木质餐桌问“这个好看吗?”

“好看。”

“那家里那个呢?”

王源扭头看了眼,“好看。”

“客厅只用一张餐桌,你觉得哪个更好?”

王源被问住了,半天没吭声。

秦桂芝笑嘻嘻翻了页,“如果是一把椅子,见到喜欢的都买回家也没关系,实在没地方添置,留一把在窗前看看云。如果是餐桌,家里总要有一张,缺了就挑新的。但要是家里的还喜欢,就别出去看,看到好的,买也不是,走开也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她把杂志合上,“爸爸之前结过婚,还有了一个孩子。游泳课三点开始,快去收拾东西。”

王源点头,走出去两步又转身问,“所以我有一个哥哥吗?还是姐姐?”

秦桂芝尚未言语,小孩子就看出自己问了不该问的,快步跑开。

多年后王源终于得到答案。许是秦桂芝不耐烦他多次旁敲侧击,又或者是觉得他念高三了,值得被当大人对待,才不再糊弄。


自从王源知道自己有个哥哥,记忆中那些不入流的豪门恩怨小说一瞬间奔涌而来,激动出一身汗。

可怜他一个白白净净集团公子,聪明剔透富家小弟,全天下最羡慕同班同学刘志宏。

刘志宏,王源唯一正版发小,传说中的豪门私生子,一辈子与大事无缘,只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岁月静好,混吃等死。

虽然他常抱怨零花钱少,一个圈子出去玩偶尔还需要王源接济,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源对生活也没异想天开的要求,大树下分一杯羹,足够啦。


刘志宏不喜欢听小王源找哥哥的故事,觉得这厮养尊处优,没事找事。幸好这故事没能连载几回:千金易得,哥哥难寻。

秦桂芝没骗人,王源看出来了。

她说赡养费一直付到王源上高二那年,再往后那边就原封不动打回来,最后甚至账户都注销了,想来是那孩子已成年。钱是王源父亲打的,秦桂芝不知道账户,更不会去问金额。王源不能去问他爸,只好跟刘志宏碰了下啤酒,叹口气。

王源报了经管学院。


他去京城军训,报道前被秦桂芝拉着社交。刘志宏也考到了京城,但那天跑去看动漫展。王源说他没义气,刘志宏不服。

“你们是到了大自然交配的季节,早物色才能早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我去算什么?给我们家那几位添不痛快吗?”

王源塌着肩膀回复:“好想找哥哥。”

“M。”

“滚。”


秦桂芝给王源准备了西装,他偷偷换成皮夹克,顶着张随时打算跑路的丧脸,硬生生把她的不满全堵回了胃里。

晚宴有别的名头,并不是专门的相亲活动,各个背景的人都有些。王源被秦桂芝用母爱拴在身边,一直没找到能减轻对她伤害程度的离场方式。他生得白净,又是最青葱的年纪,皮夹克里露着蓝色休闲衬衣,在一众社会人士里很打眼。除了重庆的旧相识,也吸引来两三个本地的女生。都是跟他年龄相仿的,想走不能走,与其说是对王源青睐有加,不如说是拿他当隔板,挡住三十岁以上的探寻目光。


会场突然静了一秒,王源还以为是有大人物登场,转眼看到王俊凯穿着酒红色西装走下台阶。

他暗自感叹能让众人屏息凝神的除了权利,原来还有漂亮的脸。

王源向秦桂芝介绍,“这是王俊凯,明星。他最近很红。”

秦桂芝当然认得,那张脸跟十一二岁的时候相差不大。她没想到这孩子会选择做艺人,大大方方站在焦点中,跟多年来的销声匿迹反差这么大。

他和他母亲,二十年来没出现过,断不是爱争好抢之辈。但此刻王俊凯离她,离王源不过十米,秦桂芝的心免不了起些涟漪。

王源见她沉默,又补充,“之前在家看的贺岁片,里面就有他客串。就是演书童那个,你有印象吗?”

秦桂芝把香槟放到桌上,“片头刚播我就睡着了,还是你喊我起来回房睡,忘啦?”她拿手机给司机发信息,“真是年纪大了,熬不住。我先回去休息,你一起吗?”

王源窃喜,“这才八点多,我回去也睡不着。刘志宏在看展,我去找他。”

“那走吧,捎你过去。”

“不用,就在街斜对面。”

秦桂芝不想显得刻意,点点头走了。


刚才攀谈过的女生来要微信,王源从善如流扫二维码,低头瞥见王俊凯脚踝处沾了东西。他家教严,父母也都不是高调型人格,从小没在现实中接触过明星。偶尔有,他父亲也都在场,只能隔几张桌子打量一眼。

王俊凯有祖师爷赏的脸,比王源之前隔岸观的女星还好看,浑然天成的美。

王源跟女生告别后跟上王俊凯,那人看起来正要往朋友那边去,脸上多了微小的笑意。被王源一个箭步堵住时,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收回放松的姿态。

可对面的人小他一头,还是少年的样子,眼睛很亮,里面的光很坚定,令他瞬间打消了戒备心态。

小年轻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那个,你裤脚上沾了东西。”

王俊凯低头检查,看到左脚踝上有颗带钩子的球类植物,想必是从片场带来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方巾扔到脚下,低头去捡时快速取下了草球,又用方巾裹好,这才扔到了手边的垃圾桶。

“多谢你了。”他冲王源露出真诚笑容。

王源记得他有虎牙,但这个笑虽真诚却有礼,并没展现出来。

“小事。”


王源找到刘志宏时,他正在认真聆听玩具卖家的介绍。卖家是拥有一颗虎牙的可爱女生,王源不由心猿意马,想起王俊凯那个得体的笑。

太可惜,几乎到了令他懊恼的程度。

他希望当面看看王俊凯的虎牙。



评论(51)
热度(621)
©老青 | Powered by LOFTER